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心理网 > 婚恋 >要有被讨厌的勇气, 没准备好结婚是自己的课题

要有被讨厌的勇气, 没准备好结婚是自己的课题

2020-05-20 09:39 心理网 婚恋

-01-

第三夜提到,要处理好人际关系就需要“课题分离”。有些人就会疑惑,课题分离是否意味着关系的淡漠?自己是不是对父母有些不孝和无情呢?

书中给的答案是:课题分离是良好人际关系的起点,却不是最终目的。人际关系的终点应该是共同体感觉,即可以“在这里”的归属感。

阿德勒提出的个体心理学中,个体并不是指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而是个人不可分割的二元对立统一的价值观。精神与身体、理性与情感、意识与无意识都是一个整体。

不同的个人就组成了一个大的共同体。自己与父母是一个家庭共同体,自己与同事是一个公司共同体,不同的公司组成了社会共同体,不同的国家又组成了世界的共同体,现最大认知中的共同体是宇宙的共同体。

就像是世界地图一样,不存在某个国家在中心的位置,既然自己是整体的一部分,因此也就不存在自我中心。

在一个共同体也就意味着,他人是我们的“伙伴”,自己对共同体的关系是贡献,自己的价值体现在能够为共同体贡献什么。

在家这个共同体中,父母为家贡献了爱,子女也为这个家贡献爱,那么子女和父母的关系也就走向了合作以及融洽的关系。

-02-

从自我转变成共同体的途径之一就是有勇气,积极直面“人生课题”,即工作课题、交友课题、爱的课题。面对课题的恰当方法就是横向关系,但人们往往容易用纵向关系来面对课题。

亲子关系中,常见的现象是通过表扬或批评对孩子进行教育,在阿德勒看来,表扬或批评都是操纵,区别只是在于操纵的手段是糖还是鞭子。当家长在表扬孩子“你真了不起”的时候,其实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评价,是一种纵向的关系。

其次,阿德勒还强调,这种表扬并未强化孩子正面的特质,反而强化了“没能力”的信念。想象一下什么时候会说“你真了不起”?如果在做一件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这句话并不会出现。反而是自己通过些障碍的时候,才会出现,而那个时候是未获得能力的时候。

相比起表扬或者批评,阿德勒提出的建议是“鼓励”,用横向关系对孩子进行鼓励。把孩子当做是自己的朋友,当朋友信心不足的时候,你会怎么说呢?当朋友顺利表演之后,你又会怎么说呢?你会说“你真了不起”吗?还是会说“表演很精彩”?

“表演很精彩”更像是一种描述而非评价,而描述是横向关系的表达方式。纵向关系中的个体,特别是处在下方的个体,有种需要得到上位者认可的错觉,容易变成寻求上位者的认同的方式,陷入一种与他人比较的竞争关系中。

而横向关系中的个体,与他人的关系是平等的,能够体验到在共同体中的归属感,更清楚自己的能力以及价值。人只有在能够感到自己有价值的时候才可以获得勇气

-03-

当子女被父母催婚,自己挣扎着不接受父母的干涉,承受者被父母讨厌的压力,所需要的力量是勇气。为什么自己无法获得这种力量呢?

原因在于角色定位不清晰,已经分清楚“结婚”是自己的课题后,情感并未与父母分离,依旧期待着父母的理解,理解能够看到子女的痛苦,从而放下对子女早日成婚的期待。

当父母做不到时,这又形成另一对矛盾的关系,双方都希望对方的理解,从而又形成了另一种责备负循环。这个时候,子女与父母并未建立起家庭共同体的归属感,反而分成了两个小国,一个是进攻的“催婚国”,一个是防守的“被催婚国”。

运用横向关系的角色定位和语言,是修复两国的关系的途径之一。当父母问:“隔壁老江的孙子都三岁了,你什么时候结婚啊?”这个时候,不管子女的回答是肯定“很快”还是否定“远着呢”,其实意义并不大。

因为父母已经把自己放在了纵向关系中上面的角色,子女的回答并不会改变他心中的想法。

那么怎么样从纵向关系转变成横向关系呢?答案是,让父母成为朋友。假如把父母当成朋友,当朋友说:“隔壁老江的孙子都三岁了,你什么时候结婚啊?”

这个时候,你会怎么说呢?对损友,你可能会直接回他,“跟你有什么关系?”而对另一些朋友,你可能会开始袒露心扉,“不是我不想结婚,而是我没准备好结婚。

我觉得我需要多点时间。”接下来的对话,可能就是针对“没准备好结婚”的部分进行对话,这是否就把双方“对抗的关系”变成了共同解决问题的“伙伴关系”了呢?

结合上一夜谈到的课题分离,处理看到子女未成婚产生的焦虑是父母的课题,没准备好结婚是子女的课题。

分清楚这是谁的课题责任后,并不意味着关系的分离,而是用另一种合作的更和谐的方式,就像是拼图,各自找到了舒服的位置,建立起一个大的共同体,双方能够理解和帮助对方完成对方的课题

上一篇请别歧视,我们和你一样爱着自己所爱的人 下一篇第三夜:让干涉你生活的人一边去 催婚是父母的课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