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爱情,本就无法计划

爱情,本就无法计划

2021-10-13心理网

文: JoyLiu丨心灵圈专栏作者

这是一个不是爱情故事的爱情故事。

事情的缘起是这样的,如果你看过黄凯莉用30天时间找到男朋友的TEDx演讲,可能你跟我一样有一种冲动想要去尝试一下它究竟可不可行。毕竟,就只要30天的时间,对不对?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还有一位,怎么称呼呢,我们暂且叫他男神大叔(下面简称大叔)吧,以及我的一群好闺蜜。

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认识大叔,说实话,大叔的长相属于野兽派,而我一直是外貌协会,所以love at first sight并没有发生。当然因为大叔跟我的闺蜜姐姐是好朋友,所以我早就对这位“男神”有所耳闻。

真正开始对大叔有好感发生在第二次跟他一起吃饭(跟很多人一起),大叔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告诉我我最喜欢的研究积极情绪的女神Barbara Fredrickson的两篇论文因为涉嫌数据造假而被迫撤回,告诉我“积极心理学之父”Martin Seligman其实喜欢让别人为自己和家人的头等舱和高级酒店买单……还有大叔说最讨厌鸡汤,最讨厌别人拿积极心理学赚钱的时候,我就惴惴不安的想:我写的是不是鸡汤啊?我貌似一直就指着积极心理学养活自己呢......

那是一顿毁三观的午餐,不过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看到大叔的爱憎分明和直率坦诚。

如果我用此刻最真诚的语言来形容当时的感受(因为我无法重现当时的感受),那就是:大叔让我开始思考,原来我没有思考过的一些东西。

☆“30天爱上我”

作为一个常年在感情方面比较被动的人,我没有想过我和大叔之间会有什么故事发生。

直到闺蜜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我被其他人误认为是大叔的女友,因为某一刻我们相视一笑的画面太过美好(其实我当时在想,我怎么都不记得有这样的画面,好想倒回去看看……)

当时我所知道的全部就是:我的确对大叔有好感,也许就是那份真诚,那份眼神里岁月无法抹杀的纯真和炽烈,那份好像无所畏惧的霸气和“哥就是跟你不一样,但不一样我也很舒服”的泰然。但是大叔年长我14岁,我也在想自己需要多大的勇气,去跟这个世界的眼光和岁月抗争。

不过想想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对自己的“终身伴侣”问题不温不火,也的确让自己觉得有些汗颜。

然后我就发现无比热心的闺蜜已经开始在我们的小组织里公布消息,闺蜜们已经无法抑制的发动了她们无比强大的YY功能,帮我勾勒出了一幅甜蜜瑰丽的爱情图画。那天我很开心,不是因为我对她们勾勒出的画面有多么的鸡冻(不得不承认姑娘们的想象力),而是因为就这样被关心着,被在乎着,即使她们讨论着那么天马行空的议题,也让我感觉到心里,有个地方被融化着,温暖着,震动着。

那天是11月19号,我决定跟当时的黄凯莉一样,给自己30天时间,去探索一个未知。

☆真正属于自己的路,从来都不是别人走出来的

在随后的一次聚会中,几个女神纷纷为我出谋划策,分享她们当初是怎样搞定男神的。

我发现女神之所以为之女神,是因为她们都是感情里的“高手”。我如果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先热情主动联系,创造机会在他面前出现,再进行突然的“冷却处理”。听着她们的故事,感觉Joy童鞋以前的岁月基本是白活了!原来女神都是这么追她们的男神的,而我却在被动中度过了这么久的时光……

一位女神说她先每天联系对方,如果对方不回信息,那么当天就不再发了,但第二天还会接着发,结果后来当20天过后,她停止发信息给对方的时候,对方反过来询问她的情况。我听罢,嘿嘿,就这么干好了。

可是我发现我并没有能坚持,在坚持了不到10天之后,我感觉自己完全败下阵来。其实发信息并没有那么难,只是到了后面我能够感觉到我在强迫自己发信息给大叔,而不是出自我本意。也许也因为大叔并没有给我什么特别热情的回应,也许也因为我好像真的做不到把它真正当作是一个游戏或者实验。

后来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可以复制的,也包括在感情里。曾经有一次做访谈,我被问到一个有趣的问题:“Joy,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家,在你写作的时候有没有尝试着去模仿他们?”我认真想了想,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有任何想要模仿的作家,因为我知道,就算莎士比亚再经典再完美,我也永远无法成为第二个莎士比亚,我能成为的,只有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Joy。可是到了感情里我好像就忘了,女神们的路是女神们的,而我需要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其实我还特意跑到大叔的学校里去上课,开始的第一周完全是因为想多在他面前出现,还寄希望于可以跟他一起午饭。说起吃午饭这件事情,第一周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勇气去问他是否要一起吃饭(因为我们都没有坐在一起),当我灰溜溜的在下课后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发现他也刚好要坐电梯,电梯门还没关的那个时刻,有另一位他的同学问道:要不要一起吃午饭?他说:我要先去健身房,下午1:30就要关了。我心想:还好刚刚我没问,不然也会被你拒绝.......

结果第二周我跑去问他问题(是真的有问题想问他,当然了,你也可以理解成找个理由坐他旁边),心想这次一定要问问他要不要一起吃午饭,结果我发现,他竟然带了午饭,并且在课间的时候就开始吃了!这是完全不给我机会的节奏!

后来我问自己:我到底要不要继续去听课,还有我除了去“勾搭”男神之外,是不是真的学到了东西?当我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对他们的分享有好奇时,就很坦然的继续去了,只是我没有选择再坐在大叔的身边(而且他每次好像也有比听课更重要事情要做),而是让自己带着一颗敞开的心,去听听可能会给我灵感的东西。

说真的我大概不到10天就已经基本没有按照女神的思路去追大叔了,因为我不是女神。

我也很遗憾自己没有把“实验”坚持到底,但我知道,当我都开始不欣赏不喜欢自己的时候,就是我的“实验”该停止的时候。

☆当我的“本能”遇上他的“本能”

有一次我们聊到本能,我想本能可能就是我们的初始状态或者说缺省状态,是我们没有被智慧之光锤炼之前的对待别人和整个世界的自动反应。大叔说他的本能是攻击,因为从小家庭里浓厚的学术氛围,他本能的就发现很多人言语里的“漏洞”,低智商和各种错误。他说心理学其实是对我们直觉的培养(对此我非常赞同),我们通过不断的练习和强化,把自己的直觉从本能状态训练为我们想要的直觉状态。

于是我开始思考,我的本能又是什么呢?

脑海里迅速出现了一个词:对抗。是的,我从小一直就很叛逆,任何常规和规则,我好像都不愿意放在眼里,对抗,就是我的本能。

所以那天我就在想,如果我的本能和他的本能相遇,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感觉攻击遇上了对抗,应该是上演一部战争片......)

说来巧合,两个星期之后我们又见面了(大叔可以说是我的老师)。因为当时我们在讨论一个关于兴趣的话题,我就很兴奋分享了一下自己过去的经历(从土木工程转到心理学)。当然我并不觉得一个人的“兴趣”是一成不变的,就像我研究天职(calling,可以理解成你事业里的真爱)的老师RyanDuffy说的,即使是一个人的calling,也会随着岁月变化,而且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部人,他们会同时有很多的calling。

当然也许是因为我很兴奋的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却没有去说明后面的话。大叔在跟我们公开化他在我们讨论过程中的想法时,说他听到我的话时,心里蹦出的一句话是:give it sometime(有点我们走着瞧的感觉)。说实话当时我心中充满了被人评判的感受,因为好像那些我没有说出口的,就自动被对方认为是我没有想到的。

我听到自己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你怎么知道我就要干一辈子的心理学?我早就决定要在合适的时机去意大利读个艺术的本科,早就想过要在我退休的时候(也许根本用不着退休,who knows!)成为一名全职作家,早就想过要实现我的音乐梦想(写歌,当然如果成为女主唱我也不反对),还有办画展,探险,办一所大学,为什么你要告诉我give it sometime?

当然当时我并没有公开化自己的想法,也许是因为我怕当攻击遇到了对抗,就真的上演成了一部战争片。

☆在我喜欢的人面前做自己

不过我并没有让这样的缄默持续很久。在回去的地铁上,我在群里跟大叔公开化了刚刚自己的想法和我对这个过程的觉察。

然后我突然想问自己,为什么我在当时没有跟他当面公开化呢?

我想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议题。我亲爱的来访者曾经说过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她说她本来是一逗比,结果在前男友面前变成了深沉狗。

这让我想到了之前读到的一个故事。说一个姑娘总是抱怨男人们都不靠谱,因为很多在网上聊得很开心的男士,见过几次面便杳无音信了。其实故事是这样的,姑娘在相亲网站上跟对她感兴趣的男士聊天,因为她很放松,所以她的风趣幽默,她的奇思妙想都展露无遗,一般很快对方就想跟她见面。可是见了面之后,姑娘因为太希望给对方留下好感,太想要讨好对方,太想成为她觉得对方“应该”会喜欢的那个自己,反而失去了之前所有的幽默风趣,所以男人们在见了她一两次之后就都失去了对她的兴趣。

我发现自己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也都没有逃离这样的怪圈。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不喜欢的人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但这并不是因为你故意向他们“暗送秋波”或者故意释放什么魅力,而是因为你并没有那么在乎他们,所以在他们面前,你只是很坦然的做自己而已。但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你似乎就没有那么轻松,小心翼翼察言观色,去揣测别人可能会喜欢什么,然后好像随时就可以出卖自己,成对你觉得对方会喜欢的样子。

我以为自己现在可以非常坦然的在在乎的人面前做自己了,不过好像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彻底。我想我之所以没有在当时把自己的想法公开化给大叔,更多的是害怕公开化之后他对我的看法。后来,我还是选择了公开化,选择了在一个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跟他说明了我当时的想法(虽然他没有给予我回应,但这件事情本身并不重要)。

这件事情发生的事件,刚好是12月19号。我好像也可以因此而对自己的30天,虽然是经历了不到10天就败下阵来的30天,做一个了结。

其实我觉得做自己和照顾到别人的感受本身是一种平衡,当我们相对自然的做着自己,但同时又有顾及到我们在乎的人的感受时,我们才有了一种灵动。

做自己,意味着接纳自己,并且接纳我们身上可能有对方不喜欢的地方,跟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和价值待在一起,而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而变成自己并不喜欢或者跟内心最真实的自己并不相符的样子;照顾别人的感受,则意味着我们可以去抱着同理心,去更好的了解对方的需要,去用对方更懂得的语言和行动去沟通和互动,这本身并不是没有做自己。

在爱情里,我们每个人最终遇到的,先是灵魂深处的自己,然后才是灵魂深处的对方。

☆30天我不“需要”爱上谁,也没有人“需要”爱上我

我们的生活脚步越来越快,似乎我们也变得愈来愈没有耐心。相亲网站和服务的兴起,除了与我们想要更多的选择之外,也同时印证了我们的不耐烦。8分钟速配,网站资料匹配等等,都似乎可以为我们“节省”大量的找对象的时间。其实我并不反对这些工具,相反,我鼓励你去调动所有的资源去寻找,因为你最期待的未来,是跟这个人生活上一辈子,而一辈子的默契,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但你别指望在爱情这件事情上有“高效”这回事儿。因为真正的爱与被爱,需要用一辈子去探索和实践。

真正的爱上一个人,总是一个很慢的过程。

通常我们所说的love at first sight,其实更多指的是迷恋(infatuation)。而这种迷恋,大多数都是活在自己的幻想里,跟我们的迷恋对象最真实的模样,可能相去甚远。如果你看了最近很火的电影“我的少女时代”,你可能会对女主角林真心摔得头破血流恳请徐太宇做自己,还有她卷起裙子在主人面前请求主任给她记过的这两段戏印象深刻。可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却不是这两段。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徐太宇在最后录给林真心的那段独白里说的:后来我才发现,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是不知不觉的......

我想这就是我坚持了10天就放弃的原因,因为这种“坚持”本身就并非出自真心。这个过程对我而言,好像是我先“决定”了我要喜欢一个人,然后去行动;而不是不知不觉的很喜欢一个人,然后愿意去为他付出。当然我并没有觉得这两种形式孰是孰非,先有“感觉”还是先有“行动”都看我们的个人偏好。只是在我看来,太过刻意,就失去了过程里的那份美好。

最终我们还是要尊重自己的感受。我想到林真心喜欢欧阳非凡,更多的是喜欢幻想中的“男神”,他们如果真的在一起,林真心也不一定会有多开心;而林真心喜欢徐太宇,的确是因为跟他在一起的她,有无穷无尽的能量,满溢的爱和那个发自心底的微笑。也许真的应了那句“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跟你在一起时,我是谁”。所以一个人到底是我的“欧阳非凡”还是我的“徐太宇”,恐怕只有在慢慢相处中才会了解。

大叔时常跳出来对我的“攻击”也好,还是善意却也充满评判味道的“提醒”也罢,那些他本能跳出来的时刻,常常让我有些难过。很多时候我觉得我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推上了审判席。为什么不能放下所有的预设听我表达,而不是把自己已经预设好的推给我?虽然我心中对大叔有埋怨,但我想也许他就是我的“欧阳非凡”吧,而我可能更需要一个,让我可以做自己,让我跟他在一起感受到温暖,爱意和力量的徐太宇……

我好像不是一个很容易爱上别人的人,所以对不起,30天我不可能爱上谁,我只能说我愿意去尝试。30天,我也不需要谁来爱上我,因为我知道我要的爱,需要在时间和空间里生长。写到这里还是很感激能遇到大叔,我想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智慧的光芒,和对成长的渴望,是值得我一直学习和敬仰的。

☆30天爱上“我们”

最终,我们谁也没有“喜欢上”谁。我自己打趣的想了想,我跟大叔的年龄差,就相当于一个00后的男生跟我的年龄差。如果一个00后的小男生过来跟我说:“姐姐,做我女朋友吧”,我估计会觉得这孩子真是胡思乱想。

但我却更加喜欢这样的自己,也更加欣赏他的美好。

我喜欢自己,是因为我没有再像原来那样被动,虽然我也不成功,但至少我开始行动了,至少我开始去尝试新的可能性。

我看着美好的大叔,不是因为他有多么英俊,不是因为他风度翩翩(虽然他的确也非常礼貌),而是因为他让我看到一个灵魂的灵动和光芒;当然我也因此而更加喜欢自己,因为好像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外貌协会,好像年龄也不会成为我评判一个人的标准,好像最打动我的还是心灵上的东西。

大叔,他会放下之间的历史,在别人都觉得“不再年轻”的年纪重新开始读书;

大叔,他会在黑板上写一个人的名字时,三遍用三个不同的字,只因为这个人说过3个字都是他常用的;

大叔,他会带着一脸冷峻,然后在你需要的时候很认真的回复你提出的,“learn it the hardway”怎么翻译,这样傻傻的问题;

大叔,他会告诉你他学觉得咨询其实是一种艺术,他会脸上略带不屑的告诉你科学是如何把你数据化,但你的人生却是1+1大于2的;

最重要的,大叔,他脸上透着的那种孩子般的天真和他话语里有些锋芒的智慧,好像就那么的和谐的同时在他身上存在。

而此刻我好想也更加懂得了自己,懂得我其实可以非常坦然的做自己,不用去因为怕被人觉得没有深度而故意装得深邃,也不用怕被人误解而羞于表达;

懂得了我不需要去重复别人走过的路,因为我唯一能成为的,就是这个独一无二的Joy;

懂得了我对艺术的追求,我对人生各种可能的探索,并不是朝三暮四;

懂得了原来我真的也可以去追求而不是等待“那个人”的到来,而且结果也不像我想的那么糟糕;

懂得了我需要的我的徐太宇,而不是欧阳非凡......

我想这仅仅是一个开始。30天也许遇不到“真爱”也无法真的成就什么,但对爱的实践,却只有在行动里完成。我想我就是大叔说的典型的书看得太多,行动的却远远跟不上的那类书呆子。

其实我发现,只要行动,我们就不可能失败。因为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更加了解自己,我们都有了更多的去实践爱的机会和更多的人生体验。现在我可以很坦然的跟2016年说一声:bring it on,因为每个新的一天,都是我去跟这个世界建立更深刻的连接,学会如何成为一个有爱的人,去更加接近自己的机会!

——The End ——

繁荣成长工作坊:用科学的积极心理学,帮你做更好更繁荣的自己!

原题:“30天爱上我”or“30天爱上我们”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