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为什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为什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2019-05-13心理网

文:高浩容丨心灵圈专栏作者

近日有两件事萦绕在我脑海:

一是〈友谊的小船〉连环画。一系列逗比的漫画在网络疯传,戏谑的背后诉说关系的瞬息万变,无论是友情、爱情或任何我们常见的一对一关系,都会随着彼此状态的改变、他人的介入等因素而结束。

二是王小波的祭日。

王小波是我最喜欢的大陆作家,当中尤以《黄金时代》最爱不释手。以前和女友一起读此书,我们会互相朗读书中的情结。在朗朗读书声中走过王小波笔下,王二和陈清扬之间如何通过敦伦的方式,在那个蛮荒的田野间实践「伟大友谊」。

—— 码头边停着一艘船 ——

我想每个人都有怀念偶像的方式,就像有狗仔去捡拾张爱玲的垃圾,想通过垃圾了解她的生活。

王小波对我来说就像一座大山,我没能耐,也无意去分析他。更何况那不是我喜爱王小波的方式,我不是李银河,我不认得王小波,我只认得他的作品。我爱的是他通过书本流露出的才华与哲思,我对他最大的敬意,就是以他给我的启发,做为对他思想的景仰。

故我想试着从《黄金时代》中对于「伟大友谊」的描述,试着切入当红的连环画。

假设:

友谊的小船上坐着王二和陈清扬,那艘船的命运会如何?

伟大友谊背后说明了什么心理现象,以至于决定了这艘船的命运?

—— 上船:走入关系 ——

刚开始王二邀请陈清扬共乘一艘船,陈清扬不愿意,直到王二提出「伟大友谊」的要求。

王二就像一位长不大的男孩,他把内心真实的欲望,完完整整的告诉陈清扬。他想跟她作爱,同时也不在意陈清扬是不是不守妇道的「破鞋」,他要这个女人,就像他在星斗下赤条条的睡觉。

我想起心理学家拉冈(Jacques-Marie-émileLacan)的「欢爽」(jouissance)[1]概念。

人的生存有某种动力,使得一个人追求成长,使得整个社会得到提升。用拉冈的观点,这个动力来自人的「欲望」(desire)。人的欲望总是处于匮乏的状态,人的欲望促使人满足「需求」(demand),而需求背后隐含「需要」(need)。

以《黄金时代》为例,王二的欲望来自他生理和心理成熟过程中,一个成熟男性的性本能,他光睡觉就为勃起,而勃起的意义就是为了和另一个个体发生性行为。

王二理解到自己想要作爱的需要,而为了实现这个需要,他对陈清扬表达了他的需求。显然,两人相遇之初,王二对陈清扬没有爱情,只有基于需求与需要的欲望。这正是王二的特殊之处,他对自己的需求毫不遮掩。

这里,拉冈在欲望之外导出一个概念「欢爽」,拉冈认为欲望是外因,而欢爽才是符合内在真实的自我完满。唯有在欢爽中,我们的原始爱欲才能最大化。

举例来说,一个男人看了A片,很想找个女人作爱。表面上是这个男人想作爱,实际上是他被勾起了作爱的欲望。又好像民众不断的受到电视广告的刺激,「不买OOO这个你就落伍了」、「连XXX都不知道,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因为被点燃性欲而嫖妓,或为满足消费而消费,种种不满足就不快乐的行动,都不是出于本性的满足。拉冈认为,为填补欲望而达成的满足,永远只有短暂的快乐,且让我们在事后陷入更深的空虚之中。

相反地,欢爽是内在需求的完整满足,为爱而爱,为性而性。

王二引人入胜之处,就是因为他的毫不遮掩,突破了欲望的匮乏感(不是因为被外在事物刺激),而是回归真实自我,以至于他成了流转于欲望的旁人眼中,一位张狂又荒谬的怪人。

—— 启航:开展关系 ——

关系开展有很多因素,可能发于理解,亦可能来自误解。

在〈友谊的小船〉漫画中,袒露真实的自我可能会翻船,这种翻覆来自双方的期望落差。但这个落差会产生,往往在于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双方为了维系关系而没有更充分的展现自己。所以当两人对彼此的形象,自认为有了充分的认识,就更容易带来强大的反作用力,深感自己被欺骗。

相较王二的毫不遮掩,陈清扬则深受众人的蔑视之苦。她是一位美丽的女人,丈夫入狱。身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代,恋爱和性都不属于个人,是集体的一部分。陈清扬被调侃是破鞋,等于隐射她有胡搞男女关系的嫌疑,尽管只是清薄的玩笑,但陈清扬不能等闲看待。

陈清扬原本厌恶王二,可当王二向她「推销」伟大友谊,陈清扬着了迷,因为王二强烈的勾起陈清扬的欲望。

但陈清扬认知的是真实的王二?和王二开展关系的陈清扬,真实的了解自己为何要和王二作爱?

我想起一位来谈者曾经问我的问题:「谎言到底是关系的杀手,还是润滑液?」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因为有时我们说谎不是为了说假话,而是为了说真话。

在现实社会,我们不可能事事说真话,一方面碍于世俗礼教,另一方面我们都不知道真诚会带来的后果,会不会比说谎更大。好比英国《每日邮报》的报导,据研究有55%的人,她们说谎是为了让别人觉得好过(The biggest reason they lied was to‘ make some one feel better ’(55 percent))。[2]

这些谎就像我们世俗的礼教,言语中的客套,或者朋友之间用粗话做为发语词的寒暄,是一种拉近关系的方式。

面对一些特殊情况,谎言更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选项。例如前台大医院重症主任柯文哲市长演讲中的提问[3]:「有些谎言包装了我们的爱,就像面对将死的亲人,我们该对他老实陈述病情,还是让他带着希望含笑而终?」

王二荒诞的想法和行径,迫使陈清扬不得不面对真实自我。他直楞楞的将内心的想法倾诉出口。他想做爱就说,想离开大部队就走,他对万事万物的美丽与丑陋,皆服从自己的初心去认识、思想与言说。

和王二在一起的日子,让陈清扬的生活被清水洗涤,一切都变得更真实了。他们的关系,也随着这份感受深化。

—— 扬帆:深化关系 ——

使王二与陈清扬关系深化的,是王二的真诚,更准确的说是王二的真诚为陈清扬带来启迪的作用。

这份启迪的作用,让陈清扬随着关系的发展得到成长,而一段关系需要一股成长的动能,方能维系关系继续前进。

王二扮演的角色,有如哲学家鲁索(Jean-Jacques Rousseau)。

鲁索曾表示要写一本完全真诚的书,于是他写了《忏悔录》,自序:

当时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就写成什么样的人。当时我是卑鄙龌龊的,就写我的卑鄙龌龊;当时我是善良忠厚、道德高尚的,就写我的善良忠厚和道德高尚。

万能的上帝啊!我的内心完全暴露出来了,和你亲自看到的完全一样,请你把那无数的众生叫到我跟前来!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让他们为我的种种堕落而叹息,让他们为我的种种恶行而羞愧。然后,让他们每一个人在您的宝座前面,同样真诚地披露自己的心灵,看看有谁敢于对您说﹕「我比这个人好!」。

鲁索在书中真诚到什么地步?他在《忏悔录》中甚至自陈幼年时,家里为他请了一位家庭教师,有次他受罚,却在被打屁股的时候发现有快感,于是之后他会故意犯错,好让家庭教师拿教鞭鞭笞他的屁股。

鲁索说真话是为了通过真实呈现自我,导引世人反思自身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他深信人生的答案就在我们真正面对自己那一刻。

「面对真我」,正是王二和陈清扬保持船不要翻覆的力量。

王二发挥了如鲁索一般的启迪作用,陈清扬通过认知自己的性需求,缓缓认知自我更多真实层面。可王二又比鲁索多了一份可爱,他不是刻意启迪,他只是做自己当中,自然对陈清扬起了作用。

当陈清扬逐渐爱上王二,她开始受到王二影响,决定要更真实的做自己。从早期十分排斥被说是破鞋,到后来甚至可以坦然面对批斗大会,还从中研究出怎么样可以在批斗时让别人绑她更容易些。

因为王二那套「伟大友谊」的前提,就是好友应该互相满足彼此,在寂寞而孤单的日子里,陈清扬内在没有得到满足,甚至被视为不应该被满足的情欲和性欲,都在王二伟大友谊的逻辑中得到肯认。在多数人建构的道德观中,陈清扬选择了王二这一个特殊,但至少确实存在的宗派,毋宁说陈清扬找到了一个能满足肉体与内心需求的信仰。

既然王二和陈清扬都对自己,也对彼此尽可能的自我坦诚,为何两人的关系还是走向分离?

—— 翻覆:结束关系 ——

翻了船,和王小波永不相见,是陈清扬成长的代价。陈清扬看透了自己,看透了王二。她爱王二,爱的比王二爱她多得多。

看透了关系。

不只一次,我见证亲朋好友、来谈者,以及我自己在一段关系结束时,竭尽全力去追求所谓的「真相」。好像今天会分手必定来自某种误会,只要找出误会的症结点,我们就能挽救关系。

实际上,就像我在文中所说,很多时候我们这份追求「真相」的努力是徒劳的,我们只是在痛苦中试图感动自己,好抚平我们茫然失措的无力感。

真相非但无法救赎我们,反而使我们持续陷入感伤的幽暗,把慢慢要结痂的伤口又掀起来,反而让伤口好得更慢。年轻的时候,陈清扬会为自己被误会是破鞋而恼怒、争论。在成熟的年纪,陈清扬选择不再留恋过去。

看透了欲望和欢爽的差异。再次相见,陈清扬认清王二的「伟大友谊」没有爱情。多年后,她终于有足够的能量去拥有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将幸福的权力交在另一个人手上。

通过王二和陈清扬的爱情,通过所有能够真正做自己,在红尘悲欢离合的红男绿女,使我相信翻覆的小船,在我看来并不一定是悲剧,尤其书方皆在真实自我的探问中得到救赎,更何况世间的关系总是瞬息万变。

当拉冈问:「你的行为和欲望一致吗?」

陈清扬和王二都有答案,只是他们的答案不同。

最后,我想以《世说新语》的〈任诞篇〉,一个也跟船有关的故事总结。

故事说王子犹在某个雪夜,想起好友戴安道,于是决定坐船去见他。过了一夜,船快到了好友门口,王子犹却决定打道回府。别人问他,「都快到了,干麻不进去呢?」

王子犹说:「我在最想见他的时候出发,在我深感满足的时候返航。实际上见不见面又有何妨?」(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后记】

王小波冥诞隔日,写下此文。不敢称追忆,我不识王小波。更无意学别人致敬,毕竟王小波曾在《黄金时代》获得台湾联合报举办的中篇小说大奖夺魁后称:

本书得以面世,多亏了不屈不挠的意志和积极的生活态度。必须说明,这些优秀的质量并非作者所有。鉴于出版这本书比写这本书困难得多,所以假如本书有些可取之处,当归于所有帮助出版它的朋友们。

在我眼中,王二如王子犹等《世说新语》中的欢爽男子。对于王小波创造了这么一个人物,说了这么一个故事,丰富我的生命,让我走入对男欢女爱的沉思,多了理解拉冈等哲人的材料。我只想对他说:「谢谢。」

注解:

[1]这个词汇有多种中文翻译,像是「畅爽」、「执爽」等,因为jouissanc包含性的愉悦,故笔者以为「欢爽」较为贴切。

[2]Womentellmorefibsthanmen...honestly!Fourinfivesaytheytellalieonadailybasis.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110136/Women-tell-fibs-men-honestly-Four-five-say-tell-lie-daily-basis.html

[3]生死的智慧:柯文哲(Wen-jeKo)atTEDxTaipei2013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AqatxbGZGsI/

——THE END——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