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科普>《欢乐颂》中安迪和樊胜美的软肋

《欢乐颂》中安迪和樊胜美的软肋

2019-05-28心理网

邢少红

  一个人具有充分的安全感才有胆量去探索世界。无论是精神层面的,还是物质层面的安全感,如果极度得不到满足,就犹如缺失了一个角的圆,在生命路上行走起来总是跌跌撞撞的。

  电视剧《欢乐颂》里就有两个典型的例子:安迪和樊胜美。

  害怕肢体接触 隔离掩盖渴望

  《欢乐颂》剧中多处提到心理医生,虽然最终心理医生没有出场,不过女主角安迪极度害怕与人肢体接触的反常行为观众一定印象深刻,与她高智商、高学历、高收入、高颜值,气场无敌的职场女强人形象对比鲜明。不过,随着剧情的发展,安迪堪称悲催的出生和童年遭遇被揭开,也就不难理解她为什么对亲密行为和肢体接触会有如此强烈的抗拒了。

  每个人的身心行为模式跟她的成长背景、家庭环境都有很大的关系。安迪对亲密关系缺乏安全感,深层的原因就是她从小被父母遗弃,带着弟弟在福利院长大。那段孤独,极度匮乏亲人关爱的创伤经历,使她从生活、精神和心理层面都成了孤儿。

  从出生到7岁,是一个人依恋和安全感形成的关键期,刚出生的婴儿,通过妈妈的触摸、喂奶、怀抱获得安全感和爱的满足。这阶段,父母对孩子的抚摸能让孩子安心,孩子通过与父母的身体接触感觉自己是被接纳的。再长大一些,孩子会通过父母的言行,自己看到、听到、感受到的各种感知觉形成记忆和认识,体验自己是否被爱,被接纳。剧中,安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缺乏父母的肢体接触和关爱,这在心理学上叫亲子中断。由于和父母的联结中断,她对爱的感受是空白的,她对通过肢体接触感受爱的能力也是空白的,对自己的存在价值是怀疑的。这会导致两种极端情况:一种特别渴望肢体接触,长大后特别容易依恋上对自己表示好感的异性,放纵自己;另一种特别害怕肢体接触,本能地抗拒与别人接近,把对肢体接触、对爱的需要深深压抑了。安迪是后一种情况。在安迪的记忆中,还有一个创伤记忆就是,她唯一一次被牵手,是被抚养人带走,从此与弟弟分离。所以,触碰对她来说,也是危险的。这些创伤经历使得没有“根”的安迪本能地关闭了自己的情感通道,用中断感受爱的方式保护自己。就像她说的:“我不认为我有能力爱上别人。”

  安迪的自我保护意识强到她有很多自我保护的“武装”。住进22楼,她装了电子锁,安装了监控器,把新邻居深夜的狂欢视为人权的侵犯。与网友奇点见面也是一再犹豫,因为,对她来说,躲在网络后面,比面对一个活生生的人更安全自在。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安迪并不是真的情商低,只是她的情感感受系统冬眠了。

  童年的安迪喜欢独处,对数字和事物敏感,通过背圆周率和做数独打发时间,从中也看出安迪的坚忍。被抚养人接到美国生活后,她的独立性更是得到了锻炼,使得她在学习、工作这些能靠自己努力完成的事情上出类拔萃,也形成她处事思路清晰、干脆利落、独立果断的个性。她通过拼命工作来寻求价值感和安全感,一旦涉及与异性亲密接触,她的软肋马上暴露无遗。

  深陷物质焦虑 金钱难买亲情

  剧中还有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是樊胜美,与安迪不同,她是对以金钱为代表的物质缺乏安全感。这也与她的家庭环境密切相关。

  樊胜美成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从小,她学习再优秀,都敌不过不争气的哥哥。父母集万千宠爱于她哥哥身上,并视这样做为理所当然。渐渐地,樊胜美虽心有不甘,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大上海工作,月入过万,仍旧要精打细算,尽可能地多往家里汇钱,满足父母和哥哥的要求。

  被偏心的父母、不断惹事的哥哥、不讲道理的嫂子过分索取的樊胜美,难道就不知道父母和哥哥的行为过分吗?她很清楚,却无力反抗,因为这是她的软肋。一个缺少父母关爱和认同的人,即使成年了,她的内心还永远有一个缺爱的小女孩,渴望得到父母的肯定和称赞。樊胜美寻求父母认同的方式就是,无条件地满足重视物质的父母对她的金钱需求,用这种接近“愚孝”的方式讨得父母的欢心。这是她从成长环境里学习到的,金钱是衡量一个人地位和能力的标志,在她的原生家庭里,她没有性别资本打动父母,只有给钱可以证明自己在这个家的价值,证明父母没白养她。所以,当樊胜美一次又一次被自己的亲人逼到崩溃的边缘,又一次次死命地硬扛着,哪怕明知自己根本无能为力。比起连房租都交不起的窘迫,樊胜美更恐惧的是与父母关系的疏远及断裂,她无论如何都要用钱“买”到父母的记挂。

  樊胜美对父母和哥哥无条件的奉献背后,其实隐藏着深深的渴望,所以,她潇洒不起来。生存得体面一点,嫁个金龟婿一朝翻身的梦想,与冷峻的职场生存法则,更让她看到金钱的重要性,她所处的世界里,钱不但成为维系亲情的砝码,还成为划分阶层的工具,那是她跨不过去的鸿沟,她总是处于金钱的焦虑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除了安迪和樊胜美,剧中的另外三位美女:富二代曲筱绡,乖乖女关雎尔,小城姑娘邱莹莹,她们的个性和处事风格无不带上了家庭的烙印。就像一句话说的:家可以塑造人,也可以毁灭人。如果不想被毁灭,先学会爱自己,再学习爱他人,唯有如此,才能让生活少一些苟且,多一些属于自己的欢乐颂歌。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