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健康>我真的是经常头痛欲裂

我真的是经常头痛欲裂

2019-05-28心理网


  “陈老师,我真的是崩溃了,经常头痛欲裂,这次我真的痛哭啦,哭得很伤心,于是老公让我去看医生,又去做了一次全面体检(去年4月份做了一次),可是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可我的头却又是真的痛得不行,像要裂开一样。这是为什么呀?我是听别人介绍你的,说你很厉害,也许能帮我治好,拜托您了,我太痛苦了……”

  三个月前,50岁左右的来访者李阿姨来到我的心理咨询室。刚来时,她身材微胖、脸色发黄、精神萎靡。

  “李阿姨,你的这个问题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面对这个问题,她沉思良久。之后,她缓缓的说,她有这个头痛的问题已经三年多了,据她介绍,这个问题是从她的独生子娶媳妇说起的。她的儿子很孝顺,很乖巧,从小到大,李阿姨都没有操什么心。后来,儿子大学毕业了,为了多赚钱,到了东南亚的一个小国家做导游,赚了不少钱,孝顺的儿子把自己赚的钱全部寄回来给他们老两口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平时的零花钱也是每个月成千上万的寄回来,每年也总是想方设法的不顾路途遥远回来看老两口。

  那时的李阿姨神清气爽,逢人便说儿子孝顺,那份喜悦藏都藏不住。可前几年,迈入30岁的儿子还没有找老婆,这时,李阿姨老两口着急了,不停的到处托人给说媳妇,她和爱人都很想给儿子找一个本地媳妇,那上门做媒的,可不是一般的多,其中,不乏很多优秀的,比如医生、老师、护士等,可无奈,儿子就是看不中。当时的李阿姨那个着急啊,那个各种上火啊。后来,儿子终于看重了一个女孩,可这个女孩却是万里之遥的四川,而且没有工作,刚开始,老两口坚决不同意,可儿子坚持啊,没办法,最后,老两口妥协了,因为这可是她的独生子啊, 万一阻挠了,儿子从此不找老婆怎么办?

  可自从结婚了,儿子似乎变了,再也不往家里拿一分钱,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了。李阿姨的爱人非常喜欢小孩,就是那种看见别人家的孩子都当宝一样,更别说自己的亲孙子了。更让李阿姨生气的是,自从孙子降临,她们就只万里迢迢去儿媳妇娘家见过一次,就连满月酒都是在孙子缺席的情况下办的,这让原本就爱唠叨爱面子爱孙子的爱人——孩子的爷爷分外的生气,天天在她耳边唠叨儿媳妇的不是,唠叨见不着孙子、唠叨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李阿姨是中国典型的那种以儿子和丈夫而忽视自己的需求的女人,为此,她感到非常压抑,痛苦,愤怒,同样好面子的她又无处发泄。自此,她的头痛的症状开始了,并逐步加重,感觉是紧张性头痛,头部感觉很沉、两侧发紧、就像是带着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并出现了文中开头的所说的“痛得都哭了”,但在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却并无器质性病变。

  没有器质性病变?可事实是李阿姨明明头痛欲裂啊?那她的症状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其实,李阿姨的症状在我多年的心理咨询中并不少见,甚至很常见。在认真倾听了她的自述后,我明白了原因,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典型的心理疾病躯体化。

  所谓的躯体化,就是这样一种现象:求助者自觉有很严重的躯体症状如头痛、乏力、失眠、身体不舒服、工作效率下降等,但在相应的医学检查中却没有发现明显的病理改变,又或者在临床检查中发现的病理改变不足以解释求助者自觉症状的严重程度。出现这种躯体化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心理问题长期压抑等不到解决。躯体化症状不仅可见于癔症,在其他障碍中,如抑郁症焦虑障碍、心因性疾病、恐怖症及躯体性妄想的精神分裂症者中也常见。

  在精神分析中,躯体化的过程通常是:由生离死别、孤独或未被接受的攻击性冲动所产生的对别人的谴责,首先转变成自责,然后是诉说疼痛、躯体疾病等。把别人的特点内射到自己体内,并且因此引起了似乎可信的“疾病”。这种防御机制允许应用者以他自己的痛苦或不舒服心情去斥责他人,而不直接向他们提出要求,也不会为了别人忽视他的愿望(往往是未曾表达的)而诉苦。虽然这个概念是西方人创立的,但是在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背景当中,这种现象可能更普遍、更常见。但我们的文化当中,一个人直接表达心理的情绪的痛苦,好像不是那么被鼓励,相反的,生理上的不舒服,比较容易得到周围的同情和帮助,是寻求帮助的一块敲门砖。

  事实上,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在我国,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仍然是深入人心的,许多的医生和患者都不太相信仅仅依靠心理咨询就能治病,加上经济原因,使许多人有了身体不适还是更愿意求助于内科医生,以一些较为直接、易于接受的躯体症状作为主诉,以便在医疗机构中得到最快捷的药物治疗,哪怕是吃了药,打了针仍无济于事,还是一趟趟的往医院跑。所以,我们讲,如果一个人总是讲身体这或那不舒服,如果去医院检查下来,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器质性的病变,那我们就要关注背后隐藏的心理问题。

  很显然,李阿姨的问题不是躯体病变,而是属于心理问题躯体化,即心因性头痛,这与她内心积压的事件有关,即长时间的压抑、紧张、焦虑有关。最后,李阿姨在我这经过了12次的咨询后,困扰她多年的头痛问题好了,并且家庭关系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最后一次咨询,她脸色红润,面带笑容的走出我的心理咨询室。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