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别再做那个,活在回忆里的人

别再做那个,活在回忆里的人

2019-05-13心理网

文:感觉先生丨心灵圈专栏作者

这些年我见过很多活在回忆中的人,老唐就是其中一个。

那天老唐约我吃饭,在一家火锅店,这厮足足迟到了30分钟,一见面就跟我连声说抱歉。

都限牌了还这鸟样,早早出门还给堵路上了,老唐喘着气说。看样子是下了公车一路小跑过来的。

你不是住大芬嘛,坐地铁不就行了?我纳闷地问。

坐公车舒服啊,没那么挤,慢是慢了点。老唐一边点菜一边回我。

这家伙,半年没见还真是变了。

老唐是我大学的死党,读书那时候老唐惜时如命,走路都恨不得飞起来,排队在食堂打饭还能掏出个小本子来复习,毕业后凭着华丽丽的成绩单和实习经历,如愿进了银行,半年前他所在的银行在关外开了个新的支行,他作为骨干被调过去做主管,转眼已经半年多了。

就在我寻思的片刻,老唐已经打了一碗火锅调料过来了,我一看,嚯!满满的一碗香菜。可我明明记得老唐以前不吃香菜啊,还说香菜的味道就跟放屁虫一样!当时为了这个事情我们一度怀疑他吃过放屁虫!

老唐你变性啦?你以前不是说香菜最难吃了吗?我问。

谁说的!我最爱吃香菜好不好!老唐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一边夹着牛肉和香菜往嘴里送,吃出了一副被人摸到G点的高潮脸。

老唐,小美怎么没一起来?我随口问到。小美是老唐的女朋友,也是我们那一届另一个系的。

听到小美这个词,老唐夹肉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埋头继续吃,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句:早分了。

分了?你妹的,这么大的事咋不早说。我骂了一句,果然,这半年还是发生了一些事。

老唐一口闷了杯里的啤酒,淡淡地说了一句:因为我一直不相信我们分了。

老唐和小美从大学时就在一起了,最开始他俩不认识,是有一次中午,小美在食堂打饭,打完才发现校园卡余额不足,就差一块钱。就在小美尴尬的时候,后面突然伸过来一只长满手毛的胳膊,“嘀”的一声帮小美补刷了那一块钱。小美回头一看,是老唐。原来老唐就排在她后面,本来专心翻着小本子呢,是听到了打饭阿姨的催促声,才反应过来。小美连声谢过老唐,然后问老唐手机号码想回头还钱给他。老唐本来几乎要脱口而出说“不用不用”的,突然发现这妹子长得真好看啊,瞬间改口说“好啊好啊”!小美当时一度错愕,本来只是想客气一下做做样子,没想到这人这么抠,连一块钱都不放过!

最后据说一块钱也没还,不过妹子在食堂请老唐吃了一碗酸辣粉,俩人惊讶地发现对方吃酸辣粉的习惯跟自己一样,都是不要酸不要辣!于是就在一起了。

毕业后俩人都在深圳找到了工作,一起租一个小房子,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做饭一起刷碗,一起在天台上啃着西瓜看日落,日子幸福得就像新闻联播的前半段。我们这些朋友都觉得他们俩就差领证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掰了。

老唐叹了口气说,怪我,没留住她。说罢夹了一筷子生的香菜,塞到嘴里,无声地嚼着。

再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老唐断断续续地讲了他和小美的事。

原来,在一年多前他们就开始出现问题了。中文系的小美,和老唐一样毕业四五年了,却还是不温不火地在一家小公司做着秘书的工作,领导还不好伺候,经常数落小美办事不利索,没少给小美脸色看。小美试过找其他的工作,但人家要么不招这个专业,要么嫌小美没有相关工作经验,备受打击的小美眼看着老唐的工资都翻番了,自己还原地踏步,心里又急又恼。老唐经常安慰她,“干得不痛快就辞了吧,重新慢慢找,我养你”。

小美觉得不是钱的问题,其实她压根不在意谁挣得多,只是害怕两人成长速度不同步,早晚有一天会走不下去。思来想去小美决定考公务员,既符合她的专业,又没什么工作经验要求,还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学习其他的东西。

老唐自然是支持的,还帮小美交钱报了公务员考试的培训班。可第一次考,自认准备充分的小美连笔试都过不了,因为深圳的公务员太难考了,名额少得可怜。

不甘心的小美,寻思着考回老家的公务员吧,那肯定能上,而且老唐和小美都是同一个地方的,回小美的老家也就是回老唐的老家。虽然老家公务员的工资不高,但在那个小县城也足以过上很好的生活了,而且凭老唐的能力,在老家那地方重新找一份好工作根本不成问题。

可这回老唐就不愿意了,他在深圳发展得好好的,觉得在这个大城市自己更有发展空间,这一点是老家没法比的。

两人就这个问题闹翻了,谁也不让着谁。后来小美坚持去考了老家的公务员,不出意外笔试顺利通过了。可老唐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在小美回去复试之前,他们认真地谈了一次,最终还是没有谈妥。没有谈妥的结果,就是分手。

送小美去坐车的那个晚上,两人还故意有说有笑,好像只是一次短暂的分开。

小美仰着头笑着问老唐,你还是会来找我的吧?

老唐捏着小美的脸蛋,说,不都分手了嘛。

刚说完,就听到候车厅开始播报列车进站的声音,小美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两人最后一次吻别后,小美转身进了检票的闸口,从闸口到站台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小美回头了好几次看老唐。老唐心都要碎了。

等到小美拐进站台,踮起脚也看不到她了,老唐才坐在候车厅外面的石凳上嚎啕大哭,不明真相的路人还以为这人丢了娃。

本以为故事到此结束了,谁知道过了半个月,小美回来了。

老唐大喜过望,以为小美回心转意。而小美是回来告诉老唐,她复试通过了,很快就可以去上班了。而且她家里有关系可以安排老唐进那边的大银行。小美心想着这下足以让老唐下定决心了吧。可老唐没有说什么。

两人又像以前一样一起做饭刷碗啃西瓜,熟悉的画面让老唐感觉回到了过去,唯一提醒老唐和过去不同的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小美都会躺在他怀里,嘟囔着说,就回去吧,深圳有什么好。

两人就这么心照不宣地过了又半个月。有一天小美趁着老唐上班,一个人收拾东西离开了深圳。老唐回家只看到空落落的屋子,还有一个信封静静地躺在桌子上。

信封里没有信,只有一个一块钱的硬币。

老唐把信封揉成一团狠狠丢进了垃圾桶,哭着喊,这算什么啊!睡了老子那么多次,一块钱就打发啦!

故事讲完了,老唐和我都陷入了沉默。我知道说什么都安慰不了他,只能叫着服务员再上半打啤酒。

过了一会,老唐突然说,你知道一条围巾可以同时两个人用吗?

我说,啥意思,剪成两段?

老唐摇了摇头,说道,就是俩人挨在一起,一条围巾同时绕着两个人的脖子。

我白了一眼,有病!

老唐没理会我,接着说,有一次我和她在等公交车,那会还是冬天,大晚上的冷风灌得我直缩脖子,她看到了,就把她的围巾解下来,挂到我的脖子上,又再绕回她的脖子上,我们俩就像连体婴一样被一条围巾紧紧圈在一起,走起路来就像两只并排的企鹅,她自己都被逗笑了,笑得咯咯咯的……

老唐讲得入神,直到突然“啪”的一声,火锅店的电源跳闸了,他才怔了一下。

火锅店老板高声安抚着骚动的客人,“没事没事,功率太高,跳闸了,一会就好,一会就好!”

在短暂的黑暗里,老唐又叹了口气,“后来用过的围巾,再也找不到那么暖的。”

我受不了他矫情的样子,吐槽他:“废话!再暖也没有妹子暖。”

刚说完,火锅店的灯又亮起来了,火锅电磁炉重启的“嘀嘀”声响成一片。

我问老唐,那你没打算回去找她?

老唐说,晚了,她回去没多久就有男朋友了,动作真特么利索,当秘书那会都没见她这么利索过。

说到这里老唐好像有点来气,酒喝多了的他用筷子敲着碗里的香菜说,她每次吃火锅都要盛一碗香菜生嚼着吃,每次吃之前还都得夹到我的鼻子底下晃悠一下,看我闻得受不了的样子她最开心了,真是烦人。还有,每次出门明明可以坐地铁,她非要坐公交,说坐地铁都是脸贴玻璃太遭罪,坐公车又舒服又能看风景,我简直无语。还有,三天两头嚷着要吃芝士蛋糕,还非得买那什么牌子来着,瑞可老爷的店。

咳咳,是瑞可爷爷。我纠正着。

对对,瑞可爷爷,妈的,贵的要死,一小块蛋糕要39块钱。老唐继续抱怨着,你说她有什么好啊,还不是我老宠着她,还有那次……

我看老唐有点收不住了,八成是醉了,就招呼老板买单。买完单我帮他叫了一辆的士,老唐挥挥手,说让我先走,他想一个人走走。我看他说话的样子好像清醒了不少,就跟他道别了。

坐上的士后我往回看,看到老唐驼着背,拖着步子走进了一家红色的蛋糕店。

那一刻,我似乎理解了老唐。

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就好像你还在我身边一样。

——The End——

原题: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