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心理网 > 婚恋 >​为了孩子,婚姻要凑合吗?

​为了孩子,婚姻要凑合吗?

2020-07-07 09:34 心理网 婚恋

有一本书叫《野蛮生长》,这本书概括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特质。在一个规则重组的世界里,一切都在被重新解构,一切都在野蛮生长。

◇为什么我们会选择不离婚,却挣扎地生活?

我要苟且着过吗?愿意讨论这个问题的,往往都是不愿意苟且,但又不知道如何才能理直气壮地活的人。苟且就是当我们无法改善我们的情感关系,却还要勉强维持的一种生活的态度。

一方面我们无力解决问题,一方面也无法从问题中解脱出来,而只能挣扎着默默忍耐。换句话说,很多人会说,如果不是因为孩子,如果不是因为怕父母伤心,如果不是怕被人议论,我早就和他/她离婚了。

◇为了孩子,我们要凑合吗?

这几乎是所有在婚姻危机中的夫妻都会提到的苟且的最大原因。内疚感是很多夫妻的难题,在他们的观念中,单亲家庭的孩子似乎就是精神的残疾,这会对他造成终生的不可磨灭的伤害。

但事实上,很多优秀人物都是单亲家庭出身,单亲家庭真的对孩子有如此致命的影响吗?

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曾经对此做了调查得出了肯定性的答复:人们发现这个调查里有太多漏洞,在更科学的调查研究后,结论是:离婚家庭出身的孩子和非离婚家庭出身的孩子,在心理层面的差异不是很大,重点在于家庭的气氛和父母双方的状态。

并不是离婚会伤害到孩子,而是因为你的情商和心智程度不够高才会伤害到孩子。比如,当我们在婚姻中的时候,我们能保证我们对自己的情绪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吗?心理研究证明,对一个人一生心理能力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两种家庭,一种是过高的情绪表达家庭,一种是过低的情绪表达家庭。

过高情绪表达的家庭呈现为激烈的冲突,这会对孩子的精神发育造成严重影响,他会停止发展自我,而将精力用于应对外部强烈的刺激,其副作用在于他会过分敏感,将外界的风吹草动都列为红色警报。

过低情绪表达的家庭呈现为压抑的氛围,这也会让孩子因为缺乏足够好的情绪表达的环境,而失去了探索自我的机会,其副作用就是长大以后对情感有否认的倾向,过度追求独立,而对依恋有很强的抵触。

无论单亲家庭还是双亲俱在的家庭,都会有这两种倾向。对孩子最重要的不是父母到底有几个,而是父母的情绪是否有足够的稳定性,是否有足够的自我消化能力。否则就会出现各种情绪倒置的家庭,很多人长大以后都说自己不会对父母说真话,报喜不报忧,这是因为他们从小过度发展了照顾父母的生存能力,而无法发展在亲密关系中对他人产生依恋的能力。

我们的结论是,只要你的情商能力足够好,那你就可以做到在任何的矛盾中处理好自己的情绪,而不把自己的情绪让孩子承担,产生了“需求倒置”,让孩子来承担父母无法承担的情绪压力。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孩子就有自己的空间发展自己的情商。这和离婚与否无关,只和父母的情商有关。

◇亲密关系的支点在哪里?

英国研究人员调查发现,大多数人认为女性31岁时最美。这个年纪的女性,多半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兼具自信与美貌,魅力值处于巅峰状态。

研究人员调查2000多名男女志愿者后发现,约70%的受访者认为自信是美丽的关键因素,67%的受访者认为外貌非常重要,47%认为判断一名女性是否美丽要看她的风格。一个成功者和一个失败者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他是否在任何时刻都能坚挺自己的价值,而不是总是自己给自己杀价。

对自己有什么样的自我预言,决定了我们在婚姻中的表现。如果我们对外界的看法就是小红帽里的世界的话,那么我们就会不得不忍受婚姻的折磨;而如果我们对外界的看法是相对中和一些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那么我们就更能去追求好的生活。

我们经常可以在婚姻中看到当下中国人的世界观,用一本畅销书名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世界如此险恶,我们要内心强大》。我们当下的社会心理必定无法摆脱中国过去的影响。近百年来,中国一直都在动荡中度过,有太多精神创伤,更不要提我们的社会环境的巨大变迁,让我们无法再用稳定的文化价值观来面对亲密关系中的问题。

于是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60年代的父母的婚姻文化无法应对80后年代出生的孩子所面临的世界——几乎所有的来访者都会告诉我,当他们走上社会的时候,他们会有一种被父母欺骗的感觉。因为父母许诺的那个世界并不在现实中存在。

◇父母所承诺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一个用牺牲和道德以及家族文化来建构的世界,但早在解放以后,那个世界里的家族文化就被破坏掉了,虽然在中国的二三线城市,家族文化依然还有它的生命力。在解放后,单位这个组织在某个程度上承接了维护婚姻稳定的守护者的接力棒。在解放前,婚姻问题会在家族内化解;在解放后,风化问题成为决定一个人一生前途的大事。

改革开放后,单位的影响也逐渐式微。中国文化开始从熟人文化进入陌生人文化。尤其在大中城市,人都以碎片化存在,陌生人之间的支持甚至会高于亲朋好友,家族的力量此时非但不再是支持的力量,反而成为压力的来源,每年春节都会爆出的“应对逼婚指南”就是明证。

70后、80后、乃至90后的父母们的婚姻观还是来自过去的年代,可支持婚姻的社会体系已经崩溃,他们观念的落伍过时也是必然。

于是当市场进入婚姻的时候,拜金主义、女性主义等竞争文化开始滥觞。在过去女人的形象是以道德至上的弱者来制衡男权文化,用内疚感把男人强留在婚姻中;但现在很多女性有了自我觉醒的意识,她们从小接受的是竞争文化。

可是很多人又从过度妥协走到了过度竞争的另一个极端,整个社会都不知道如何用平常心面对竞争,从过度牺牲和妥协的文化,到过度掠夺和自恋的文化之间,我们的婚姻始终找不到足够好的支点支撑。

于是我们对亲密关系有很大的幻灭感,我们不能相信男人的承诺,也不相信女人的美丽,似乎两者都是速朽的,面对婚姻我们没有足够的思想武器来武装自己,父母的那套已经不堪使用,而当下的危机又日新月异,微信陌陌等这些社交平台都让我们日益发现维系关系的艰难。

如果女人的年龄是关系最大障碍,那么,婚姻又有什么意义,因为婚姻就意味着我们要一起白头到老。70后的父母大多对孩子没有那么强烈的关注,起码那时孩子还是自己上下学,校门口还没有淤积大量的父母或者爷爷奶奶们。

大量的80后和父母非常黏连,边界不清。很多人婚姻出问题的原因不只是二人关系不好,很多是和彼此的父母有了冲突,甚至是彼此的父母之间有冲突,这个婚就结不了了,或者日子过不下去了。于是就会出现父母为孩子活,孩子为父母而活,而谁也不为自己负责的现象。

在当下的中国,婚姻成了一个人完成青春期的场所,这是一个让人无奈的事情。大量的青年男女,因为长期被封锁在学习的世界里,对A片甚至做爱都很熟悉,可是却没有完成青春期最重要的事情:分离个体化。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尝试建立自己的个人的世界,建立相对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从父母的世界脱离开来。

但很多人的婚姻就是因为被父母所迫而进入的,在进入婚姻的时候,他们没有太强的动力,也不知道什么是感情。紧接着,他们又被催促着生孩子,往往到了生孩子以后,他们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婚姻。

这个时候,他们的困境是:如果我要坚持自我,我就会伤害到父母。因为父母已经将他们的一生奉献给我了,如果我坚持走自己的路,那就意味着我将会让他们失去寄托的期待,如果

◇没有了我,他们何以为继?

到底是毁了我来维护他们,还是毁了他们来维护我呢?很多人都在咨询室里问我。

其实这也是我们文化的困境:当个体文化遇到了集体文化,我们该何去何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建立的孝文化和追求自我解放、实现个人成长的自由主义文化,是火拼还是兼容?

这个本来应该在青春期就完成的分离个体化的过程,被放在了婚姻中,甚至有了孩子以后,想要拥有自我的夫妻们,缺乏足够的应对上一代父母冲突的经验,他们羽翼刚刚丰满,还没有飞翔的能力,就要面对巨大的挑战:我该为我自己而活,还是为孩子而活,还是为父母而活?我该如何平衡这三者的关系?

在当下中国的文化语境中,在婚姻中追求个人自由,还不太被社会所认可,看看我们对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但如果让这一代走他们父母的老路,那是万万不可能了,因为他们的父母隐忍压抑的婚姻态度,是有文化和体系的支持的,但年轻的一代没有。

在一个规则重组的世界里,一切都在被重新解构,一切也都在野蛮生长。这是一种无组织、无模板的成长,一切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许我们只能一次次地试错,然后找到真正的道路。

上一篇男女出轨,原因完全不同,对婚姻的杀伤力也不同 下一篇中年人的婚姻,只谈孩子,不谈感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