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科普>艾瑞克森的智慧

艾瑞克森的智慧

2019-05-28心理网

  一、什么情况下,你会被创伤者拒绝?(同理EAP:什么情况下,你会被员工拒绝?)

  1、关系的结果最终依赖“合作者”的意图:同样的技术(或者任何不同的特点)都既可以用来相互支持也可以用来相互抑制。大多数的催眠受试者,例如,将很快不信任一个“非支持”性的催眠师,并由此不再愿意和他合作。选择与来访者合作远比试图反对、控制或支配他们要容易得多,因为当一个人完全与另一个人成为同盟时就真的不存在“阻抗”了。

  2、治疗师应克制自己不要信奉那些诊断类别。这些概括化的条款往往会致使治疗师对每个来访者的独特情况失去自主判断力。此外,它们还暗示着来访者是“有缺陷的”,其体验是无效的。遗憾的是,这使得治疗师和来访者都非常不愿意接纳来访者的体验,因此阻挡了转换性的变化。

  3、倾向于向来访者传递这样的信息:来访者没有能力,所以只能被动地遵循专制的催眠程序。来访者会直接抵制这种信息(如:直接拒绝参与)或间接地抵制(如:“努力”地回应但又表现出困难)。

  艾瑞克森学派催眠强调合作性。假设医患双方的责任分别是:来访者负责发生变化,治疗师负责为非压抑性探索创造适宜的情境。因此,治疗师假设:来访者具有必要的智慧和资源来产生催眠状态和治疗性变化,但是习惯化的表达模式(如:意识过程、信念、肢体动作)却限制了他们接近这些资源。

  你的意识心理非常聪明……但是你的无意识更加智慧……所以我并不要求你学习任何新技能……我只是要求你自愿地运用你那些虽然还不完全了解,但是的确已经拥有的技能。

  4、这些基本态度允许催眠治疗师与丰富的统整性进行合作。治疗师不是强加给来访者一些程序和过程,而是尊重和利用来访者的原有模式,同时也强调来访者那些被低估的潜能。这样,来访者就会主动参与到整个变化过程,必定使得治疗工作更加容易,收益更大。治疗师并不担心应该给患者何种解决建议,而是关注自己如何与来访者独特、具有高度智慧的无意识过程合作,以产生期望的体验。正如艾瑞克森所说: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速度……自己的无意识需要……因此我感兴趣的是你会找到一种特别的、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有了这样一个完整的和尊重的情境,诸多真正的、感人的可能性才会呈现给治疗师。

  5、我的一位来访者在回顾治疗过程的事件时,她几次强调我所做的最有力的事情是笃定地相信她有能力有智慧地进行自我支持。她说,其实她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心理健康专家,总是明里或暗里表示她注定是是没有希望的、悲惨的。自然而然地她也接受了这种观点。所以当我传达给她相反的信念时,她最初的反应是震惊且有点混乱。随后的几个月里她一直在试图竭力否认这种可能性,最后不得不承认了它。这最终使得她非常愿意与我配合,无论是在治疗中还是离开治疗室后,她都在努力尝试新的生存方式。简言之,是她对我的信任以及她的自信,逐渐促成了盼望已久的变化。

  6、充分尊重每一位来访者的独特个性和独特情景是非常有必要的和有益的。

  7、催眠被试一般不会跟随那些与自己价值观不一致的指令。企图强迫催眠被试做他们不愿做的事情往往会将他们带出催眠状态;一般来说,这种企图会使被试不再信任治疗师,并对治疗师感到愤怒,因此会严重破坏治疗关系。被催眠的人对做何种体验保持充分的选择权利;在治疗性催眠中感受到的安全感和健康状态,一般会增强个体的感觉选择能力,逃脱焦虑和正常意识过程对某一点的固着,愿意并能够尝试有创意的和自发的行为。

  二、为什么精通艾瑞克森治疗技巧,但缺乏艾瑞克森精神的临床医生,远远不如他那样成功?

  1、“敏锐的慈悲心肠”,对病人的关爱和同情;

  2、深信人类的自然状态应该是去过一种有所建树、健全而有意义的生活;

  3、将巨大的爱带给那些愿意敞开心扉接受这份爱的人;

  4、能够进入他人的内心深处,并温柔地肯定每个人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样子;

  5、热衷于启发人们去争取和攀登他们作为一个完整个体的人生高峰;

  6、利用“盘子里现有的食物”,解决当前困扰你的问题;

  7、当你让病人做什么时,你要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去做,这至关重要。按照病人自身的兴趣来行事,利用自身的创造性资源来最大限度地解决自身的问题,同时,你不能强迫任何人超越他们的极限。学着去欣赏和尊重自己生活中的荒谬之处,学会接受并利用我们的优势,并能对自己的缺陷一笑了之;

  8、将人融入正确的方向,让他们自己去走以后的路。相信别人其实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即使他本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是对人的信任,这种信任是沟通结构不可或缺的部分,它能够启动一个人自己内心治愈的过程;

  9、怀着恻隐之心,在治疗过程中建立相互关系,来启动病人自身的治愈能力;

  10、根据现场对人的观察,带着最少的成见,用一种开放的心态来面对每一个病人;不偏不倚,专心地听,仔细地观察,不使人产生任何威胁性感受;

  11、对病人的沟通方式进行缜密的观察和分析;运用病人言语中的任何符号和语言;

  12、用尊敬的心态去对待病人,这其中的部分价值在于可以解开这些沟通密码,并尽可能用病人的语言交谈;

  13、不去改变别人的行为,只是给他们提供更多、更宽泛的选择。如果人们有选择的余地,他们普遍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做我自己”就是最大的力量;

  14、在所有时间选择做最有利于其他人的事情,这是一条艰难而正确的路,却需要付出长期不懈的努力;

  15、找到自己的路:“用自己的时间、自己的方式自己去搞定一切。”

  三、问题解决理论差异

  传统理论目标:通过消灭症状来减少表达范围

  艾瑞克森理论目标:通过重新组织和使症状性表达多样化来扩充表达范围

  四、催眠与精神病学(同理EAP:需求与问题)

  实际上,我见到过许多症状的形成都是因为,通向自我尊重的催眠状态之路被堵住了,或者是被个体或社会所否定了。

  每一次催眠体验,其价值大小要看它发生时所处的情境。提升自尊性催眠倾向于比较温和、有节奏并具连续性;降低自尊性催眠倾向于较为强烈、无节奏及强硬。随着时间流逝,提升自尊性催眠的内容会有所变化,因为整合在发生,新的格式塔(整体)在形成。降低自尊性催眠倾向于重复,且无整合(只会更加猛烈)发生。在提升自尊性催眠中,没有主动控制体验的意图;而在降低自尊性催眠中,受试者会试图控制或否定自我及他人(自我)的体验。例如,观察有心理症状个体的催眠状态时可清楚地发现,他们试图控制(“摆脱症状”)和否认(“这不是我”)。相似的,身处系统的暴力中(如战争)的个体也试图消灭他人(自我)。在这么做的时候,经常会形成一种类催眠状态。

  当一个个体或团体深陷催眠状态时,可能会出现某种现象(“外观”)。这些现象包括退行到过去、进入将来、记忆提高(记忆增强)或选择性遗忘(记忆缺失)、知觉曲解和知觉分离(积极与消极幻觉)。乍看这些现象似乎不同寻常,其实它们都是自然的现象。事实上,催眠现象可被看做是产生和维持体验的基本心理过程。所不同的是在催眠状态中,现象学的体验被强化和放大,因而表现得令人惊奇或者与众不同。因此,当完全与所投射的意象分离时,我们体验到幻觉;当我们努力沉浸于无关的事情时,忘掉事情的能力则被加强(记忆缺失)。通过更加亲密和热情地参与到我们通常建构自身体验的方式中,同时还提供从中分离的感觉(即,在催眠状态中你拥有一种不必控制体验或不必抓住体验的感觉),治疗性催眠因此促成了在我们的关系中转向自我表达模式的根本转换。简而言之,这一过程允许产生深层的、转变性的变化。

  米尔顿·艾瑞克森在描述催眠和精神病学之间广泛的内在关系时,他反复强调三点:第一,精神病学的现象体验与深度催眠极其相似,二者都具有退行、分离、记忆缺失、知觉和感觉改变、象征性符号表达等;第二,体验的质量没有太大差别,精神病患者通常体验到一个非常痛苦的和有限的世界,而深度催眠中的受试者却在彻底地享受自我(换句话说,尽管内容根本不同,但体验的现象性形式却是一样的);第三,二者的心理过程都属于正常无意识过程的放大了的表达。

  这些观点表明,在转变自我贬低性的症状表达方面,治疗性催眠情境是理想化的。症状表达可以被看成是发生在无效心理背景下的有效催眠现象。由此,治疗师试图生成人际的及内心的关系情境,在这个情境中同样的过程被确认、被定义为合法的无意识表达(即催眠现象),以及被利用为问题解决和自我整合的基础。

  在症状性催眠状态下,个体通常体验性地沉浸在某个过程中,同时又被僵化的概念性想法所吸引,而僵化的概念性想法又影响了体验性刺激的价值,并对其造成偏差。这将导致周期性(并因此是可预见的)的体验结果。催眠引导的目标是驱散这些僵化框架的固着,打开体验过程,以获得内在深层智慧。

  催眠状态下的人通常非常愿意用新视角进行体验。催眠状态下的个体仍然保持着同一个人的特点……他那改变的行为是其体验所致,并不是治疗师的原因。治疗师至多影响了他的自我表达方式。催眠诱导及保持都是为了提供一个特别的心理状态,使受试者可重新联系并重组他内在的心理情结,并以一种与自己生命体验相协调的方式来利用自己的能力。它还允许被试更多地了解自己、更恰当地表达自己。

  五、技能和资源(同理EAP:在问题状态中,企业找不到和本质资源之间的连结,无法达成企业利益与员工受惠的连结点。)

  在问题状态中,自我几乎体验不到和本质资源之间的连结。资源可能在问题框架(如:个体忘掉了他/她有能力去寻找他/她想要的)之外,或者在框架内以严格的自我隔离的方式运作(如:个体只用惊惶的无效方式寻求他/她想要的东西)。两种情况都由于框架的固化,而无法从它外面或内部产生新的变动。

  个体改变的能力,取决于他/她实现自己资源和技能的愿望和才能。

  我们在生活中凭体验学习了很多东西。我们在体验中学习的内容,甚至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学会……在催眠中可以利用所有这些体验式学习来定向和调整病人的行为。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