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健康>所谓的“非典型性抑郁”的咨询

所谓的“非典型性抑郁”的咨询

2019-05-28心理网

  一.案例背景:本案例资料来自于晓凯本人与父母,信度可靠。因来访者年龄较小,12岁,未作心理测验,资料主要来自会谈与观察。因为头晕不能上学来咨询。

  二.一般资料:晓凯,男,12岁,六年级学生。喜欢围棋,平时不爱出门和别人打交道,自述有几个好朋友,最好的有2个,都是男孩。比较喜欢体育老师。一直很听话,在学校表现正常。学习成绩很好。自述还没有意识到青春期的问题。

  晓凯父母叙述:

  (一)五年级刚开学,晓凯感冒,运动时感到头晕,在本市医院查脑电图显示轻度异常,再到江苏某医院检查,结果同前。医生说这个很轻度,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查鼻炎,按鼻炎输液治疗,头晕症状消失。坚持上课。

  (二)六年级开学,晓凯又说头晕,输液治疗症状消失。坚持上课。吃鼻炎药物。三个月后感觉头晕严重,父母连说带劝,勉强上学。

  (三)六年级寒假到省附属医院就诊,查脑电波轻中度异常,医生对晓凯的症状表示:根据他的经验,头晕发作时间的规律,晓凯是非典型性抑郁症。晓凯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情况尚可,断续上学。寒假期间,晓凯和别的孩子玩耍,很活跃,没有说头晕。

  (四)六年级下学期开学,正常上学。第二星期起,晓凯又说头晕,不能上学,再次到省附属医院就诊,拿药回来继续吃。常常是起床时说头晕起不了床。

  (五)父母带晓凯寻求心理医生就诊。妈妈说晓凯不上学的时候,行为举止正常,说话思维正常,不说头晕。妈妈说,每天早上叫晓凯起床,他都说再睡5分钟,再睡5分钟,然后几个5分钟过去,就说头晕起不了床。

  班主任反应晓凯在学校上课认真听课,作业完成很好,和同学相处融洽,没有什么异常表现。问晓凯有没有人欺负他,他是不是害怕不敢去上学,晓凯说没有这回事。妈妈这才开始觉得晓凯是不是有心理疾病。

  (六)妈妈说对晓凯要求比较严格,晓凯一直很听话,只是最近两年有逆反,有时会坚持己见。父亲在外地工作,周末回家,对晓凯的态度是只要孩子开心快乐就行,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七)咨询目标:咨询师与父母及晓凯商定咨询目标。

  1.父母希望了解孩子到底有没有心理疾病,希望排除抑郁症的标签。

  2.能正常上学

  3.晓凯没有“咨询目标”。

  (八)咨询经过:

  第一次会谈:晓凯体态正常,表情平淡,情绪较低落。询问晓凯问题,他大多会思考五秒钟左右。晓凯认为自己有抑郁症,问其原因,说:“我也不明白,我听医生的。”询问头晕对他的影响,他说影响到吃饭。头晕对睡眠也有影响,睡觉不“实在”。

  询问头晕是怎么回事,是后脑勺,有时会有麻麻的感觉。头晕的时间大多在早上,上午10点多,下午2,3点。

  晓凯谈到比较喜欢爸爸,觉得爸爸亲近,妈妈脾气不好,有一点害怕妈妈。

  第二次会谈:咨询师与晓凯谈话时,与晓凯商量了一个游戏的方法,让他给头晕取一个名字,想了解头晕对晓凯到底意味着什么。晓凯说头晕是解放战争时期“小日本”。中国和日本打仗胜利了,他也能打败小日本。他有打败小日本的武器,就是原子弹。询问晓凯有信心打败头晕吗?坚决地回答有,咨询师问:“你怎么就那么知道自己可以打败“小日本”这个头晕呢?”晓凯说:“是心的作用吧!”自己有一个乐观的心态。咨询师问他所谓的原子弹的制作材料是不是就是信心和乐观?晓凯笑着承认,说原子弹会把头晕炸碎。

  询问晓凯当他打败了头晕,他有哪些新的感受?

  他说觉得头晕不那么可怕了,以前想到头晕很害怕,现在不那么害怕了。现在轻松了一点,也看到自己乐观的心态。

  咨询师正面支持了晓凯的想象力,居然把头晕想象成小日本,还有信心和乐观做的原子弹,这是一般人都想不到的。晓凯脸上高兴了一些。

  咨询师帮助晓凯看到他有三个难得的优点:乐观,想象力丰富,自理能力强。这些都可以帮助晓凯处理头晕的问题。

  询问晓凯对忧郁症的看法,他说有抑郁症的人会想死,咨询师问你想过死吗?“没有,我时间还长着呢!我心情也很平常,不想死。”

  第三次会谈:(第二次会谈后3天)周一早上晓凯妈妈打电话说晓凯在床上头晕不起来,预约咨询。妈妈说上次回去后,发生了一点变化,就是心情开朗一些,还和奶奶道晚安,以前没有过。

  在妈妈和咨询师说话期间,晓凯不时抬眼看咨询师,眼神里有一丝不安。询问晓凯今后有什么打算,他说配合医生的治疗,争取治好了上学。咨询师说有一个办法很有用,晓凯能做到吗?晓凯说能做到。

  咨询师和晓凯妈妈商定,用森田疗法的第一阶段里的静卧方法来治疗晓凯的“头晕”。当晓凯得知要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能做时,说:“我上学怎么办?”咨询师说生病了,头这么晕,还怎么上学,什么时候治好了再上学,从这里回到家,立即开始静卧。晓凯要求中午吃过饭再开始,咨询师不同意,为了尽早治好病,必须抓紧时间。

  咨询师要晓凯写一份保证书,保证晓凯按照老师的要求做好静卧疗法。妈妈和晓凯写了保证书并签名。

  当晚8点多晓凯给咨询师打电话,说在床上躺着太枯燥了,愿意明天去上学,妈妈也同意了。咨询师说不太放心晓凯的头晕,晓凯可不可以坚持,有没有力量坚持?晓凯语气坚决地表示可以坚持。

  原来妈妈说在床上躺着那么无聊,还不如去上学,晓凯听从了妈妈。

  第二天上学平安无事。第三天早上晓凯打电话来,声音充满无奈,说头晕起不了床,愿意执行静卧治疗。

  此后三天,晓凯妈妈打电话三次向咨询师报告晓凯情况。晓凯说睡得屁股疼,腰疼,不停找妈妈说话,玩自己的手,唱歌,自言自语。有时会问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妈妈说不知道。晓凯还说过一次:“我觉得这个治疗方法很好,很舒服!”

  妈妈在网上找到森田疗法的资料,希望晓凯静卧达到无聊的状态而去上学。

  第四次会谈:晓凯看上去气色不错。询问晓凯这几天的感想如何,说没有什么想法,就是屁股疼。他不喜欢这个疗法,觉得自己像一个囚犯,连吃饭也在屋里。关于头晕,前天有一点,昨天下午有一点,今天早上没有。

  咨询师对静卧疗法的效果给予肯定,症状越来越轻,今天早上没有头晕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询问晓凯觉得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治疗?什么时候觉得可以结束,就来见老师。晓凯想了一下,下星期一就结束。咨询师和妈妈都尊重晓凯在下周一结束。

  咨询师说这样吧,既然晓凯决定星期一结束,上学之前再来见朱老师。晓凯同意。

  第五次会谈:咨询师询问晓凯头晕还有吗?

  晓凯说还有一点。咨询师问头晕一般在什么时候会更多地来找他?他说其实头晕在白天不太有了,在晚上会多些。早上头晕多一些。

  咨询师开玩笑说,头晕是不是看到晓凯在和它对抗,就转入地下工作了?在晚上来,白天不敢来了?晓凯笑着同意。

  早上的头晕又是怎么回事呢?咨询师继续开玩笑:“是不是早上妈妈喊你起床,被窝里暖呼呼的,真舒服,不舍得离开,你就再躺5分钟,再躺5分钟,然后就头晕了?”晓凯笑笑,不置可否。

  晓凯回去继续静卧。妈妈打电话说这两天晓凯反而平静了,不像前几天那么烦躁。现在不急不躁的,也不说要上学,也不说要看书看电视。只是频繁地起来小便,或找零食吃。躺卧的姿势也不标准了。

  妈妈表示了焦急,担心晓凯会习惯了对这种生活方式。妈妈问晓凯愿不愿意提前见老师。晓凯不同意。

  第六次会谈:晓凯脸色红润,精神很好,又胖了一些。

  咨询师询问他有什么感想,还头晕吗?晓凯笑道:“就是闷。昨天今天头没有晕。”咨询师问头晕是不是没有了?他表示现在没有了,但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于是咨询师说根据晓凯的恢复情况判断,头晕已经没有大事了,治愈了,问晓凯:你是不是决定明天去上学?

  晓凯肯定地说明天去上学。

  咨询师开玩笑地说我们拉钩好不好?晓凯和咨询师拉钩,以示决心不变。

  咨询师询问晓凯会不会因为落下功课怕批评,不去上学?晓凯说不担心,因为他会补上的。咨询师肯定了晓凯补课的精神。他很高兴。

  咨询师问晓凯可不可以在早上起床时,想象屋里有一台起重机,他起不了床时,起重机的大钩子会帮助他勾起来。晓凯笑。

  晓凯脸上的表情开朗很多,比前几次笑得都多。

  妈妈说这次晓凯不愿意来见咨询师了,妈妈勉强他来的。晓凯说咨询师这里不好玩,怕咨询师再让他“静卧”,那太无聊了。会谈中,咨询师给予晓凯鼓励,肯定他上学的动力。晓凯表现平静。

  四,根据以上资料分析:

  1,(就事论事)晓凯头晕症状始于一次感冒,后查得脑电波异常,鼻炎,头晕有器质性病变为基础。

  2,(迹象分析)根据“抑郁发作”的特点,如果诊断为“抑郁症”有以下依据:

  a,晨重暮轻:大多在早上头晕严重,起床后也会晕,下午要去上学时间症状出现,白天晚上症状较轻。

  b,思维缓慢:首次及第二次咨询谈话,有对问话思考时间过长倾向,平均时间达到2秒。

  3,(迹象分析)从家庭教育方式,学校学习生活,人际交往资料看,不能证明有对晓凯心理产生巨大影响的心理事件发生,且晓凯对有关影响其心理的事件如肥胖,老师的批评,对妈妈的害怕,都在可接受范围之内,关于青春期性心理方面的认识,晓凯未举出特殊事件。

  五,印象:

  根据资料分析,晓凯头晕状态断续一年多,开始是因为鼻炎引起头晕,有请假不上学,分析晓凯从躯体不适中得到启发,认为生病了就可以不上学,表现为对上学有厌倦情绪,造成晓凯在治疗好转后,可能有利用症状获益的倾向。此情绪以躯体化形式呈现,只要不上学,头晕状态就减轻甚至消失。这是所谓的“厌学抑郁症”。

  经过6次会谈,二周后追踪回访,晓凯父母反馈说,晓凯正常上学,回到常态中。六个月后回访,晓凯一切正常。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