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科普>心理类型>爱你,所以要跟你划清界线

爱你,所以要跟你划清界线

2019-05-13心理网

文:Joy Liu | 心灵圈专栏作者

如果我只因我本来的样子存在,你只因你本来的样子存在,那么我就是我,你就是你。如果我是因为你的存在而存在,你是因为我的存在而存在,那么我不是我,你也不是你。-Rabbi Mendel[1]

没有自我界限(ego boundary)的我们

马上要过年回家了,你是否担心父母催促你找对象,结婚,或者生孩子?或者你想到回家就会有点害怕,因为你知道父母会每天像两只在冬季里执着的蚊子,在你面前执着的“嗡嗡”说教,而那些话题已经让你的耳朵听得长出茧来。

从弗洛伊德开始,心理学家就一直在探讨着健康的自我界限对我们的心理健康的重大影响。它指的是我们意识到自己的独特性,独立性和跟别人的不同。很多时候,我们的原生家庭(original family)并没有给我们建立起一个健康的界限,我们甚至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界限。

一个控制的母亲可能会告诉你:你是我生的,所以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所以你就要听我的话(仔细想想,这都是什么逻辑?)。一个控制的父亲可能会说:我给你了生命, 我养了你这么大,而且我比你更知道什么对你好,所以你都要听我的!

不仅如此,父母可能会通过自我牺牲的方式来完成他们对我们的期待,同时也期待我们用同样的方式来“报答”他们。

比如母亲可能会对你说:“我当年之所以放弃梦想来当家庭主妇,不还是都为了你?现在你不听我的,对得起我这么多年的牺牲吗?” 父亲也可能会告诉你:“我这么多年如此辛苦地做着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你怎么可以去自私而任性的学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丝毫不考虑未来的经济收入呢?”

我们在听到这些话时,往往会产生深深的自我谴责,我们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要如此的“自私”或者“自我”。可很少有人会想到:“我明白你真的做了很大的牺牲,可是我并没有要求你这么牺牲啊!”

很多机能失调的家庭(dsyfunctional family)就是这样产生的。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之间都没有健康的界限,每个人的事情都是全家的事情,每个人也需要为全家做出牺牲。心理学里对这个现象有一个名词来描述,叫做codependency(相互依赖,也有人翻译为“成瘾关系”)。这个概念最初是由Lennard J. Davis提出的,用来描述在酗酒家庭中,每个成员彼此依赖的关系的。我会在后续的文章中更详细的阐述什么叫做codependency。

因为爱你,所以我要跟你“划清界线”

一段健康的亲密关系或者亲子关系,需要我们有彼此的自我界限,那么到底什么是健康的自我界限呢?Joy童鞋尝试用有限的理解(可能并不全面)来诠释一下这个概念。

1. 我不再对你的情绪负责,同时我会为自己的情绪负责

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请问如果你的伴侣在跟你聊天的过程中生气了,你会觉得需要对他的愤怒负责吗?或者换句话说,他的愤怒是你造成的吗?

两个在情感融合(emotional fusion)中的人是很难分清楚这个概念的。他们会觉得,你生气,难过,沮丧,失望等等都是“因为”我,所以我需要对你的情绪负责。

我们也经常被父母要求对他们的情绪负责。比如:我现在很失望,是因为你这次考试没有考好,所以你最好是赶紧努力学习,别再让我这么失望(意思是,你需要对我的失望负责)。而一个有着健康心理界限的家庭,并不是父母在孩子成绩不好时不会失望,而是他们不会让孩子对自己的情绪负责,他们可能会说:“孩子,这次你数学不及格我的确有些沮丧,但我的沮丧是我自己要负责的情绪。我不会因为自己沮丧的情绪责怪你,但是我知道你的情绪是什么?” 

其实考试没考好的孩子当然自己也很沮丧,那么有健康心理界限的家长不会说:“你要好好学习,不要再让我失望!”,而是说:“宝贝,我看出来你现在很沮丧,那么你愿意更努力一些,对自己的情绪负责,别再让自己失望吗?”

我的来访者中,几乎是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要为父母或者伴侣的情绪负责。可是我们忘了,就算是经历了同样的事情,我们每个人产生的情绪也是千差万别,甚至南辕北辙的。就像同样一个笑话,有人觉得好笑,有人觉得无聊,还有人甚至听了会很生气。我们情绪的产生,跟我们如何解读这个事件,我们过往的经历,我们身处的环境,甚至我们的身体状态都密切相关。

所以一种情绪的产生,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另一个人的行为,而是因为我们自己对它的解读。

前南非总统曼德拉在监狱里度过了27年,他有充分的理由去恨那些囚禁他的人们,有充分的理由说:“是你们把我害成了这样!” 。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为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在出狱后不仅没有去报复这些“敌人”,反而呼吁整个南非民众跟这些“入侵者”合作,共同创造一个更好的南非。

当然拥有健康的心理界限,并不是说当我看到你痛苦时,觉得“关我什么事”;而是我会尽可能陪伴你,尽可能让你觉得并不孤单,但同时我知道你的痛苦不是因为我。并且当我痛苦时,也不会控诉你说:“都是因为你,我才这么痛苦!”,而是明白我的痛苦,需要由我自己来负责。

2. 我并不知道你的想法和情绪,更没有资格定义什么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

有趣的是,没有心理界限的人还喜欢“定义”我的想法和情绪。比如当别人夸奖我们时,我们可能真的觉得自己并没有对方说的那么好,所以回应说:“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这时候对方说:“你不是这么想的,你就是假装谦虚让别人再夸你一把而已。”

我们最隐秘的就是自己的想法和情绪了,那些只有我们才能感受到的东西,怎么可能荒唐到被别人定义?所以在一段有健康心理界限的关系中,我们会去相信彼此对想法和感受的表达,而不是用我们的“读心术”去猜测和定义对方。在后现代的心理咨询中经常提到的“not knowing”,也是在说我们并不假设我们知道对方的感受和想法,而是真正对对方好奇。

因为我并不知道你的感受和想法,所以我同样不知道你最渴望什么,也无法帮你决定什么对你来说是最好的。

那句著名的“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根本就是个伪命题,因为我不可能比你更清楚什么才是对你好的。我觉得这是基于我们对人性的基本信任,人本主义对人性的基本假设是:如果没有任何的其他干预,我们都会向着自我实现,自我完成的方向发展。

但这个自我实现本身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你觉得当律师或者医生很好,并不代表任何其他人同样会觉得很好;你觉得嫁人应该嫁给一个“有房有车”的,并不一定这是你女儿最需要的;你觉得月薪3万的工作一定比月薪1万的好,但也许你丈夫就喜欢月薪1万的轻松工作,而不是拼死拼活。

当然了,我们无权去定义什么是对别人“最好的”,却仍旧可以邀请对方跟我们讨论怎样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我们仍旧可以分享自己的观点,情感和逻辑,但我们不会强迫的告诉对方说:“你就要听我的,因为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因为我都是为了你好。”

3. 我尊重甚至鼓励你的独特和跟我的不同,不同的声音不会被压制,而是被充分的鼓励

在有健康心理界限的家庭中,每个家庭成员的独特性和独立性都是被充分尊重的,你不用担心自己不同的想法和声音会被父母或者其他家庭成员打压,因为所有的不同都被鼓励。但有趣的是,正是因为不同和独特被鼓励,每个人反而能够更好的跟彼此连接,因为每个人的自我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

而在没有健康心理界限的家庭中,每个人的独特性都会被打压,被压抑甚至被窒息。父母可能把孩子看做是延伸的自己,要求孩子的情感,想法和行为跟他们一致。在这样的家庭中,往往独特和不同就会让每个人产生很大的危机感,让他们觉得家庭的“和谐”受到了威胁。

因为我们都是彼此独立的个体,所以不同的价值,不同的行为和想法,必然会产生。就像我喜欢吃苹果,而你喜欢吃梨一样,我们可能在很多事情上都有不同的偏好。有健康心理界限的家庭并不会要求家庭成员为了家庭“牺牲”自己的独特,而是共同探讨满足每个人需求的可能性。

比如全家人过年要出去度假,妈妈想去日本,爸爸想去泰国,而孩子特别想去印度尼西亚。如果他们有健康的心理界限,他们不会因为其他人跟自己的想法不同而感到愤怒,而是鼓励这种差异的存在。同时,妈妈不会说:“因为这一年我最辛苦,所以你们要听我的”,爸爸不会说:“因为这一年我赚钱最多,所以你们都要听我的”,孩子也不会说:“因为我这次考得好,你们要奖励我,所以都要听我的”。

他们可能会坐在一起,问问彼此为什么想去日本,泰国或者印尼。也许他们会发现,妈妈想去日本是因为是喜欢日本的温泉,爸爸想去泰国是觉得那里气候好,而孩子想去印尼是因为她看了一部叫做“美食,祈祷和爱”的电影后想去印尼做做冥想。那么也许他们可以想办法找一个温泉很好,气候适宜并且可以做冥想的地方,这样每个人都不用牺牲自己的独特,却可以找到一个统一的目的地。

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独立于我而存在的个体,所以我如果真的爱你,就要容许你跟我不同,容许你跟我有完全不同的价值体系和世界观,容许你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方式跟我不同,容许你有自己的人生选择。

我们很多年都跟最亲密的人“纠缠”在一起,要他们为我们的情绪负责,要他们接纳我们觉得是对他们“最好的”东西,要他们跟我们的想法一致,要他们的价值体系跟我们相同,我们以为自己全新全意的爱着对方,却被告知:我觉得你根本不爱我!因为我们忘了,真爱的前提,是尊重彼此独立的人格和存在,是尊重彼此的心理界限。

健康的心理界限就像是一层保护我们的皮肤,而不是一道阻挡我们交流的墙。它会让爱,知识,帮助和那些治愈我们的力量流进来;流出我们对别人的安慰,帮助,支持,我们的很多情感,我们的天赋才华和知识;它会阻止别人的虐待,期待,控制,要求和入侵;同时保留我们自己的某些想法,情绪和我们自己的隐私。

因为爱你,所以我要跟你“划清界线”!

参考文献和推荐书籍

[1]原文是“If I am I because I am I and you are you because you are you, then I am and you are. But if I am I because you are you, and you are you because I am I, then I am not and you are not.” 感谢哈密老师翻译。

[2]维基百科:codependency,ego boundary

[3]John Bradshaw,家庭会伤人

繁荣成长工作坊:用科学的积极心理学,帮你做更好更繁荣的自己!

加入属于你的积极心理学社区!

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微信号:繁荣成长工作坊 (FlourishingParty),让我们一起自我实现!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