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什么样的爱情,才刻骨铭心

什么样的爱情,才刻骨铭心

2019-05-13心理网

文:罗雯丽丨心灵圈专栏作者

初遇若君是在她公司的楼下,泼翻了一杯咖啡之后,才发现咖啡早已将一个陌生男子的白衬衣染成了黄色。她连忙将纸巾拿出来为他擦拭,他却摆摆手,微笑道:“我办公室还有白衬衣,不要紧。”他的笑容干净清爽,不是很帅,但是令人舒服。熙芙执意跟随他去了他的办公室,等他换下衬衣,可以带回去洗。自然还有送还的时候。这样便熟识了一些。

熙芙那时其实是有男友的,追求熙芙两个月,刚刚在一起两个月,便被熙芙折磨得不堪人形,只是因为熙芙发现他与前女友发了一条暧昧嫌疑的短消息,熙芙转身便将男友的手机从20层楼扔了下去。男友忍无可忍,命令她滚出他的家。她即刻离开了,可是不到三天,她便发疯一般的思念男友,可是微信,QQ,手机,她都被他屏蔽了。她想到他家去找他,问了门卫才明白,他已经搬走了。她在哭泣之中,跑到酒吧喝酒,与一个陌生男人一夜情,割开自己的皮肤,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坐在了办公室,扮演一个优雅的白领。

熙芙尽管知道自己和别的人不太一样,但她只认为是自己性格过度暴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已。她也不知道这是与她不断争吵的父母和性侵她的父亲有关的。

她从来就不明白父亲为何有这样许多的情人,而母亲为了这样的男人,忍辱负重,也不想离婚,口口声声是为了熙芙有一个完整的家。当父亲第一次走进她的房间的时候,熙芙真真切切的知道母亲就在厨房。熙芙哭闹着,将闹钟和书本拿起来砸向他的头,母亲却装作没有听见。其实她那时自杀了,母亲却又如救世主一般的哭哭啼啼的将她送进了医院,为她洗胃守候了一夜,最后母亲跪在她面前,求她“你就不要任性了,听妈妈的话。”她们母女二人抱头痛哭,自残便是从那时候开始的。那一些不可以碰触的情感,随着一滴一滴的鲜血,流了出来。

大学终于有了自由,她恨极了那个变态的家。她打了好几份工,才勉强坚持着支付了自己的学费,寒假暑假都不回家。好在每一年都有男孩子陪她,虽然总是不一样的人。因为这一点,熙芙早已被班上的女同学议论纷纷。只是,她们没有看过熙芙手臂上一道道的疤痕。那时,任凭母亲如何求她回家,她也坚决不再回去了。

那时的熙芙对于男生的依恋多于仇恨。熙芙无法忍受独自的孤独,也无法忍受没有人关心照料的凄凉。每当她觉得男友对她有忽略的倾向,她便会做一些事,让男友措手不及,有时候是生病,有时候是自残,有时候用性,有时候她会站在高楼顶喝酒。而她的男友们,或者是在她找到了更有钱的男人之后被踹,或者因为实在无法忍受她的控制欲而离开。由此,她对于男人的控制变得越发决绝。

熙芙几乎很少正常吃饭,因为她深知精瘦的身材是吸引男人的利器。她熟练的掌握着一套勾引男人的技巧,一个被她注意到的男人,通常不到三天,便乖乖的为她的生活买单,然后顺理成章的上床。不过,熙芙当然不会爱上他们。对熙芙来说,男人如此可恨,以至于他们只能为她所用。她对男人的爱,早已在父亲的折磨中消失殆尽。

她勾魂的眼妆,往日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迅速的过来与她搭讪并且要电话,甚至立刻订购一束玫瑰花,然后约会,上床,然后吵架,分手。可是若君没有任何“正常”的反应,仍然只是礼貌的报以微笑。并没有任何过多的举动。

这不可能。始终没有鱼儿上钩的恐惧,强烈侵袭着她的自尊。可是那欲罢不能的占有占有之心却愈发的煎熬着她。再见到他的时候,她装作不理他,可是他仍然没有太大的反应,仍然礼貌而温暖的对她报以微笑。他从来就没有主动约过她,甚至没有向她要过电话。

终于,她溜进了他们公司的年会,在他异样的眼神中,将自己喝得似醉非醉。他必须送她回家。在半醉之中,她忽然大哭起来,在床上,抱着若君,苦苦哀求他不要离开,并且,选择性的诉说了父亲虐待她的故事。

本以为接下来若君与她上床,并成为她的下一个提款机兼男友是顺理成章的事。不料,若君完全没有接招,安慰她之后,打扫完卫生间,仍然安安稳稳的为她盖好被子,倒了一杯水,关灯,睡在了沙发上。

这却让熙芙不知所措。那些男人,都是为了她的身体而来,为何自己送上门,他却不要?熙芙百思不得其解。黑暗中,她将自己脱成赤条条,送到了他的面前。

幽暗的月光之中,若君被推醒,却吓了一跳:“你这是干嘛?”

熙芙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若君仓皇而逃。

熙芙虽然觉得窘迫,但是对于若君倒是好奇上了。一个坐怀不乱的男人,脑子里装的不是性是什么?而且她意外的并没有因为这一次若君的离开而割腕或者跑到酒吧里发疯。有另外一种东西在她的内心生长。

再见到若君,熙芙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她开始尝试真正的与若君在微信上交流。

她第一次与一个男人交流,这是她的感受。以往都是调情和控制。她自己也讨厌那样的自己。

若君其实曾经深爱过一个姑娘。若君说,她是一个很美的姑娘,可惜自杀死了。

其实那时候他是非常爱她的,只是并不懂得如何爱。她很可爱,只是她脾气很大。那一次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大约是因为他周末需要继续留在外地工作,不能回家看她,由于若君那时脾气也古怪,她越是想要他解释,他越不想解释,于是他们在电话里吵架之后,她一怒之下,开着车上了高速公路。

车速越开越快,终于撞到了护栏,飞了出去。

他的后悔和自责从那时开始蔓延。

熙芙开始对这个男人同情心泛滥起来。

清明节,熙芙找了一个日子陪着他去祭拜他的前女友。看着若君伤心欲绝的样子,熙芙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也好像不明白。总之若君给她一种安定的感觉。

在若君的催促下,他们又共同参加了一个心理学的读书会,偶尔出去游玩一下。他们开始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终于,还有一天就是熙芙生日了,若君忽然问熙芙,“你有多少天没有割你的手腕了?似乎没有再添新伤?”

熙芙不知所措的抓住袖口,一阵局促。她其实向来穿着长袖,几乎没有人洞察过她手臂上的秘密。

“其实你不用隐瞒了,其实我前女友的性格和你很像,甚至眼神也很像。她那时为了让我知道我做错了,就站在我面前一刀一刀割给我看。我那时也不懂,只知道把她的刀夺走,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办。那时头很痛,痛到想撞墙,和她在一起,生不如死。”

“她去世了以后,我很痛苦,做了一年多的心理咨询,才知道,她很可能有边缘人格障碍。你也是有的,我问过你的同事。你换过无数个男友,常常喝酒,你的手臂上时常有新疤旧痕,如果不是因为你销售业绩不错,老板早就把你辞退了。”

“开始我与你接触的时候便有几分猜疑,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接你的招,因为这些招数我太熟悉了。那一天你赤裸着身体,倒是真的差点让我破功,可是我知道,那一次纵容了你,我就会又陷入到你的网中,你会觉得我只是为了你的身体和你在一起,你会又开始一遍又一遍的试探我,你会自残,你会演戏,你会哭,会闹。”

我知道我需要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爱,我很高兴你会一点一点的接近我,了解我。在后来,每当你对我发脾气的时候,我都选择沉默,并且陪伴你,我知道你需要的并不是责骂,渐渐的你的脾气也变好了,这一切,我都看在心里。”

大滴的眼泪从熙芙的眼睛里留下来。

其实在与若君接触的这些日子里,熙芙也有过一夜情,也和别的男人约会,不过是少多了,她发现与若君在一起会更安定,充实。对于若君,她还是小小的有“把他弄到手”的想法的,但是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若君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想要帮助她。

“和我在一起好吗?”若君说道。

熙芙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若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点着头,几乎不等他说完。可是太多的泪水,使得她也说不出话来。

PS:

熙芙的情况非常接近边缘人格障碍。

但是请注意心理问题的诊断的目的是更好的理解一个问题的成因,以及发展出可行的治疗方案,保险公司更愿意支付治疗费用等等,并不是借此对于心理问题给普通人帖标签和歧视。现实生活中,没有人能够完美控制自己的情绪,因此与某一项心理类似的症状可能会出现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中,我自己曾经有许多与边缘人格类似的情绪状态。但是并不代表我们真的是那样或者是无可救药。了解了一定的心理学知识以后,忌乱贴标签,伤害他人,损害人际关系

男性边缘人格障碍倾向于用暴力控制伴侣,女性则倾向于自残。通常来讲,女性在遇到了稳定有爱的男友之后,症状会大大缓解。男性则需要自己主动寻求心理治疗,因为对于男性来说,体力上的优势使他们更容易诉诸暴力。因为如果没有一个权威控制他们的行为,他们将非常难进入正常的人际关系。

并不是所有的边缘人格障碍都有一夜情方面的问题,也不是一夜情的人都有边缘人格障碍!

诊断请寻访当地医院,寻求专业精神科医生的帮助,普通人了解一下,仅仅用于增加对自我的了解!

——The End——

原题:遇到这样的男子,姑娘们还犹豫什么?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