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男人才可以出轨后回归家庭?

男人才可以出轨后回归家庭?

2021-07-13心理网

文:treasure丨来源于公众号好姑娘光芒万丈(goodgoodgirls)

题目有点儿长,但话糙理不糙。一日饭后,三个小伙伴扯闲天儿。

三个小伙伴的职业分别是律师、心理咨询师和电影编剧(读者请在每个title前自行脑补“没出过庭”、“没接过单”和“没上过院线”这几个定语)。

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三个伙伴聚到一起,自然是从人人可以拿来开涮的电影聊起。

于是心理咨询师小君提出了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编剧,你难道不觉得觉得《夏洛特烦恼》的三观很有问题吗?

我:愿闻其详。

小君:这部电影讲了,一个很烂的男人不论怎么烂,总有一个糟糠之妻不离不弃地挺他。

我没想到这部宣泄中年危机的不二佳作竟只被人注意到了结尾,觉得观众盆友真是好刁蛮。

律师小国却深以为然地补充道:没错,一般来说,一个人物在电影中会成长,最后会变好。而夏洛这个人在整部电影中是个堕落的过程,他只变好了一点点,即认识到了妻子才是真正应该珍惜的人。但是一个这么长的电影竟然只讲了这样一点变化?他还是这么的烂,还是那么无能,但马冬梅却还是对他不离不弃。

夏洛与马冬梅的拥抱可并非一个特例

我:终于懂了你们的看法,我也的确觉得这部电影的后半部分比前面差,但是现在看来,电影后半部分恰恰点燃了某一部分男观众的热情。因这部分男观众知道自己永远只能活得那么苟且,也不奢望自己真的能得到女神,但还是希望能有这样一场白日梦,做完之后回到黄脸婆的怀抱。哦,本来黄脸婆的怀抱他是嫌弃的,但是这部电影告诉他们,你尽管屌丝,但能够拥有这黄脸婆的怀抱就是成功,于是他们嗨了。

小君拼命点头。

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解释的信心。但是既然聊到三观,我决定提出一个琢磨已久,但有可能破坏这个夜晚和谐的问题:诚然《夏洛特烦恼》有这个问题,但你们没有发现一个更加奇怪的现象吗?

二位静静地看着我。

我:中国电视剧里只有男人出轨后回归家庭,但没有女人出轨后回归家庭。这是个铁律。到了《人在囧途》和《北京爱情故事》的时候,这个铁律扩展到了大银幕界。

大家愣了一下,小国随之反驳:“《甄嬛传》里甄嬛出轨了,且回家(宫)了。”

我想了想,否认道:但皇上并不知道甄嬛出轨,如果他知道,一定让这对狗男女死,但影视剧里面的男人出轨后的回归家庭可都是老婆知道后并原谅他的。

小君:那你说说,中国电视剧里到底哪些是男人出轨了被原谅了?

我:不胜枚举。第一次注意到个问题是高中时看徐帆陈建斌的《结婚十年》,徐帆陪着陈建斌奋斗了十年后,陈建斌对小十几岁的女助手心动并出轨。徐帆一开始牛逼哄哄地要离婚但是最后一集她原谅了陈建斌并和他抱头痛哭。之所以对这个结局印象很深是因为,我妈在看到这个结局的一刹那气得哇哇大哭,而全剧终三个字更加令她绝望。一年后,在李亚鹏苗圃主演的电视剧《我们俩的婚姻》中,李亚鹏和苗圃的闺蜜柯蓝发生了一夜情,就在苗圃发现真相,李亚鹏以为完蛋了的时候,苗圃竟然主动坐到李亚鹏的大腿上搂着他原谅了他,彼时我三观也有些碎裂。

婚姻注定如此?

他们回想起这两部电视剧,觉得有些道理。

小国拍案叫好:这是一个大发现,你应该写一篇文章!

我得到鼓励后继续陈述:这两个电视剧拍得都还算正常,没有特别刻意地宣扬某种三观。但是我在看《人在囧途》的时候愤怒了(注意是《人在囧途1》而不是泰囧)。那是一部贺岁片,一年没回家的生意人徐峥,和王宝强飞机火车大巴闹腾了一路,回到家中,最后发现老婆早就知道自己出轨,一直装不知道。徐峥当场快吓尿了,谁知道老婆原谅了徐峥,徐峥感动得抱着老婆哭得和傻逼一样。——看到这一幕时我真的很想知道,在大过年的时候给全国人民放这样一部电影,用意何在?

气氛有些沉默了。

我:难道这部电影就是要在阖家团圆之际,告诉老百姓:女人,都应该原谅男人,让他们痛哭流涕地回来么?那么请问如果是女人出轨呢,她能痛哭流涕地回到家中么?

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的影视工作者一直失语,但若干年后,一个让我心寒的电影被拍出来了,那就是《北京爱情故事》。这部电影把我的恐惧担忧完全展现了出来。在第二个故事中,王学兵总是在外面乱搞,他老婆余男终于忍受不了了,决定去夜店也搞一次一夜情来发泄/报复一把。她在夜店里浓妆艳抹、搔首弄姿,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但就在余男和夜店帅哥激情四射、箭在弦上的一刹那,她突然神志清醒,推开了那个男人,踉踉跄跄却毅然决然地回归了家庭,普大喜奔地结束了这段故事。当时我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心口一冰,联想到之前这一系列的影视剧,终于印证了我的看法——这个国家就是这样明目张胆地打着“家庭大过天”的名义,纵容男人的出轨,并限制女人的自由。

是什么在阻止余男走出那一步?

至此,大家酒足饭饱后美好满足的气氛被我彻底破坏了。

小君喟然叹道:所以啊,自古以来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从来没有“荡妇从良金不换”的说法。说明自古以来这个规则就是根深蒂固的。女人,一朝淫荡,再无清白。

一股女权主义的激情在饭厅荡漾……

小国试图从社会学角度切入:父权社会的本质,决定了男人必须要求自己抚养的是自己的子嗣。之所以女人对于这个事情的宽容度高,因为女人无论如何都可以确保自己抚养的是自己的子嗣。因此如果换到母系社会,女人出轨这就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在父权社会,男人浪的话,女人是可以容忍的,因为没有带回来别人的孩子的风险,然而反之不成立。

说得好有道理,但我又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

小君想到了《昼颜》:日本是一个极度男权的社会,却允许了女人出轨后回家,这个例子就不支持你的观点。

我想了想,补充道:确切地说,那是两个出轨的女人,一个跟情夫走了,但是那个回家的女人,心已经走了。诚如前面的甄嬛一样,她纵使回宫,已经全心全意爱的是果郡王了。因此中国和日本允许女人身心共同出轨,但不允许女人“玩玩”之后回到家庭。但男人可以回归的那种出轨却通常只是“玩玩”。

小君:那么就真的没有一个电影讲的是一个风流浪荡的女人最后回归家庭的吗?

我:好像还真的没有。且不说包法利夫人、安娜卡列宁娜的悲惨结局了(议题已经不知不觉地扩展到西方世界),纵然《蒂凡尼的早餐》里赫本演的浪荡女最后回头金不换了,她此前却没有和作家缔结婚姻,甚至连男女朋友都不算。所以西方世界能够对女性婚前的轻狂予以一定的宽容(实际上是很少的,更多的是《茶花女》这种必死的结局),中国也有妓女从良的佳话,但是绝对不能婚后出轨再回来。好莱坞电影《情归阿拉巴马》倒是讲了一个乡下女人隐瞒自己的已婚身份到纽约打拼,功成名就后得到市长儿子的求婚然而最后还是回到了乡下老公的怀抱。但这出轨无关“玩玩”而是关于一个女人寻找梦想。就说最最有名的《廊桥遗梦》,那也是梅姨一生的秘密,到死也绝对不敢让丈夫知道。因此,似乎真的没有丈夫张开双臂迎接一个浪女回头的例子。

小君陷入沉思:为什么允许女人变心但不允许玩玩?

小国:还是因为一个滥交的女人会给男性的带来风险。他辛辛苦苦养育的可能是别人的儿子。

我:但是你们有没有想到过,也许出轨并非男人的特权,而是钱带来的。我们再来想想,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影视剧,讲一个女强人和一个家庭妇男型的暖男的家庭组合,这个女强人是不是可以玩玩再回头?可不可以痛哭流涕地回到男人身边?

大家认为这个剧可以有。

霸道女总裁,求你只爱我一个

小君:那么决定出轨权的不是性别,而是经济条件?

我:很有可能。如果男人靠女人养,那么女人的出轨也不是那么不可饶恕。

小君:那不就是金钱赋予的权利吗?那不就是拜金吗?这么说来拜金是合理的吗?

我:拜金不能说合理,但拜金的背后有一定的道理。当原始社会人们的生命安全需要武力保障的时候,崇尚的是武力。当大家有了社会秩序,不需要武力保障安全的时候,就崇尚金钱。等到金钱再被取代了之后,就崇尚其他的东西。只是我在想,为什么经济条件可以换来出轨权?出轨是一种怎样的权利?

小君:一种伤害对方的权利。

我:不尽然。家暴是典型的伤害,但是男人家暴是不能被影视作品原谅的。

小国:家暴是一种直接对肉体的伤害,而出轨是精神上的,肉体伤害会致命,因此更严重。

我:那么精神上的伤害就小于肉体上的伤害吗?为什么这样界定?我还是不认为“出轨得到原谅”是一种伤害权,因为这就好比我现在在我家里K歌,我邻居不爽来制止我,假如我很有钱又很想唱歌,诚恳地补偿他一万块让他忍我一晚,如果成交,这就如同丈夫在不征得妻子同意的情况下出轨了,在妻子发现后被原谅而回归家庭。但是如果我故意唱K影响邻居睡眠,他来制止时我还甩他一脸钱,告诉他我就是要吵你得你睡不着,有本事别拿钱,那则是一种伤害。因此丈夫出轨的初衷是如同我想唱K一样,为了取悦自己,而非伤害妻子(邻居)。大多数的丈夫如果可以选择,他会选永远不被妻子发现,不伤害到妻子。因此我认为金钱带来的不是伤害权,而是自由权吧。

小国:一言以蔽之,有钱则任性?

大家又陷入沉默。拜金是错的,出轨也是错的,但是为什么好像变成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答案近乎陷入僵局。

小君此时提出:我们回到一开始提到的男权社会,这个社会由男人提供经济支持,女性承担家庭任务。这原本是早期社会,开始捕猎之后出现的一种分工,对于后来的农耕社会来说,男人的体力也至为重要。

我:这种分工延续到了文明社会,男性负责接受教育,从事社会职业,女性负责家务、哺育。男女二人的工作量也许是相等的,但是由于女性离开了家庭就无法支持自己的生存,所以被迫接受了自己低人一等的属性,容忍男性的伤害。

小君:可是同时由于女性不用承担生存的压力了,压力都给到了男人,她获得了相对简单容易的生活。

我:是的,“女主内男主外”与其说是男权世界的阴谋,不妨说是男人和女人的共谋。女人交出了自己的经济命脉,让男人提供经济支持,但也卸下了经济重担,由男人负担。

小国:没错,所以女人在获得物质保障的时候让渡了一部分权利给男人,比如一时的背叛。

我:但是在当今社会,男女共享教育权的情况下,男人已经越来越难完全承担家庭支柱了。但问题在于,为什么当今社会,女性在自己能够养活自己的情况下,还能够接受男人可以出轨(而自己不行)这种设定?为就连我好些北大毕业的朋友都认为可以容忍男性出轨一次两次。

未名湖畔好读书

小君:我认为一方面是精英教育从不教人际关系、婚恋问题。而大家对婚恋的看法很多时候来自于家庭教育。于是这种传统观念,诸如“男主外女主内”“贤内助”“家和万事兴”之类的观点,很容易在家庭乃至社会上代代相传。

我:我认为顺着刚才的思路,一个比较本质的答案是女性依然在经济上显著依赖男性,以至于离开男性后生活质量会下降。在当前社会,女性成为经济上的依赖方的数量远大于男性依赖女性的数量。说得直白些,如果女人挣得比男人多得多,她在被出轨的情况下把男人KO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因此,在当今社会,尽管女性可以养活自己,但是却带着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即女性应该选择比自己“强”的男人。这个“强”很大程度上是经济条件上的。因此尽管婚姻中的女人也工作,但是很大程度上其生活品质的保障依然是其丈夫。

又因此,其实剩女问题的根源,并非什么女性学习学傻了,不会施展魅力,不会交际之类的,我们都知道恋爱中只要有一个会耍流氓就能谈得起来,不需要两个人都会。

女人想追男人,可以造一场雨,也可以造一个没带钥匙的晚上

女人再呆,只要遇到那个偷走她衣服的少年就一切顺理成章了

我认为根本的原因是,很多优秀的女性不愿意让渡自己的一些权利来换取婚姻,却又执着于找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男人。找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男人将意味着活得更高的生活质量,这份质量不是没有代价的,是要以低男性一等的自由权来换取的。但“男女平等”这句话却又如此深入人心,所以,女性就被卡死在这两个条件里——“我要平等”,和“男人必须比女人优秀”。这两个条件所锁死的区域几乎是零。

一旦当这个买卖谈不成,女性就无法走入婚姻。这就是为什么没有那么强的平等意识的“小女人”都嫁得比较顺利的原因。不解开这个自相矛盾的锁定,就势必陷入择偶的僵局。

小君:天哪,我们帮国家解决了“剩女”问题!就是应该改变女性的观点,告诉女人,你也可以成为家庭的经济支柱!

我:是的。我们为什么不改变思路呢?为什么男人比女人多却好找老婆,因为男人可以向广大的、跨越阶层的区域里寻找配偶。但是如果改变思路呢?女性如果能够像男性一样扩大择偶范围,甚至向下一个阶层选择男性呢?——这样女性就获得了平等甚至更高的权利。“剩女问题”,也就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正当我们普大喜奔,为党为国家解决了这样一个难题的时候,小君提出了质疑。

小君:但问题是这样的阻力重重。社会对于一个家庭主妇的容忍远远大于一个吃软饭的男人的容忍。这会导致男人宁可烂透了也要在家当大爷而不是做一个暖男,因为一个什么都不干的横男人也比一个吃软饭的暖男被社会认可!——这就是《夏洛特烦恼》所表现的现象!所以,我觉得这部电影的三观很有问题!

天……我们谁也没想到这个讨论还能够回到《夏洛特烦恼》,这倒也是意外之喜。

编者按:作者与两位小伙伴讨论得热火朝天,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你又有什么想法呢?留下片言只语,大家也来讨论讨论呗~

——The End——

关于作者:豆瓣@treasure→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我想这虽然距离圣人的境界较远,但也罪不至死。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