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婚恋情感>失恋>《芈月传》中的爱情解析:中国女性依然习惯依附于男人?

《芈月传》中的爱情解析:中国女性依然习惯依附于男人?

2021-07-13心理网

文:卢悦 丨 心灵圈专栏作者

当年我曾追过《甄嬛传》。这部剧的黑色结局,告诉我们,除了成为资深心机婊,女人,你别无出路。黑暗的现实,让你除了成为厚黑专家或者被碾压而死的蚂蚁以外,别无选择。

这一悲剧性的选择,来自在60年前时代,女人依然还是依附男人而存在的非独立个体。今天后宫剧的流行,是否也在说明当下社会中,中国女性依然命悬于男人之手?

很多女人都在面对婚姻危机时,会遇到这样的说法:如果我离开了这个男人,我的人生将是灭顶之灾。这个社会不会接受离婚的女人,更不会要带孩子的单身女人,我的未来将是一团漆黑。

当真如此吗?

当真如此。

如果你把一个小婴儿扔到火星上,她的未来就是一团漆黑。

但是《火星救援》告诉我们,如果你有足够好的智商和情商,你的未来依然在你手中。

由此可见,你做什么选择,取决于你拥有什么样的支柱。

人一生有四大支柱:他人、规则、能力、信念。

对于一个婴儿来说,她就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当这个人转身离开的时候,她的生命就宣告结束。

当她长大以后,就会陷入到一场纯情之恋。比如黄歇和芈月之爱,就是纯粹到让人发疯的爱。纯情世界里的所有话语,都是妈妈和婴儿的话语。其核心语言就是:你是我的唯一,没有你,就没有我,你我融合为一体,离开你,我就是死亡。因为我相信,除你给我的,世间再没有了。

这样的爱的特点就是极端,极端到把所有的黑暗、杂质和恶意都投向外界,而将所有的爱意和温暖都投向了彼此。

像黄歇这样的少小父母双亡的孩子,就把屈原作为父亲,而将芈月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或者把芈月当成了自己,而他成了芈月的母亲。

这样纯净的爱,有罗密欧与朱丽叶之爱,有梁山伯与祝英台之爱,这些爱的结局,都是死亡。因为除了死亡,这样的爱在世间别无存身之地。这样的爱,试图创造出一个幻境,一个世外的桃源,一个只有爱,没有恨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可以让他们远离曾经的创伤,曾经的失落和曾经的痛苦,就好像一个婴孩被父母打过以后,藏身于橱柜中的黑暗中,想象自己拥有一个王国,但最终还是要被父母发现一样。

梦要醒,肥皂泡要破,胃要饿,幻想终究是幻想,回避就是回避,问题还是要解决。

所以,黄歇无法保护自己的女人,就是因为他的人格水平还在纯情的世界里,无视外界的结果,就会让他无法在外界入侵他们的“伊甸园”时,可以保护自己的女人。(当然,对当时那个社会环境来说,他需要进化到张仪的水平才能真正四两拨千斤——这实在难为了他。)

而一直都生活在艰难世界里的芈月,是没有办法进入幻想世界的,所以她经常会说黄歇是个呆子。黄歇有她所需要的那种纯真的婴儿式的温暖,但实际上,这不是真正吸引她的,她的母亲就是黄歇式的人物——无力的慈母,连父王的宠爱,都是芈月帮自己的母亲争取来的,至于她的姑姑,更是如是人物。

她需要的是“大老虎”式的人物。她的父王可以给她理想化的投射的空间,但父王的去世,让她的命运急转直下,甚至性命攸关。

在一个人的爱之中,有三种倾向:向上的视角、向下的视角和平视的视角。

向上的视角,就是仰视之爱,可以为我们带来力量感;

向下的视角,就是俯视之爱,可以为我们带来价值感;

平视的视角,就是合作之爱,可以为我们带来完整感。

芈月从小就生活在向上和向下之爱中。相对而言,她的向下之爱拥有的最充分——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就可以为自己的母亲争取丈夫之爱;然后她其实是姑姑、弟弟和她的三口之家的首脑。这种充分的价值感会让她甚至有些膨胀,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和坚持,就会拥有胜利的未来。

直到在秦宫,弟弟面临宫刑之祸,她才发现自己的局限——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陪嫁而已。

此时,她才开始真正触及到向上之爱,而此时的秦王恰恰是她可以理想化的对象,他成为芈月失去父爱的补偿,这样的男人才会真正让她心动——因为这样的男人可以让她不必成为拯救者,而成为被拯救者——可以让她彻底放松;另一方面这个男人给她更大格局——吞并天下,教会她赢得世界的本事。

过渡性的空间:自我诞生的地方

那么,为什么秦王会爱上这样的小丫头?

义渠王给出了答案,义渠王告诉芈月,他不缺女人。不缺什么样的女人呢?像狗一样俯身垂首给他舔舐伤口的人。

换句话说,真正的王者,就是孤独者,因为他们具有的雄心和格局,让他们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群,好色的楚王是容易满足的,因为他的境界不高,随便来一个新鲜美丽的女人,他就会痴迷其中。

但对秦王而言,女色在情感中不占主要角色。他需要的是一个过渡性的空间。

什么叫过渡性空间?

每一个婴儿,都会有一个妈妈的世界,和爸爸的世界。过渡性的空间就是他的第三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可以将妈妈的世界和爸爸的世界代入进来,形成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可以是他的抱抱熊,也可以是一张毛毯。他可以用爸爸妈妈的方式对待他的抱抱熊,也可以尝试着让抱抱熊用爸爸妈妈的方式来对待他,他甚至可以尝试用不同于父母的方式来对待抱抱熊,比如他可以打它、骂它、咬它、亲它、扔它……就是在这样的世界里,他形成了自己。

身体是一个人的最早的过渡性空间,比如我可以选择现在吃,也可以选择一个小时以后吃,甚至可以不吃。我也可以选择现在拉屎,选择一个小时以后拉屎,甚至憋着不拉。我开始尝试着定义我身体的各种感觉,我可以尝试着定义我和抱抱熊之间的各种体验,最终,我可以尝试用自己的方式来定义和父母的关系。比如很多孩子在3岁以后和父母开始了长期的关于饮食方面的战斗。

最终,这个孩子开始发现,当他开始认同一些规则的时候,他拥有了一种价值感,比如孔融发现他让梨的时候,周围的环境是父母的夸奖和人们的敬意,此时他掌握了价值感的开关——只要他符合礼教,就可以拥有价值感,可以拥有被肯定的快感。

同样是遵循礼教,楚王和秦王是不同的。楚王遵循规则是以丧失自我为代价的,他是出于恐惧父王的责骂而按规矩而行的;秦王遵循规矩是以发展自我为补偿和奖励的,他每次做出符合规则的行为,都发现自己可以掌控周围的一切。

这就是两种认同,一种认同是出于恐惧的认同,一个总被父亲责骂的孩子,会渴望有一天也拥有权力可以任意责骂他人;一种是出于情感依附的认同,一个总被父亲疼爱的孩子,会渴望有一天也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王者可以给与他人。

所以楚王会在成为王者以后,渴望找到一个接纳者,他需要重新回到母亲的子宫里找到可以接纳的客体。南后对他的体臭的接纳,成为他宠幸这个女人的根本原因。

两种认同,决定你的人生是内陆河还是奔向大海。

而秦王的世界,不需要有一个妈妈接纳他——他已经拥有了充分的母亲的认同,他需要的是完成父辈的认同,他不需要具体的人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而可以在一个过渡性的空间,用象征的意象和父母融合。比如当他完成了统一江山的夙愿的时候,他可以在自己的世界和父母的世界里相逢。

编辑:苏子悦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