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家庭关系>窒息的父爱

窒息的父爱

2019-05-28心理网

  看着用定滑轮缓缓升到三楼窗台的篮子,小玲的眉头不由得又皱了起来,她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是枸杞炖鸽子,她知道这又是住在一楼的父亲熬了两个多小时的“杰作”,但她不稀罕,真的不稀罕,她几乎想也没想就将它们倒进了垃圾桶。

  她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也许是第几百次将父亲的心血毫不犹豫的倒进垃圾桶了。而父亲却总是执拗的,想方设法的想给身高165的个子,体重却只有70多斤的她进补。而她不接受,甚至反感,是的,异常的反感。

  父亲总是用他自己认为的方式的给她设计好、安排好一切,仿佛这不是她的人生,而是父亲的人生:当她还只有3岁的时候,父亲就给她报各种各样的兴趣班,哪怕她哭着闹着不肯去上舞蹈班,但父亲是那样的武断和不容抗拒把她送去教室;上小学时,父亲规定,没有考到100分,就不许进家门,为此,她不知多少次拍打着门,最后哭着在家门口睡着了;在她上中学时,父亲怕漂亮的她早恋,于是强硬的规定,每天放学后,如果没有被老师留住,那么5分钟内必须到家,因为家离学校只有4分钟的路程;上大学填志愿时,她喜欢汉语言文学专业,但父亲说理工更吃香,硬生生的把它改成计算机专业,而对这个专业,她压根就不着四六;找工作时,更是直接被安排进了父亲战友的公司;结婚的对象就是她几乎没有任何共同语言的父亲战友的儿子,当然这一切都是拜父亲所赐……

  一个人的职业和婚姻伴侣是人生最重要的选择。我国知名心理学家曾奇峰说,如果一个人的人生这两样不能选择,那么她的生活将没有任何意义,会觉得活着无味。是的,她的职业不能自己选择,她的丈夫不能自己选择,她的一切都不能自己选择,甚至于婚后,父亲因为怕看不见女儿,怕她受委屈,受丈夫的委屈,受家务的累,受……凡此种种,父亲再次斥家里的所有的资,买了一幢三层楼的别墅,他住一楼,而女儿和女婿住三楼,父亲感觉只有这样,只有女儿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才放心。

  但小玲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觉得自己始终在父亲的鹰的眼睛下生活,生活在父亲所谓“爱”的牢固的铁桶一样的禁锢里,动弹不得,她真的要崩溃了,她无法呼吸,真的无法呼吸,她怕父亲,她恨父亲,她知道父亲爱她、怕她受伤害,哪怕一点点的伤害,但她真的受不了了,她真的崩溃了。就在搬进别墅后,她开始吃不下、睡不着、整晚整晚的失眠,没有办法上班,体重开始锐减,从之前的100斤,一直到现在70斤。她觉得生活没有意思,没有一丝的乐趣,她看不到希望,她觉得自己没有人生,有的只是父亲的人生,于是她选择了自杀,在一次吞食了大量的安眠药后,她被父亲及时发现,送进医院抢救,才活了过来。

  但她仅仅是驱壳活了过来,精神上,她整日神思恍惚、目光游离、体重锐减。小玲觉得自己真的是活不下去了,于是找到了我做心理咨询

  刚见到她时,我几乎吓了一跳:失神的大眼深深的凹陷了下去、颧骨高高的凸起、两条腿细得就和圆规一般,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血色……这真的是很骇人,这哪是30岁女人该有的状态!

  她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力气坐起来,于是她躺在沙发上,用虚弱的声音给我讲诉了她的故事:原来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从来都是不和,两个人都很强势,在她的印象中,从来都是争吵,谁也不让谁。后来,父亲干脆不理母亲,母亲则出去与别人同居,而父亲则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她的身上,事无巨细一切包办。“含在嘴里怕化了”,这句话恐怕没有人比她更有发言权。她一直生活在父亲为她建构的世界中,象笼子里的小鸟,不用经历任何的风雨,也不见任何的彩虹。

  从她的描述中,我知道了问题的症结。这又是一起因父母爱的错位引发的悲剧。

  对此,我首先对她和父亲实行了认知疗法。我说,爱与分离,是生命中两个永恒的主题。健康的家庭,充盈着爱,也懂得分离。我国知名心理学家武志红说:“孩子,不该是你的最爱,健康家庭的父母,深爱孩子,将他养大,不是为了自己分享这一结果,不是为了永远与孩子粘在一起,而是要将他推出家门,推到一个更宽广的世界,让他去过独立而自主的生活,爱,就在这样的循环中不断地传递。”家庭是传递爱的载体,从父母传给孩子,再由孩子向下传递。不过,家庭中居第一位的,不应是亲子关系,而是夫妻关系。对此,国内知名的心理学家曾奇峰形容说,夫妻关系是“家庭的定海神针”,在有公婆、夫妻和孩子的“三世同堂”的家庭中,如果夫妻关系是家庭核心,拥有第一发言权,那么这个家庭就会稳如磐石。相反,如果亲子关系(包括公婆与丈夫、丈夫与孩子、妻子与孩子)凌驾于夫妻关系之上,就会产生最常见的两个问题:1.糟糕的婆媳关系;2.严重的恋子情结。而对于小玲的父亲的来说,他将亲子关系放在了第一位,也就是说他得了严重的恋子情结,也等于他自己走了两遍人生,他不仅把自己的人生走了一遍,同时又替女儿的再次走了一遍人生。而女儿的人生权就被他硬生生的剥夺了。

  为了能让小玲和她的父亲更加清楚了解到他们家庭的出现的问题,我为此于第二天做了一场家庭系统排列。在做家排时,我一步步引导着代表们通过某种方式实现次序的归位和关系的联结。小玲和她父亲以全副精神感受着选上场的代表所呈现出来的一切,看着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小玲扑簌簌的流着泪,而她的父亲看着家族系统的代表们的能量流动中一点点地回归正确的序位时,更是忍不住嚎啕大哭。当排列结束,一切归于平静,小玲和他的父亲对我和代表们鞠躬,久久不愿抬起头来,最后,小玲父亲感动的说,谢谢老师和代表们让他清晰看到自己的错位和女儿的苦痛,他在这样的序位回归中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位置,他终于明白自己给女儿的是怎样一场窒息的爱!他抱着女儿痛哭,用眼泪洗涮着自己给女儿造成的伤害。

  第三天,小玲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她用热烈的拥抱欢迎我的到来,我们已经是坐着交谈了。为此,我用叙事疗法为小玲再次做了心理咨询,帮助她找到了自己的支线故事,找到了例外,找到了生命的能量,找到了生活下去的力量。

  小玲终于拿回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生活,恢复了她原本就该有的生命的色彩!!!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