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欢乐颂|樊胜美为家庭所害?

欢乐颂|樊胜美为家庭所害?

2019-05-13心理网

文:雨天晴知己主义

她就像在石头缝隙里破土而出的草,当她终于见到阳光,好像一切苦难都结束了,但是她的心里一直都不会忘记曾经生长在黑暗中的感觉。这种感觉会伴随她一生。

自开播以来,《欢乐颂》一直好评如潮。相信不只是小编一个人,追得天昏地暗。即将收尾,心中不舍。终于有一部戏的女主角,不再是盛世白莲、隐性绿茶,不穿越回唐宋和皇上谈恋爱,也不在艾利斯顿商学院单挑霸道总裁。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两面性,没有任何一个优点,能不伴随着任何缺点而独活。这一点,让剧中人物显得尤为真实。

要说整部剧最令人心疼的角色,当属蒋欣饰演的“凤凰女”樊胜美。她所有性格特质和行为表现,其实都围绕着一个中心,那就是极度缺乏安全感,这种安全感的匮乏源于原生家庭的影响。

原生家庭(family of origin)是指自己出生和成长的家庭。这家庭的气氛,传统习惯,子女在家庭角色上的学效对象,家人互动的模式等,都会影响子女的生活。即使我们离开了那个家庭,这份影响也如影随形。

她就像是一朵从贫瘠土地长出来的花,在石头缝隙里破土而出的草,当她终于见到阳光,好像一切苦难都结束了,但是她的心里一直都不会忘记曾经生长在黑暗中的感觉。这种感觉会伴随她一生。

圆滑世故?我只想保护自己

樊胜美是圆滑的。在竞争残酷的钢铁丛林,没有背景的她,如果不学着“聪明”一点,想要生存下来都很难。

可以设想从小她在原生家庭中也是这样。父母明目张胆对哥哥偏爱,她只是一个多余的意外,她必须要迎合顺从,努力把话说得圆满,把事情做得漂亮,使自己变得“重要”,才能在家中争取到一席之地。从一个毫无背景的县城女孩,走到外企资深HR的位置,这份通晓人情的聪明很好的帮助了她。

但是另一方面,因为没有底气,明哲保身变成了她一贯的处事方法。她的安全感太弱了,对于安全感的保卫就显得尤为过激。她不敢主动招惹麻烦,当问题找上门来,第一反应也是把责任推个一干二净,保全自己。

她和邻居和睦相处,哪怕处处针对她的曲筱绡,她也只会弱弱的反击。她知道对方的针对,更知道对方的家底,她得罪不起。

安迪被污蔑的时候,哪怕再为她焦急,也只敢在网络上与人争吵,同事大肆议论时,不敢当面反驳,因为她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同事关系,她万万没有离开这份安稳工作的勇气。

替邱莹莹手撕白渣男,看上去十分威风,事实上却处处留有余地,避开了高价的电子产品,还记得拍照留下证据。因为她没有钱去赔偿损坏的东西。

遇到漏水事件,她第一反应就是死不认账,因为害怕承担维修费用,完全不顾别人的正当权益。在工作上,为求安稳拿到工资,她害怕犯错,更不敢突破。

很多时候,樊胜美的张牙舞爪都是虚弱的、注意分寸的,就像一只虚张声势却从不越界的纸老虎。

这种圆滑帮助她留在了上海,却也限制着她的格局。

拜金?只因我的需求从未被满足

樊胜美这个人比较令人反感的一点,是她对金钱权力的崇拜已经到了近乎赤裸的地步。虚荣心极强,对物质的要求非常高,区分男人的唯一标准就是钱。

我总觉得,樊胜美心中有一个从未长大的小女孩,哭泣着蹲在墙角里。她可能穿着哥哥淘汰下来的,又脏又破、不合身的衣服,充满艳慕地看来往的行人。她看到别的小女孩子头上粉红色的发夹,挂在脖子上闪闪发光的小银锁,合身的粉红色小褂。看她们被父母揽在怀里,从上至下地看缩在墙角脏兮兮一小团的她,目光中不掩饰的好奇让她缩得更小。

这样看,她疯狂的物质欲望就很好理解了。她的心中有太多的不满足。她的原生家庭从未满足过的小欲望,在她心中如野草一般持续生长。这种不满足,促使她刻苦坚强,成功从县城考到上海,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但是她的能力毕竟还是跟不上无穷的欲望,当她长大成人,小银锁长成了珠宝首饰,小褂长成了名牌裙装,她突然发现,在曲筱绡们面前,现在的她就和小时候缩在墙角羡慕别人的她毫无区别,她的欲望依旧得不到满足,并且在时间的描摹下,这种得不到只会变得更加痛苦。

从需求层次理论的角度,因为从小穷怕了,因为仍然背负着沉重的家庭负担,她并没有很好的解决安全的需求,可以说仍然在温饱的生存线上挣扎着。这种时候,妄谈爱和归属,是不切实际的。

因此,她明明对王柏川有好感,却不敢承认。因为这不是她能承担得起的爱情。在度假山庄里为维持自己有房的谎言,而调转矛头羞辱王柏川的行为就很好理解了。她选择用牺牲爱情的方式,来保全自己的安全感。这着实让人感到一丝悲壮。

自我物化?我跳不出原生家庭的魔咒

樊胜美的第三个特点,是对于女性的极度物化,把自己看作是会过期的物品,这也反映出原生家庭对人的深刻影响。

她出生在一个严重重男轻女的家庭,性别决定,她的哥哥无需任何努力,轻而易举便能获得父母全部的经济支持、爱和关注,她却怎么努力也不能得到。她的哥哥再怎么废柴,也是血脉的传承人,她再怎么争气,也不过是一开始就注定成为外人的自动提款机。

明明她深受其害,却也默认了这种规则。她也以美貌来衡量自己的价值,为自己的相貌身材洋洋自得,企图能以此换一个好价钱,觉得自己的价值就在于对男性的吸引力。见到有钱男人,就像商家看到潜在客户,使出浑身解数热情招揽。

明明自己是个高材生,却依然觉得要通过嫁个有钱男人的方式才能获得人生的完整。

比起强烈的物质需求,这种自我物化,更是让人感到悲哀。

每个人因为命运的安排,在不同的家庭中成长起来,因而有着不同的局限,遭受到不同的伤痛,形成了不同的观念,这不是他们的过错,不应该成为被批判的理由。

不过,如果能够真正突破这种局限,使自己有所拓宽,人生路真的会有所不同。

雨天晴知己主义观点:

突然想起曾经读《百年孤独》,百年家族的人们,命运一直轮回和重复,所有的阿卡蒂奥都是强壮、掌控、充满肉欲的,所有的奥雷良诺都是坚韧、理性、追求真理的。

他们重复着家族延续下来的模式,在时代背景的变幻下,螺旋上升式地推进着家族的历史,重复着相同的命运,没有一个人能够脱离。“家族的第一个人被困在树上,最后一个人正在被蚂蚁吃掉。”一切都按照固定的轨迹飞速行进。

纵观全剧,命运最悲惨的就是樊胜美了。如果她能够真正认清自己,减轻原生家庭对自己的不良影响,就能够跳出那个模式,改写自己的未来,拥有更幸福的人生。

来源 | 雨天晴(

原题:从《欢乐颂》看原生家庭对姑娘的影响

图片来源:网络

从来没有好的原生家庭,但可以有好的自己。 想要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成为更好的自己,归根结底是要补足童年时的缺失。

童年在家庭中缺少肯定和接纳的人,缺失了关键的“心理营养”,终其一生都战战兢兢,无意识讨好,不自信、不接纳自己,寻找童年缺失的肯定和赞美。为人父母后,甚至将这种缺失带给下一代。

但原生家庭已经不能重来,我们该怎么办?

好在成年后的我们,是有能力做自己父母、补足心理营养的。

向你推荐这门已为1万人带来改变的课程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