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婚姻等值交换到底哪里不对?

婚姻等值交换到底哪里不对?

2019-05-13心理网

导读:爱情给我们重新认识世界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因为在频繁的伴侣互动中,我们有机会去掉自我中心,从两个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两人角度”是基于两人的差异性,而非同一性。通过两人角度这一视角去理解的世界是全新的、具有创造性的。

文:沈洋|转自缪斯夫人(微信公号:Ms-muses)

昨天我在网上看到著名网红、“情感咨询师”Ayawawa的一篇文章,标题为《女硕士女博士找啥样的老公合适》。在文中,她说:她收到粉丝来信,自称27岁,是外地来上海求学工作的医生,硕士学历,身高163厘米,长相和家境皆普通,恋爱经历少,想找男友。有时想找个一起共同奋斗的潜力股,有时又想找个有经济实力的成熟男。因此而犹豫徘徊,不知如何是好。

Ayawawa回答说,这位女粉丝应该找一个“伴侣价值”与她匹配的男士。Ayawawa认为,伴侣价值有个很简单的算法:男人的伴侣价值由身高、长相、年龄、财富、智商、情商、性能力、长期承诺组成。而女人的伴侣价值则与她的年龄、长相、身高、罩杯、体重、学历、性格、家庭环境相关。Ayawawa说:“你占几样优,就可以减去一样,然后选择对方…… 比如你认为七项全优,那么你就可以挑六项。”Ayawawa认为,该粉丝的“优势项目”是学历;“中等项目”包括身高与性格;而年龄、长相、家境是她的劣势(未确认项目包括罩杯与体重)。

因此,Ayawawa认为该粉丝“顶多可以挑选具有两到三项优势的男性”,比如经济实力优越的大龄离婚男士或者年轻高个子男士。如果要求年轻男士有房,那就可能要牺牲身高这个优势,找矮个年轻有房男。

Ayawawa的“婚姻配种理论”

我把Ayawawa的这种择偶方法论称为婚姻配种理论。在这种理论中,爱情不是重点,如何根据年龄、财富等指标来评价自己和伴侣的价值,如何使自己嫁出去,是这一理论的“精髓”。

我在豆瓣网上发现,对于Ayawawa的代表作《完美关系的秘密》的书评几乎呈现两个极端——或者视如圭臬,相见恨晚;或者嗤之以鼻。我个人对她从生物进化论和婚姻配种的角度出发来指导女性婚恋,是没有好感的。因为她的教导在于让女性如何调整自己去适应这个男权社会, 这会强化女性的弱势地位,对性别不平等的现状并没有改变。对于变幻多端纷繁复杂的世界,Ayawawa的简单化理论可以替代或者帮助小仙女们(她对粉丝的昵称)思考,可能可以使她们如愿结婚并且持续维持婚姻,但并不能保证两人产生爱情、拥有高质量的伴侣关系、拥有满足感以及幸福感。但她自有过人之处,比如她擅长总结归类社会现象、观察比较敏锐、懂得自我营销。

Ayawawa在访谈时自称:“我并没有在研究爱情这个鬼玩意儿,我研究的是两性关系”。但是在当代,爱情已经被普遍认为是婚姻不可或缺的要素。她的专业技能只局限于指导女性如何把自己嫁出去、如何维持婚姻,但这些都不能直接应对人对于爱情的向往、需求与困惑。

哲学家阿兰·巴迪欧如何看爱情?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哲学家是如何看待爱情、以及如何把爱情与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联系起来的。法国哲学家阿兰?巴迪欧在2012年出版的《爱之颂》(In praise of love)取自于同名电影。阿兰·巴迪欧在哲学、数学和美学方面都有极深的造诣,是一位关心政治的左派学者。《爱之颂》可能是他最平实易懂的出版物。

阿兰在这本书里批判了通过交友网站寻觅爱情的这一行为。他认为,人们通过交友网站是为了寻找匹配度高的无风险的爱情,然而他认为无风险的爱情犹如无人死亡的战争一样,是不存在的。爱情的精妙之处在于它是从偶然的、随机的特点开始,而演化成“一个真正根本的生命事件”。

根据我的理解,他笔下的爱情是有承诺的、严肃的、希望能长期发展的爱情。他认为爱情是一种对于事实的建构,是“从一个去中心化的视角,而不是生存或再次确证我自己之身份的纯粹冲动出发,来建构一个世界。”双方变成一个“独特的主体,这个通过我们差异的棱镜来观看世界之全景的爱情主体,由此,世界才被感知、被诞生,而不是简单地呈现填补了我自身之凝视的东西。”根据我的理解,换成没那么哲学的话说,爱情给我们重新认识世界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因为在频繁的伴侣互动中,我们有机会去掉自我中心,从两个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两人角度”是基于两人的差异性,而非同一性。通过两人角度这一视角去理解的世界是全新的、具有创造性的。

他指出了共产主义与爱情拥有相似性,并认为爱情是“最小化的共产主义”。因为爱情和共产主义都是“共同持有对私有的胜利,是集体成就对个体的私人利益的胜利。当我们谈论它的时候,我们同样可以说,爱情是那个意义上的共产主义的,如果你们像我一样接受了这一点,即爱情的真正主体是情侣的生成,而不是作为其组成部分的个体的纯粹满足。”

然而,维持爱情是困难的。仅凭最初“我爱你”的宣誓远远不够,爱情必须一再被宣告,这些宣告的过程也是构建事实的过程。 这一“持续的建构”是困难的,但也是维持爱情的必要实践。正如阿兰所言,“危险是必要的,但坚韧同样必要。在第一个障碍,第一次严重的分歧,第一次争吵的时候放弃,只会扭曲爱情。真正的爱情是持续地,有时是痛苦地,战胜时间、空间和世界所施加的障碍。”

在我看来,伴侣通过互动,创造性地构建出爱情的事实,通过差异的视角来重新认识世界,一点一点构建出两个人的共产主义理想国,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观点。在经营理想国的过程中,肯定会有各种艰难险阻,但是克服险阻的过程也是自我以及互相提升的过程。而Ayawawa的理论,主要在教导女性如何掂量自己的条件, 实现婚配最优化,以及如何利用、发挥自己的女性特征,去维持一段关系,这很可能会使女性委曲求全,强化伴侣关系中的不平等。而阿兰?巴迪欧则是从哲学层面出发,强调爱情的重要性以及创造性。

希望阿兰对爱情的探讨,能对各位的爱情与婚姻提供理论指导。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关于作者: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讲师。

图片来源:123rf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