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心理网 > 家庭关系 >中国首部00后纪录片刷新90后三观

中国首部00后纪录片刷新90后三观

2019-09-26 09:32 心理网 家庭关系

第一批90后,马上30岁了。我也是。

我们这一批人,现在过的怎么样呢?

据说,是这样的:

我们这一代,的确很尴尬。主要的问题是现实的限制跟不上观念的变化。

我认识的很多人,结婚工作生活方式都想自己说了算,但是内心的束缚实在太多了。

“我得为了我爸妈着想,他们把我养大不容易。”“我得结婚了,我们家就剩我一个单着了。”“我是独生子,跑那么远工作我爸妈不放心。”....

总之,是在反复的自我与传统的斗争中,重复着一个本质性的冲突:

“我想做自己,却无法做自己。”

所以有时候,我真挺羡慕00后。

这也让我反思,我们的成长里出了什么问题?

一个孩子,要在什么样的环境因素下长大,才会有一个强大而独立的自我?当90后的我们有一天当了父母,又该如何和孩子相处呢?

最近刷屏电影《00后》刷新我这个90后的三观,也给了我一些答案。

01

“那是你的感觉,我觉得烫”

张同道本是一名老师,拍摄《00后》的初衷只是因为儿子的一句话。

2006年,他年仅4岁的儿子,一度对他所有的提议都说不,这让他陷入近百年前鲁迅先生同样的困扰:

今天,要怎样做父亲?

某个冬天的早晨,张同道洗完手,让儿子去洗手,结果儿子手一伸说:“烫!”

爸爸说:“不烫,我刚洗完。”

儿子说:“那是你的感觉,我觉得烫。”

“他才4岁,却非常严肃地看着我说了这句话”。张同道觉得,这个话是他4岁时不敢对他爸讲的,但儿子总是敢说出自己的感受。他很好奇,这新的一代人会长成什么样?

所以才有这部《00后》。

爸爸看到后,很严厉地骂她: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2岁的女儿没有被吓到,反而有点生气地说:

爸爸,为什么你总是爱批评我?

爸爸突然冷静下来:啊对,对不起哦。爸爸下次会好好说,然后和女儿击掌和好。

那一刻,我觉得很震惊。

一个2岁的孩子,都知道去正确表达自己的不满。她开始分辨了,什么是爸爸的感觉,什么是我的感觉。

我可以表达我的感受,我可以拥有我的感受。

我对爸爸说,你很幸运,你2岁的孩子,心理健康而强大。这一切的前提也是,爸爸明白:

再小的孩子, 都可以有自己的感受。

张同道本是教师,却用了整整12年去纪实,只为了解自己的下一代,他们内心究竟是怎样的。

而他拍摄的“芭学园”,是艺术家李跃儿为了实验一种以爱和自由为主要理念的全新教育方式创办的。

30年前,李跃儿还是个画家,业余从事美术教育。当她发现自己接触到的孩子们内心承受着巨大压力时,她很揪心。她决心研究并实践适合儿童天性的教育。

后来就有了“芭学园”。

而芭学园这三个字,在中国教育界,已然成为新教育学校的代称。

张同道说,《00后》是他“用12年,写给年轻父母的一封家书。”

12年,这封家书里,他究竟写了什么呢?

02

“人一旦被贴上某种标签,

就会成为跟标签一样的人。”

芭学园里,5岁男孩池亦洋,霸道蛮横,打人、抢东西、骂老师。

他时常身披红色斗篷,手拿一条竹竿。上一秒像正义的超级英雄,下一秒却说出“我要把你打成肉泥”“我要掐死你”这样的话,令人毛骨悚然。

活脱脱一个“魔童哪吒”。

最后被打的家长怒了,他们强烈要求把池亦洋“弄走”,幼儿园园长大李却组织了一个家长会。

她发言道:

“我们不能忽视的另一面是,池亦洋给孩子们树立了一个男性的榜样。他带领其他男孩立正、齐步跑、挖地道、玩打仗......让柔弱的男孩有了更多的活力,变得更强壮”。

“我们做教育的,并不是要让所有的孩子都长成同样的人。”

在所有人都只看到这个“魔童”恐怖的一面时,大李却觉得他身上有非凡的领袖特质。男孩都愿意在他手下当“兵”,有些女孩还特别喜欢他。

那是什么让他变得这么不守规矩呢?

大李分析道:因为他得到的“拥护”越来越多,越来越膨胀,最后甚至想用暴力让别人来顺从自己。

有一天,“魔童”又闹事了。这次,大李蹲下来,很坚定地对眼前这个孩子说:

“你不可以用暴力,用暴力去征服别人的人是没有出息的。”

而接下来,池亦洋的表现让大李都出乎意料。

幼儿园内两个孩子发生争执,池亦洋竟学着园长的样子,谁该道歉,谁先玩玩具,他都分析得头头是道,成功化解了矛盾。

后来的一年时间里,池亦洋从不可救药的“混世魔童”变成了“孩子王”。

大李说:“一个坏孩子是被塑造出来的。”

如果当时自己开除了池亦洋,他会给自己贴上‘坏孩子’的标签,本来不坏的,后来慢慢就真坏下去了。

我特别喜欢美国心理学家Howard Saul Becker说的标签效应:人一旦被贴上某种标签,就会成为跟标签一样的人。

二战期间,美国心理学家在招募一批行为不良、纪律散漫、不听指挥的新士兵中做了一个实验:

让他们每人每月向家人写一封说自己在前线如何遵守纪律、听从指挥、奋勇杀敌、立功受奖等内容的信。结果,半年后这些士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真的像信上所说的那样去努力了。

无论好坏,"标签"对一个人的“个性意识的自我认同”都有强烈的影响作用。给一个人“贴标签”的结果,往往是使其向“标签”所喻示的方向发展。

我记得,小时候很多长辈都喜欢给人贴标签。

上课爱动叫不守规矩,作业没写完叫不用心,和同学发生争执了叫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不想上学叫生性懒惰,考试考砸了叫不适合读书。

贴标签的潜在行为,会延续人的一生。

18岁没考上好大学叫“一生都毁了”,25岁没结婚叫“你再不结婚就嫁不出了了”,30岁没车没房叫“你好像没什么出息”,40岁去创业叫“这么大年纪了,还喜欢折腾”...

最后,我们便成了什么都不去做的人。

03

“除了学习、赚钱,

人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不幸的是,在幼儿园成为“领袖人物”的池亦洋,也没能战胜残酷的现实。

上小学后,无论他怎么学,作业总是做不完,考试也不会,成了班里的“差等生”。

他坐在最后一排天天挨批评,坐出租车哭、写作业哭、在操场上一边暴走,一边崩溃大哭。

他每天起床的时候在想: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什么时候我才能不用学习了?我的人生没有希望了,我人生什么目标也没有,这个世界上没有需要我的地方”。

没有幼儿园园长大李一样的耐心和帮助,池亦洋的心情跌到低谷,又无从发泄。十多岁的他,一个人累得直接睡倒在滑梯上,眼角还流着泪,那一刻我觉得这世界真是魔幻。

你能想象吗?一个原本具有巨大气场的孩子王,现在成了每天哭天抢地,耷拉着脑袋,低头不语的机器。

好在幸运的是,池亦洋的父母做了一个决定。

他们没觉得“我的孩子是差生”,而是决定“多给他做一些事情的机会,让他体验,让他自己从里头选”。

终于,池亦洋在中学时发现了他喜欢的橄榄球,从此他灰黑的内心世界里,出现了一道光。

2016年,15岁的池亦洋与队友代表中国出征世界橄榄球青年锦标赛,他穿着中国队的衣服,唱起国歌,我忽然想起,5岁时的他,是那个在操场上带着一群男孩唱国歌的孩子王。

我泪流满面。

他说:“当你有个人生目标或梦想之后,你会发现,人生不光是学习、赚钱、有车有房娶媳妇,人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而属于他那件最重要的事情,是打进世界橄榄球赛。

那年,他才15岁。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不再是这大千世界里的一个迷童。我们又有多少人,直至今日,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04

“记住我们想

让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

从小到大我都忘不了一句唠叨:

“你要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嫁个好老公,再生个一儿半女的,人生就圆满了”。

所谓的圆满,到底是什么?我又该怎么告诉我的孩子,人生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芭学园里的另一个小孩柔柔,教会了我很多。

柔柔是我最喜欢的,那类没有被程序化的小孩。她有个性,有灵气,唱歌、画画极其有天赋。

当她还在读幼儿园时,就会一个人站在山丘上,张开双臂,踮起脚尖起舞,开始作诗:

“风景风景,新的风景,我要呼吸一下风景。”

导演张同道惊呼道:“这是一个5岁孩子信口吟唱的生命诗篇”,太美了。

也因这份强烈的个性,她不合群也不顺从,大家玩的游戏也不参与,被集体孤立,被人说成“傻子”、“骗子”。

柔柔对老师说“我没有骗人”,一个人躲在小柜子里,哭得很伤心。

园长大李最终决定与所有老师一起讨论、商量解决办法。

她让被孤立的柔柔担任自己的小助手,提高了柔柔在小朋友们眼中的地位,让她多和小伙伴互动。最后甚至有小朋友说:我很喜欢柔柔。柔柔也变得自信乐观起来了。

但和池亦洋同样的悲剧,也在她身上发生了。

柔柔天生对数学一点都不敏感。上了小学,老师问她:“40的平方等于多少?”她一脸懵逼地说:“4900”,身边的同学惊呆了:“我的妈呀”。

柔柔非常羞愧,每次回答问题都左顾右望,生怕说错被嘲笑

她说,数学公式就像森林里的毒蛇:“数学就是地狱”。

而她的父母也产生了分歧。

爸爸的观念传统,提议柔柔去上数学蹲坑班:“怎么把孩子的成绩搞上去?你考试人家看成绩,其他标准没有”。

妈妈却坚决不同意:

“我宁愿她周末好好休息,做一些她感兴趣的事情,保留她的天性,保留她对学习的兴趣”。

她对爸爸说了一句话,“要以终为始,不断回望,记住我们想让女儿成为什么样的人”。

对啊,你看到她在产房出生的那一刻,听到她第一声哭的时候,你记得你希望她成为什么样子吗?

你会想,我的女儿,我希望你幸福。我要比我看到更多的风景,体验更精彩的人生,你的一生比我过的更没有遗憾吧。

最终,这句话,说服了顽固的爸爸。

爸爸妈妈的分歧,应该是典型的传统竞争教育观念和以人为本教育理念的激烈碰撞。

在大多数父母选择为孩子补课、考试、升学的大环境下,他们没有因自己的焦虑就逼迫孩子,不怕孩子掉队让自己脸上无光,而坚持保持女儿的天性和兴趣。

这份坚持,实在太不容易了。

毕竟,看过《小欢喜》的人都知道。那一摞摞试卷、一次次排名、课后还要再上N个小时补习班,做作业做到晚上11点的场景,过于真实。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被《三年模拟五年高考》折磨得死去活来,才能挤过一次次考试的独木桥。

在爸妈的支持下,柔柔放弃了高考,选择去美国读书。她的成绩几乎全是A+,还能教美国人数学。今年,还拿到了10个大学的offer,进了在美国排名前50的普渡大学。

这个保留了天性,又开始懂得与世界,与别人相处的孩子,最后立志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所以她选择了教育学作为自己的专业,将来去帮助更多的孩子,就像大李曾经帮助过她一样。

张同道的《00后》本打算拍完幼儿园就不拍了,但看到孩子进入小学后,他遇到极大的心理打击。

 “我看到那么有个性、那么快乐的孩子,一进入小学,整体遭遇了一场冰风暴。滑入了人生的低谷,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他不能善罢甘休。

他一定要知道这些孩子上了初中,高中是什么样,他们未来会是什么样。于是又开拍了。

现实世界里,很多父母和老师都把自己当成了监工。

她们喜欢问,我的孩子什么都不用做,只用学习就行了,这么好的条件他们为什么不珍惜。

我听着感觉像,我家的牢房条件这么好,牢饭美味,他们怎么不爱坐牢呢?

芭学园的园长大李在看完《00后》后说的一段话,让我非常感动:

看了《零零后》,家长们可以消除恐惧和纠结,带着安然的心去支持孩子度过困难和坎坷。

它使得看过这部片子的孩子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止自己一个人会有不足。

所有的困难都可以被克服,即使在异国他乡半夜被赶出家门,被全体同学误解也能转换,即使被自己特别喜欢的学校拒绝也还是会有很好的学校可以去,再大的坎也有突破的那一天。

值得时时警醒自己的是,当我们有了孩子,在我们对孩子产生了希冀、为孩子设定了目标之后,我们常常会忘记孩子是人。

在使得孩子达到我们的期望和目标时,孩子付出的努力是在配合我们。而这时我们很容易忽视这一点而忘记了对孩子感恩。

忘记了警醒,每次我们面对孩子气急败坏时,其实是我们自己没有学会帮助他们。我们自己的无能和无知却让小小的孩子去背负。

于是慢慢地在我们亲爱的孩子灵魂中,某些地方就会成为阳光无法照到的阴暗角落,时间长了那里就开始发霉。

在他们成人后,就可能常常从那里发出恶臭,污染自己的生活和社会。 《零零后》是一道特殊的阳光,它能穿透那些黑暗的角落,杀死那里的霉菌,让那个角落明亮起来,散发出阳光的味道。 这就是,柔柔的数学显然是班级里最差的,池亦洋愉快地交了白卷,这里不应该是生长霉菌的地方,这里应该是被阳光照耀的地方。 谨以此文,献给不断挑战和打破框架的90后。

- The End -

上一篇父母最可怕的行为,是舍不得放手 下一篇父母的权威感是如何丧失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