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心理网 > 科普 >当一个人站上道德的制高点,ta不过是在借力打力

当一个人站上道德的制高点,ta不过是在借力打力

2020-07-28 09:37 心理网 科普

最近,青2训练生、拥有超过1000万粉丝的网红林小宅“无缝衔接”换男友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很多网友都在指责她的行为。到了14号,林小宅工作室已经亮出了律师声明,表示部分微博用户使用“出轨”“小三”等字眼侮辱林小宅,损害了其名誉权。

看了看,喷点基本都是“没有空窗期就是不诚恳”,还有人说“拍这种照片的有几个是好女孩?”

纵观互联网,不难发现这种类型的发言还蛮常见的,比如什么“小三就活该被打啊,谁让ta当小三”“女生穿这么暴露活该被强奸”“这男的娘里娘气的,骂他怎么了?”……例子举不完。

我就想说:

我十分好奇这些人到底是哪来的底气轻轻松松站上道德的高地,摆出一副“你就是不道德,所以我怎么喷你怎么骂你我都对”的样子?

 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权力感“爆棚” 

首先,我们先解释一下什么叫“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这种情况的心理学含义其实是,某个人认为自己有权力用道德这个工具去评价他人。“站在高处”,通常就是说一个人拥有权力(power),而正是“道德”这个工具,给了这个人权力感。澳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罗德尼·霍尔(Rodney B. Hall)就说过,道德,就像金钱、军队一样是一种权力感的来源。

其实,道德这件事本身就是站在权力上风向的人决定的。

“站在高处”,通常就是说一个人拥有权力,而正是“道德”这个工具,给了这个人权力感 | pixabay

拥有权力的人能控制舆论风向,站在他们自己的角度上,他们绝对不会说自己不道德、不正义。结果就是,拥有权力的人就是“正义”的、“道德”的。

在现实生活中,“强权者拥有道德的解释权”这个现象也很普遍。比如妈妈说什么永远都是对的,她摘路边的花儿就是欣赏自然的美,你摘路边的花儿就是没有社会公德。

既然道德是权力上风向的人决定的,当我们在自己所认同的道德体系中占上风时,我们就相当于通过道德这个工具,向有权力的人“借”了权力。借到了权力后,就开始用它去“批判”别人。

批判这个动作本身,也是一种权力者向非权力者施压的表现。当我们对别人进行道德批判(moral criticize)的时候,道德成为了我们批判的理由和工具,通过这个动作,我们的权力感便得到了增强和巩固。

在这次林小宅事件中,由于我们的道德体系认为“无缝衔接换男友”是不忠诚的表现,是不道德的,因此很多人就对“辱骂林小宅”这件事拍手称快,甚至跟着去骂。

在我们的文化环境下,“认为感情应该有空窗期”的人们站在了道德的上风向,他们认为自己拥有批判和惩罚他人的权力;“没有空窗期的人”站在道德的下风向,就容易被批判、被惩罚。

 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自信又快乐” 

人们热衷于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并不是因为道德批判本身多么有趣,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权力感会令人上瘾

德国著名政治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Max Weber)给权力下了这样一种定义:权力是这样一种可能性,即一个处于一种社会关系中的行为者,能够执行自己的意愿,而不管他人的反对,并且无视这一可能性依据的基础。   

当你在一个社会关系中拥有权力的时候,你就对这段关系中的其他人有至高无上的影响力。当你是老板时,你可以影响所有公司决策的立废和每一个员工的去留;当你是某一领域的天才时,这一领域的所有学者都唯你马首是瞻;当你的武功天下无敌时,你可以取任何一个人的性命而逍遥法外。

在高权力感的影响下,人会变得更自信、更独立,也会获得更强的自我控制力。同时,高权力感还可以提升个体的自我效能感,让人拥有更强的“我能完成任务和达成目标”的信念。

快乐吗?听起来相当快乐啊。

不仅在政治和职业领域,权力关系实际上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当一个人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去批判别人的时候,ta就是借力打力,在享受高权力感带来的快感。

看看那些在微博上大放厥词的人,是不是每个人都看起来兴高采烈、神采飞扬?

 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孤而不独 

道德批判的“妙处”,除了它能赋予人高到爆棚的权力感,还有就是它不会让人感到孤独,甚至还能给人以归属感

按理说,高权力感意味着孤独,有一系列研究都能证明这一点。拥有高权力感的人更不喜欢注意和听取别人的意见,更不在意别人的情绪,更不愿意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也对别人的苦难漠不关心,难以共情。

听起来是不是很让人讨厌?通常,一旦一个人令人讨厌,就没有人愿意和他呆在一起,就会变得孤独了。

但一篇发表于2015年的研究发现事情恰恰相反,高权力感反而能削弱孤独感。

在该研究的实验一中,研究者通过使用权力感量表和R-UCLA孤独量表,发现在权力感量表里得分越高的人,在孤独感量表中得分越低,它们呈现一个负相关的关系;

在实验二中,研究者通过情景回忆、角色扮演等方式,启动了被试临时的权力感,再对被试进行孤独感调查,发现那些进行高权力感启动的被试,孤独感显著小于那些被进行低权力感启动的被试。

这两个实验说明,无论是特质性的权力感(用权力感量表测量出的),还是情境性的权力感(使用启动实验激发的),都会削弱孤独感

另外,该研究的另外两项实验还验证了归属感在高低权力感和孤独感之间的中介作用。研究者让一部分被试扮演老板,另一部分被试扮演员工,以启动被试的高、低权力感,之后再让被试填写归属感量表和孤独感量表。

结果发现,拥有高权力感的人,拥有更低的归属感需求,因此更不容易感到孤独;低权力感的人则相反。

但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这里讨论的一直都是“权力感”,而不一定是实际拥有权力的人。实际拥有权力的人并不时时刻刻都受到权力感的影响;而并没有真正拥有权力的人,却有可能通过“站在道德高地”等方式获得很高的权力感。微博上那些喜欢喷人的人,自己有几个真正拥有高权力呢?

借用一下玛吉·斯密斯在《唐顿庄园》里扮演的老夫人所说的那句著名吐槽吧:

站在道德的高地上,你不冷吗?

上一篇我嗅到了胜利的味道! | 胜利者真的闻起来更香吗? 下一篇我们为什么愿意看名人倒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