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科普>说说断舍离

说说断舍离

2019-05-28心理网


  上大学之前没有离开过家,也没有住过集体宿舍。不过上大学离家的距离也不过四五十里地,每周末都会骑自行车回家。返校的时候母亲会带很多吃的给我,回到学校我自己想办法热热吃。犹如慈母手中线临行密密缝,我临行的饭袋也是添了又添。母亲生怕我在学校舍不得吃,吃不饱,总是往多了带。记得有一次母亲带的炒饼,我回校后保存不善,有点酸了,但我没舍得扔,吃了,坏了几天肚子。别说是母亲亲手带给我的饭,就是带东西用的食品袋,我都舍不得扔,收好,总想着下次还能再用。

  有了自己的家之后,我开始注意到自己断舍离的问题,曾经一度严重到用水焦虑。总觉得洗衣做饭冲马桶都浪费了太多水。家里孩子们的衣服小了甚至破了都舍不得扔,得了空间大,容得下我放,可日子久了,东西越来越多,又造成了我新的焦虑。

  文学作品中,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描述,主人公至亲至爱的人离开了,或者去世、或者相隔两地,生前或者离开前留下的东西不论其实际价值几何,都会被主人公保存很久很久。因为,那样东西已经不仅仅是个东西,它承载了更多的精神价值,比如思念,比如回忆。

  我一岁半时,随着妹妹的出生,母亲没有能力同时照顾我们两个,就把我送给姥姥,我跟着姥姥一直长到6岁上学。一岁半之前,母亲为了生计也时常将我一人放在家中。母亲说我家中有个小水缸,我就被放在里面,经常母亲回到家中时,我哭花了脸,也许是站的久,我9个多月就学会走路。6岁回家后,母亲因为生活压力大,对我要求也很高,稍有不慎,就会屁股开花。8、9岁的我已经会做各种家常饭菜,包括包饺子蒸馒头。我那时承担了几乎所有的家务,收拾房间,喂猪喂鸡,洗衣做饭,而且成绩优异。我竭尽所能的讨好母亲,希望换来她的认可。但仍然有很多痛苦的回忆。

  其实,儿时也是有很多美好的。只是当时年幼,不懂得生活的艰辛,也不能理解母亲的不易。随着自己成家,养育自己的孩子,又学习了很多心理学的知识,不断成长,这些年,儿时的美好也开始慢慢苏醒。我和妹妹喜欢吃一种炸的面食,叫做油炸糕,我们家当时并不富裕,母亲熬夜炸给我们吃。记得小时候,因为经济原因,我和妹妹很少买新衣服,但母亲也没有委屈我们,她经常熬夜做新衣服给我们(因为白天要下地干活,出门挣钱)。小时候最喜欢正月十五以前的几天,那时,父亲会下厨做饭,母亲会陪着我们玩跳绳、打羽毛球,或者我们四人一起玩扑克。

  幼小时的我,没有跟母亲建立起安全的依恋关系。年少时,对母亲是有恨的,因为经常被责罚、打骂。而今,慢慢谅解了。

  昨天清明节,正好是母亲生日,我带着儿女去了母亲那里,并住了一晚。我和母亲聊天聊到凌晨3点。以前母亲也会跟我说起父亲和奶奶他们对她的种种,我开始时义愤填膺,后来心疼母亲,然而这次,我没有了任何情绪,而是更客观和理性的去看待那个年代的婆媳关系和夫妻关系。父亲和奶奶有他们的错,也有他们的心理需求,母亲有她的委屈,可也有她自身的原因,当然,这跟当时整个社会的观念也有关系。

  从母亲那里回到家里,给儿女放好洗澡水,让他俩洗澡,我开始收拾很久都想收拾的旧衣物。很多旧的东西,你可能再也不会需要了,却总是舍不得丢掉,想着或许哪天会用的上。这是断舍离的问题,母亲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大部分都有这个问题,家里积攒了很多没用的旧物,舍不得丢弃。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年代物质匮乏,他们再也不想经历了缺吃少穿的日子,即便如今物资丰盈,仍然有匮乏的恐慌;还有一个原因是,那个年代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更缺爱,尤其是缺父母的爱。虽然躯体长大成人,但内心里同母亲的依恋还没有断开,即所谓的心理断奶。不舍得被丢弃的旧物,一方面承载着某种回忆,另一方面是一种同母亲的连接。

  用了两三年的时间,我终于完成了我的断舍离,就好像剪断了脐带。放下了很多愤怒的情绪,也了结了由断舍离问题引起的矛盾纠葛。今天,只是达到了质的飞跃,以前量变过程中的种种矛盾情绪的反反复复,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我对此深有了解,所以能更坦然的面对。不断学习,不断成长,不断完善自己。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