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在最亲近的人面前,你是否总是像个小孩?

在最亲近的人面前,你是否总是像个小孩?

2021-07-13心理网

文:高恒丨心灵圈专栏作者

事实上,我们确实把许多童年的愿望带进关系之中,期望伴侣满足所有我们在童年时没有被实现的要求或愿望。治疗师吉莉娜·普瑞蔻(JirinaPrekop)很喜欢在演讲中提到:有许多太太向她抱怨,先生有空时宁可看球赛也不愿陪她去散步,而且不再温柔体贴,上床时满脑子就只有性,根本不想亲密地相依偎。

年纪已近七十五岁但仍然活力充沛的她对听众说:“我听了之后,对这些不满的太太们说:‘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你们应该觉得高兴,先生是去看球而不是整天黏在你身边;而且,你们也该庆贺先生如今还兴致勃勃,你们之间还有性生活!’”

事实上,这个例子反映出太太试图在先生身上找寻母亲的替代功能,她们想藉此获得童年时代缺少的温柔及安全感“别人应该满足我的需求”是孩子的想法,但没有人能一直满足另一个人的需求,因此成熟关系的特质是:双方不期待对方必须满足自己的每一项需求。

类似的行为也会在男性身上发生,他们也会试图从女性身上寻求替代功能。可惜的是,恋爱中的男女以方面会无意识地希望童年的愿望得以实现,另一方面则会期望伴侣满足自己的种种要求,到最后,这场造物者藉此让人类物种繁衍不断的游戏,变成相互指责“你从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儿戏。

希望伴侣满足自己的期望和要求,办不到就指责伴侣的不是,这让男女之爱远离了原始的基调,忘却了关系中的爱意、性欲、心甘情愿以及纯然的给予和接受。

举个例子,我们希望伴侣能了解我们,其实是儿时一种对母亲的期望,是孩子想从母亲身上得到某些东西的投射。例如婴儿饿了就哇哇大哭,希望引起母亲的注意和喂食,可惜母亲无法清楚了解他的需求,反而因为哭声更感焦虑,从而开始考虑是否该让孩子养成定时喝奶的习惯,或者她就是搞不清楚孩子要的到底是什么!更有甚者,有的母亲在教养时全部以自己的方便为出发点,完全无视孩子的需求;或是母亲在生活中有不少问题要去解决,因而不能将心力全集中在此,根本无力倾听或注意到孩子想要什么。

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孩子,日后不仅会形成退缩性性格,还会产生错误的信念:当我试着表达出真正的需求时,通常没人了解我要的是什么,或是不把我的需求当成一回事,或者干脆拒绝我的要求——总而言之,结果都是令人失望的。也因此,这样的孩子会误以为,只要可以压抑自己的需求,就能避免期望破灭时的失落。

二十年后,当年的孩子长大了,也和某人坠入爱河。恋爱中两人在初期小心翼翼地与对方逐渐熟识,接着慢慢打开心扉——先是身体上的熟识,然后是心灵上的交流。(有些人,必须先有心灵上的敞开及互动,才有办法进入肉体亲密接触的阶段,但心灵深处的关系其实是建立在肉体关系上的。)

两人交往一段时日之后,潜藏于内心深处的要求可能逐渐浮上台面,双方于是进入一种像是幼小孩童的心灵状态,而这种状态源自童年时期没有从母亲身上得到足够的协助与支持。现在,他们虽然是成年了,却在不自觉中把伴侣放到母亲的位置上。

伴侣就像母亲一样,可能满足或是拒绝我们,而我们却把所有对满足、舒适和幸福的期望都交付在伴侣的手中。

更糟的是,现代社会中充满着各种错误的讯息,例如“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你是我的全部”等,于是,只要伴侣拒绝或误解我们、不愿也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或是有他自己的需求时,我们心中那个受伤的内在小孩就会再度闪亮登场。

关系越亲密,我们越会在伴侣面前敞开心房,也越容易经历内在小孩出现的原始状态,试图将伴侣放在母亲的位置上,苛求对方满足我们孩童时代的需求,但也正因为这是苛求,所以伴侣不可能做得到!

这样的期望是不切实际、无法实现的。不管我们的伴侣是谁,他或她都不是我们的母亲,试图要伴侣扮演母亲是不正确同时也是不可行的想法。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和父母及自己的童年和解,接受当时的状况。

我们必须充分明了,同时将这一点牢记在心:伴侣可以不必满足我们的要求,伴侣可以说“不”,我们不能要求伴侣总是说“好”。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有需求,或不该提出我们的需求,这是两回事,一旦压抑需求、逃避表达出自己真正的需求,这段关系无疑像是一潭死水,爱不会在继续流动。

男女会互相寻找对方,因为两性都需要彼此的存在,而且透过双方的互补,得以让双方的需求被满足,让生命完整合一。需求使我们变得更有人性,也让关系更有意义,但这不表示伴侣得满足我们的需求,需求与要求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要求是小孩的行为,需求则是人性。一个成熟的人要知道,面对自己的需求时不能预设立场,期待伴侣一定满足我们的需求,或要求伴侣非满足我们的需求不可。如果伴侣真的满足了我们的需求,我们应该把这视为一份礼物。

我们会因为害怕被拒绝而不敢表达出真正的需求。通常这种害怕被拒绝的感觉和现在的伴侣无关,而是来自童年的经历或过往的感情经历(反而与以前的伴侣有关)。而我们处理这些负面经验的方式,不外乎深藏于心中,试图忘记,或是再度面临类似的状况时以剑拔弩张的激烈方式来应对,例如要求、命令、抱怨伴侣“你可不可以至少做一次……”“你从来没有抱过我……”

说出这些指责的话语时,我们的心中早已预设立场,认定自己会被对方拒绝,甚至潜意识中希望对方拒绝自己,如此一来便能印证自己对伴侣的指责是有道理的。对许多人而言,与其当一个快乐的行动者,他们宁可沉醉在扮演悲情受害者的角色中。

事实上,我们可以换个方式表达出真实的需要,例如温柔地询问对方“你可以抱我一下吗?”“如果你愿意帮我做……我会好开心!”

伴侣能说出或是表达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与此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自己也能在关系中这么做,并且了解伴侣随时都能自主决定是否拒绝我们的需求。在表达需求时,要让伴侣能够自由决定是否在拒绝我们的需求。在表达需求时,要让伴侣能够自由决定是否接受或拒绝,而非武断地命令对方,否则伴侣就成了我们的奴隶,这样会严重扼杀关系的发展。

追根究底,每个人都得拥有面对失望的勇气,当我们的请求被伴侣拒绝时,要能勇敢承担那份失落、受伤的感觉;或是当自己拒绝伴侣的请求时,也能有勇气面对伴侣对我们的失望。当我们能够回到自己的中心、诚实面对自己,当我们能够学习到何谓真正的尊重及接受时,个人成长便开始了。

伴侣关系提供了独特的机会,让我们得以了解、发现伴侣的需求。爱打开了心房,提供了安全的避风港,在爱之中,人们是赤裸且不受任何保护的。在公开场合里,大家都很冷漠,试图表现出没有任何需求的样子,然而关系的基础并非建立在这样的态度上,假装冷漠、毫无需求对于关系的发展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

由爱而生的信任及亲密感,看似能提供足够的安全感让我们卸下冷漠的面具,然而事实上,这不但是无法随心所欲卸下或戴上的面具,同时也是深藏于我们个性中的一部分。对我们来说,表现出冷漠、不在乎是最直接的反射动作,要想到以其他方式来表现本来就很困难,但更困难的是我们根本就不知到还能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更甚者,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充满爱和尊重的关系提供了一切所需的条件,它让每个人都有机会觉察到自己的愿望、渴求和要求,并能适时地将它们表达出来——即使我们心中所想、所渴求的,不一定能(在关系中)被满足,我们还是能够坦然地表达自己。

关于“需求”,还有一个附带效用很重要。许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寻得真爱,拥有一段美好幸福的关系,而且能够与伴侣获得精神交流和心灵的共同成长;但问题是,大多数的心灵成长或精神启蒙之道都强调无需、无欲、无求,其内在深处也远离了关系的连结。

说到这,我想起了一个男人的故事。这位男士做过一项实验,证明光线可以作为养分的主要来源,让人活下去。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只依赖光线照射过活,没有吃下任何一种固体食物,只喝水及一些果汁。

这在医学上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他办到了,也证实了光线可以是人类来意存活的养分。他的体重只有在实验初期时减轻些许,之后便一直维持不变,实验结束后,他十分健康且充满活力。

然而,问题出在哪里呢?他之所以来找我,是因为在他进行实验期间,他的太太邂逅了另一名男子。就家庭系统排列来看,问题症结在于他单靠光线就能过活,这无疑代表着他的太太不再被需要了。

我们的需求让彼此的生活相连结,也让我们和大地相连结。通过需求,我们与大地交流,我们越能深刻体认自己的需求、认同自己的需求,并且不强压扼杀自己的需求,生命就愈发多彩多姿。

若我们硬是假装自己毫无需求,反而会让自己远离大地及人群。与世隔绝之人固然也能享受幸福满足的人生,但它们失去了与人交流的机会,也丧失了与万物连结的能力,也可以说,他们忽略了与人交流和连结,单独漂浮远去。

——The End——

摘自《幸福的修炼——爱恋、欢愉与成长》威尔菲德·尼尔斯著

原题:童年的愿望和成人的需求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