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职场技能>职场人际>一日为师终身挨骂

一日为师终身挨骂

2021-05-01心理网

6时2分至23时3分:一个班主任的日程表

每天从清晨6时2分起床到夜里23时3分睡觉,这期间除了吃饭,就再没有一点时间是属于单清(化名)自己的了。

单清在成都一所民办中学担任初一班主任。虽然她就住在学校,但也必须在6时2分起床,因为6时5分学生就要出早操,身为班主任的单清必须到场。7时零5分,学生开始早自习,7时3分吃早饭,8时整开始上课。上午5节课,4分钟一节,一直要上到12时15分。

中午有1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下午的工作从14时2分开始,有1分钟是班主任读报时间。14时3分开始正式上课,总共是4节课,最后一节是第二课堂。第二课堂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课外活动,而是打破平常的课堂格局进行重组,成绩好的学生去上奥赛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绩差的则要抓住这段宝贵的时间进行补习――说白了,这第二课堂就是“扶优补差”。

放学时间是17时45分,但千万不要认为一天的工作就可以结束了。匆匆吃过晚餐,就得赶去上18时4分开始的英语晚课。紧随其后的是两节晚自习课。21时1分下晚自习,学生宿舍21时45分熄灯。

等到学生都上床睡觉了,单清丝毫还不能松懈,她得检查学生宿舍,向生活老师了解一下情况,这才得以回到办公室,改作业、备课、准备课件。回到自己宿舍通常是23时以后的事了。

单清说:“我们学校的老师大多面带菜色!”

单清的高中同学、在贵州省遵义市一所中学当老师的李丹(化名)的作息表与单清惊人的相似。李丹每天6时3分起床,7时25分开始上午的4节课,下午3节正课,一节课外活动,但课外活动高中3个年级只能轮流上,轮不到的年级也是补课。晚上从19时开始到22时是晚自习时间,中间只有1分钟的休息时间。

学校实行的是寄宿制。除非家长对自己的孩子特别放心,办理了可以自由外出的手续,否则学生出校门需要家长亲自来接。但是,尽管学校的围墙越来越高,还是常常会有学生翻墙出去,9%以上是去网吧上网,“其实不仅学生感到压抑,老师也感到很压抑,感觉就像是被关在学校里一样”。

李丹常常感到困惑:现在的升学率比以前要高得多了,可自己做学生那会儿好像并没有这么辛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假期对很多老师来说早已经名存实亡

“很多人都很羡慕老师有两个长假,但事实上假期对很多学校的老师来说已经名存实亡。”李丹说。

两个长假除去补课和参加各种培训的时间,掐头去尾,老师们一般只能休1多天。国庆节假期,李丹的学校只放了3天,其余时间都在给学生补课。这些年教育界都在喊给学生减负,要搞素质教育,可老师既要忙着学习如何培养学生的素质,又要应付考试,反而更加忙活了。

“现在的考试不仅在考学生,也在考老师!”李丹说,几乎每个学期老师都会参加各种名目的考试,有的是学校组织的,有的是区里、市里组织的,还有的是国家要求的。年龄大点的老师都说吃不消。

“我是教历史的,还好一点,教语文、数学的老师更惨,一个年级1个班,每个科目两位老师,每人各教5个班。每逢考试,两位老师所教班级的平均成绩相差不能超过3分,班与班之间相差不得超过5分,否则老师就要被扣奖金。每个月学校都会对老师进行测评,老师的课如果学生不喜欢,就会被换岗甚至下岗。”

“但是教育应该是有连贯性的。很多学生在小学阶段就已经被沉重的负担压垮了,到中学阶段再想培养学生学习的兴趣就太难了。”李丹一位同事的孩子刚刚上小学一年级,因为请了两天假,李丹的同事怕孩子的功课被落下,就到孩子的同学家里去抄那两天的作业题,没想到竟然抄了将近两个小时。李丹后来才知道,遵义的小学大多如此,有很多小学到五六年级就把音乐、美术这些“没用的课”都砍去了。

李丹说,不管学生还是老师,这“负”是不但没见减轻,反而越减越重了。很多人说起应试教育,就会指责学校、老师禁锢学生的思维,侵犯学生的权利。实际上,最在乎考试成绩的是家长。学校的考试成绩一旦下滑,马上就有家长跑到学校来要求转学。

每逢假期临近,教委必下文要求学校不得在假期补课,但经常有很多家长主动要求学校给学生补课,而学校也照补不误。今年是2月9日过年,毕业班补课补到了2月4日。

怕学生爬墙出去,就把墙不断砌高;怕学生谈恋爱,就增加保安巡逻;怕学生打架,就搜查宿舍

“古语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天却变成了‘一日为师,终生挨骂’。教学严格的老师会让年幼的不懂事的学生恨之入骨,教学宽松的老师又会让长大成人的学生计较一生。”

李丹说,学校现在的学生远远不如以前的学生“听话”,有的学生对老师连起码的尊重都做不到。她班上有学生谈恋爱,有时候在路上碰到她,依然手拉手,就跟没看见一样。

学生家长对老师普遍还是比较尊重的,但是现在的父母都很忙,尤其是让孩子上寄宿学校的父母,工作更忙。他们把孩子送到学校,不仅是想让他们考大学,也是为了给孩子找一个“保姆”。因为付出了比计划经济年代多得多的费用,父母对学校的要求也比以前要苛刻得多。

“城里的孩子现在在家里大多是小皇帝,养尊处优,说一不二,很多家长都拿他们没办法。但这些家长都以为这些孩子一旦到了学校,老师就可以点石成金。其实,老师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教育本身就不应该是学校、老师独立完成的,它需要整个社会、包括家庭的共同努力。一旦孩子从小在家里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是很难通过学校教育更正的。而家长对老师的要求越来越高:既要教给孩子们知识,还要负责孩子的成长、教育、思想等等,一个也不能少。但是在沉重的考试压力下,每个老师都要面对上百个学生,老师又如何去了解每个孩子在想些什么?”

“我一直认为迷恋网络的未成年人大多是孤独的。别看现在的孩子在家里都是小皇帝,平时好像有很多人围着转,但他们心里是孤独的。因为有些父母可以给孩子很多钱,但是却不能陪孩子好好玩一玩、聊一聊。有些学生行为习惯差,抽烟、逃课,老师打电话给家长希望他们到学校来一趟配合教育,但有不少家长根本不露面,他们甚至说:‘哎呀,老师,我们把娃儿送到你们学校来,只要没出什么大事儿,我们就已经很满意了!’”

李丹说:“对学校来说,在管不了的情况下,惟愿别出什么岔子就好。怕学生爬墙出去,就把墙不断砌高;怕学生谈恋爱,就增加保安和值班老师四处巡逻;怕学生打架冲动之下酿成大错,就搜查学生宿舍,把可能成为凶器的东西都收起来。可是这都是治标不治本啊,堵得了一时,堵得了一世吗?”

(责任编辑:zxwq)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