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科普>悲伤对我们有何好处?

悲伤对我们有何好处?

2019-06-01心理网

古怪的是,角落里那对情侣让人分心。那是1987年夏季,乔?福加斯(Joe Forgas)携妻子去德国海德堡的一家小餐厅共进晚餐。问题在于,他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被房间另一端那对情侣的亲密举动所吸引。福加斯是一位心理学家,研究领域是情绪与思维的相互作用,那年他正在休假。 “我至今仍记得很清楚,”他笑着说。“那是一对不同寻常的情侣,女的年轻貌美,男的岁数很大了,也不帅。他们显然在恋爱,搂搂抱抱,还亲嘴什么的。我发现自己老是往那儿看,就是有点想不明白。”

时间一分分过去了,那对恋人还在耳鬓厮磨,福加斯开始思考,是什么让自己感到不解。由于当时他在工作中正在探索情绪影响记忆的方式,因此那对奇怪的恋人引起了他的思考。“我有了一个想法:如果那是一对普通的情侣,比方说两人都很年轻,我可能很快就会做出一个判断。但如果你看到的是一件令人困惑、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会迫使你找出一个又一个解释。”

福加斯猜测,这类情形为我们探索情感对判断的影响提供了一条理想途径。特别是,他怀疑,你越是需要努力去思考一种情形,越是需要带着想象力去思考、调动记忆去评估,你的判断就越有可能受到你当时心情的影响。

休假结束后,福加斯设计了一项旨在探究这一理论的实验。他制作了两组图卡,一组展示的是外表很般配的情侣;而在另一组图卡上,不是漂亮女人与长相抱歉的男性在一起,就是相反的情形。然后,他请来186名学生观看这些照片,描述自己的反应。在这些学生中,有一半事先看了一部悲剧,另一半则看了一部喜剧。

结果证实了他的猜想。首先,相对于外表般配的情侣,志愿者对不般配情侣做出判断所花的时间要长得多。其次,他们的反应与他们的情绪密切相关:当看到一对不般配的情侣时,快乐的人(确切地说是刚看完一部喜剧的人)更有可能积极地看待他们的关系,而悲伤的人则会做出较为负面的判断。福加斯表示:“无论是把他们看成一对还是两个个体,悲伤的人都会得出更为负面的看法。”

福加斯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一名教授,他在该校开展的上述实验,加深了心理学家之间正在形成的一种认识,即我们对每件事情的理解和评价无不受到心情的强烈影响。

福加斯解释称,人的记忆也是如此。如果去年10月20日那天的经历特别凄惨,那么当你再次感到难过时,就会比较容易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心理学家把这种效应称作“情绪一致性”(mood congruence)。我们往往会从庞大的记忆库中,选择性地挑取一些恰好与当前心情匹配的记忆。

不过,福加斯等人最近发现的情绪与思维之间的另一种联系,意义更为深刻。情绪不仅影响我们想的内容,还会影响思考过程本身。这一发现令人们对悲伤的看法发生了迄今为止最为显著的改变:情绪低落不仅是人类所固有的,而且其实可以是有益的。

今年9月的一天,福加斯和我约在他的办公室见面。但我走到他门前时,发现他名牌的一角插着一张纸条,说他要晚点到。“请到屋里坐,”上面写着。办公室位于一座大厦的高层,可以俯瞰楼宇林立的悉尼市中心。浅灰色的云层覆盖着天空――福加斯后来向我解释说,这种天气有可能提高人的观察力。办公室里到处是钟,我数了数,总共有17个,但有些没有在走。

福加斯到后,我们下楼来到一家露天咖啡馆。他很稳重、谦和,体型修长。在一片本科生的喧哗声中,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柔和,同时又保留着他老家匈牙利的阴郁味道。我问他为何有兴趣研究情绪对思维的影响,他首先表示,情感与思维之间的联系,一直是人性的一大谜团。但他也承认,他之所以感兴趣,并不仅仅是出于单纯的学术动机。

“这么说或许是老生常谈:心理学家往往会研究那些令他们本人感到好奇或者有趣的现象。我是一个感情比较丰富的人,虽然说不上具有两极人格,但我非常清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感情波动和情绪起落,极大地影响着我们对周遭世界的看法。”

他表示,悲伤的作用尤其令人困惑。令人好奇的是,在我们所有的情感中,负面情感明显居多。自科学家保罗?艾克曼(Paul Ekman)上世纪70年代做出开创性研究以来,心理学家已经识别出六种人类基本情感,其中四种是负面的――恐惧、愤怒、厌恶和悲伤(其余两种是喜悦和惊讶)。福加斯表示,如果这些“负面”情感全都经受住了进化的考验,那么它们或许具有某种生存优势。他开始研究是否存在表明事实的确如此的证据。他也一次又一次地找到了证据。

20世纪后半叶,心理学家开始越来越力求理解情感的作用。他们不再简单地把我们的情绪看作理性判断的绊脚石,而是开始发觉,情绪是我们对社会情形所做出反应的有益组成部分。在去年的一项研究中,福加斯和他的同事请来了感到愉快和悲伤的两组志愿者,要求他们判断一系列都市神话和传闻的真实性。结果发现,悲伤的人往往更具怀疑精神。他们还制作了在屏幕上快速闪过一系列图像的电脑游戏。图里的人有的持枪,有的拿着无害的东西,比如可乐瓶或咖啡壶。研究人员要求参与者如果看到图里的人物持枪,就朝他们“开枪”,但如果手里拿着别的东西,就放过他们。

福加斯和他的同事进一步增加了游戏的复杂性。他们制作了另一组目标,这组目标与第一组图像里的人物其实并无差别,只是他们戴上了伊斯兰头巾,因此看上去像是穆斯林。这项测试是基于早前在美国进行的一项研究,当时一些科学家发现,志愿者更有可能朝黑人目标开枪,而不是白人。由于游戏要求志愿者就对方是持枪还是持无害物品做出瞬间判断,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反应受到了潜在成见的影响。

福加斯和他的团队让“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目标接连在屏幕上闪现。他们发现,总体而言,人们更有可能朝穆斯林目标“开枪”。但这种倾向在悲伤的人群中有所弱化。其它研究也表明,消极情绪可以降低人们仅凭成见就对少数民族做出负面反应的可能性。

福加斯及其他心理学家――比如德国研究员赫伯特?布莱斯(Herbert Bless)――认为,所有这些实验表明,快乐或悲伤的情绪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当你快乐时,你的大脑更有可能在潜意识里依赖即有经验和知识――比如成见――来做出决定。当你悲伤时,你会更加关注外部世界的新信息,心理学家把这类思维称为“适应性”思维。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