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心理网 > 人际关系 >煤气灯操纵:对方自信地撒谎,以至于你开始怀疑自己

煤气灯操纵:对方自信地撒谎,以至于你开始怀疑自己

2020-07-30 09:38 心理网 人际关系

1、“可能我记错了?”

2016年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

“约翰·奥利弗让他的同事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参加他那个极其无聊且收视率奇低的节目。我说‘谢谢,没兴趣’,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

可是,奥利弗并没有发出那个邀请。

奥利弗是美国著名谐星、脱口秀主持人、左翼激进派的评论员。显然,他没有兴趣获得特朗普的肯定,也不在乎特朗普怎么看他,更不在乎他们未来的关系如何。他不可能给特朗普发出邀请。

显然,特朗普在说谎。

但当奥利弗企图澄清的时候,特朗普提高了赌注。在一个电台采访节目里,他坚持声称奥利弗向他发出了邀请,而且不止一次,是四五次之多。

这时,奥利弗开始动摇了。如果特朗普对被邀请上节目的事如此确信,也许自己真的邀请他了?

“这么自信的谎言,还真的让人乱了分寸。”奥利弗后来在节目里说道,“我甚至反复核实,生怕哪位工作人员无意间错发了邀请。当然,最后我发现没有任何人向他发出过邀请。”

特朗普对奥利弗所做的,就是教科书式的“煤气灯操纵”。

“煤气灯操纵”的概念,来自于美国精神分析师罗宾·斯特恩的一本书《煤气灯效应》。在书中,斯特恩这么描述这个概念:

“煤气灯操纵是一种情感控制,操纵者试图让你相信你记错、误会或曲解了自己的行为和动机,从而在你的意识里播下怀疑的种子,让你变的脆弱并且困惑。”

在心理治疗中,罗宾·斯特恩一再发现这种让人说不清、道不明,但又实实在在存在的精神虐待现象。她苦于无法用一种适当的方式来定义它,直到她看了《煤气灯下》这部电影。

电影中,男主角给了女主角一枚胸针,看她把它放到手提袋里,然后偷偷地把它拿走,接着再向她索要这枚胸针。女主角怎么也找不到胸针了,但她清楚地记得放进手提袋里了。于是,男主角下定论说:“亲爱的,你可真健忘。”一开始,女主角还会说:“我并不健忘。”但是,随着类似的操纵越来越多,她不禁开始怀疑:也许他是对的,我真的健忘。

男主角这样做的目的,是刻意引导女主角变疯,以霸占她所继承的遗产。女主角真的慢慢地“疯了”。她无法确信,自己看到的煤气灯,到底是在变暗,还是在变亮?为什么自己看到的明暗,与他说的不一样?她不知道,他在暗中操纵煤气灯。

《赫芬顿邮报》资深记者梅利莎·捷尔特森,在报道特朗普煤气灯操纵奥利弗时说:“特朗普的言论如此信誓旦旦,以至于奥利弗不禁开始怀疑真相了,尽管他很清楚特朗普在撒谎,这就是煤气灯操纵的强大力量。”

本来,你认为自己长得还算好看,但当一个人一次又一次地说“你真丑”的时候,你还那么确信吗?

本来,你对自己的人际交往能力还是蛮自信的,但当一个人一次又一次地说“你没情商”的时候,你还那么自信吗?

当你开始怀疑自己的外貌、能力、魅力的时候,你就被对方煤气灯操纵了。

2、你是如何被“煤气灯操纵”的?

6年前,我的右手隐隐发麻。不太严重,但那种感觉始终在,有些影响心情。

一位姐姐很热心,开车送我去一家很远的骨科医院,她认识院长。做了检查,拍了片,颈椎有些问题。然后我们返程,进了市区之后,我不想太麻烦她,顺路找了个公交车站,让她把我放下,各自回家。

这件事之后一段时间,领导对我说,“XXX说,你很没礼貌,下车的时候连声感谢都没说。”这怎么可能呢?人家帮了我,表达谢意,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素养。

首先,我在内心真的感激那位姐姐;其次,作为一个在职场上工作了近20多年的人,说“谢谢”这两个字几乎成为一种本能反应。

尽管觉得我不可能那么没礼貌,但领导说得那么确凿无疑,我还是很仔细地回忆当天下车时的情境。但我记不起来,我到底说了还是没说“谢谢!”我似乎也没那么确信自己说了。

这不是孤立事件,领导经常说我没礼貌、没情商。而这样的评价,我很少在其他人那里听到过。

“你太敏感了!”“你就小心眼!”“你就是不孝顺!”……在心理咨询中,来访者告诉我,他们身边的某个人,经常这样评价他们。这样的评价,让他们感觉到深受伤害,甚至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显然,这就是煤气灯操纵。罗宾·斯特恩把煤气灯操纵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操纵行为比较少,程度比较浅。

这个阶段主要特征是:

  • 你的认知还是清晰完整的,你对煤气灯操纵者的话并不相信,你相信自己并不是他说的那种人。

  • 你的行动正常,可能尝试纠正对方话里的错误,但不会费太多精力。

  • 你的情绪多多少少会受影响,想起那件事,你会感到困惑、沮丧和焦虑。

第二阶段:操纵行为经常发生,程度逐渐加深。

这个阶段的主要特征是:

  • 你的认知变得有些模糊和不完整,你开始怀疑自己,觉得也许自己真的像煤气灯操纵者说的那样。

  • 你的行动开始有些应激,你经常需要为自己的言行辩解,你寻找证据证明煤气灯操纵者是错的,还极力跟他争论。

  • 你的情绪经常被搅扰,觉得自己钻牛角尖,有时甚至到了绝望的地步。

第三阶段:操纵行为成为你们关系的主导,煤气灯操纵者经常对你的自尊、能力、人品进行全方位打击。

这个阶段的主要特征是:

  • 你的认知被扭曲,你完全认同煤气灯操纵者对你的评价,甚至开始主动证明他是对的。

  • 你的行动变得僵硬、笨拙、小心翼翼、不敢辩解,甚至连争论的力气都没有了。

  • 你精疲力竭,甚至完全无力无助。

“煤气灯操纵都是从糟糕发展到更糟的过程”,罗宾·斯特恩写道:“它占据你思想,控制你的情绪。最后,你陷入了完全的抑郁状态,看不到希望也感受不到快乐,甚至无法记起以前的自己——那个有着独立观点和自我认知的人。”

3、如何摆脱“煤气灯操纵”?

煤气灯操纵者对你最核心、最终极的摧毁就是你的自我认知。因此,摆脱煤气灯操纵的关系,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坚定自己的自我认知。

基于这种理念,罗宾·斯特恩认为,摆脱这个给身心造成严重后果的症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核心非常简单——你只需要理解一点:你已经是个优秀的、有能力的、招人喜爱的人,不需要一个理想化的他人的认可。

“当然,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她说:“当你意识到你不需要别人就可以给自己下定义时——也就是无论煤气灯操纵者怎么想,你都是个有价值、值得被爱的人——你便踏出了通往自由的第一步。”

这是在认知层面做功课。在行为层面上,罗宾·斯特恩又给出了一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理念:只要你不再试图赢得争论或劝对方讲道理。或者,你只要选择退出,这个“煤气灯探戈”就没法再跳下去。

要摆脱煤气灯操纵行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争论!不要争论!不要争论!

假设一个偏执型的男人,总是怀疑女友对其他男人有意思。我们来看看怎么做:

男人:“你没看到那个男人在色迷迷地看你?那个问路的男人,只是想勾搭你。你跟每个路过的男人都频送秋波,你就不想想我有什么感受?”

女人:“他们有色迷迷的了吗?我有送秋波了吗?我根本没有这样,你怎么能这样看待我?”

女人在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这是邀请对方加入“煤气灯探戈”的对话方式。

男人:“你没看到那个男人在色迷迷地看你?那个问路的男人,只是想勾搭你。你跟每个路过的男人都频送秋波,你就不想想我有什么感受?”

女人:“呃,那是你的感觉,我并不这样认为。”

停止争论,这是终止“煤气灯探戈”的对话方式。

“煤气灯探戈”中的双方,都在强调“我是对的,你是错的”。为了避免对错之争,你可以说:

  • “你说的对,但我不想继续争论这个问题了。”

  • “你说的对,但我不希望你用这种方式和我说话。”

  • “当你不骂人的时候,我愿意继续对话。”

要退出争论,你可以试试,找一句可以概括你想法的话,然后不断重复。

  • “请停止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我不喜欢。”

  • “我不会继续争论下去了。”

  • “你对着我吼叫的时候,我可不想说话。”

我特别喜欢罗宾·斯特恩推荐的坚持自己认知的几句话:

  • “我知道那是你的感觉,但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 “我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

  • “那是你的认知,和我的不一样。”

“对于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要坚持对自己的基本判断”,这是我在咨询中经常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我的认知我作主”——即不相信,也不争论,紧紧抓住自己内心深处的真相,我们就可以摆脱他人的煤气灯操纵。


上一篇如何与客户建立成功的辅导关系? 下一篇越是依赖的人,越渴望自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