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知识>心灵鸡汤>继父比妈妈小八岁

继父比妈妈小八岁

2021-10-24心理网
(一)呀!充其量是个大男孩!

1999年9月,我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历经黑色七月的炼狱,终于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妈妈喜泪长流,把那张精美的印刷品反复看了好几遍,哽咽着细语:“燕子,你真是妈的好燕子,妈这辈子知足了,知足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的情绪始终笼罩在难以名状的矛盾之中,既有对新生活的向往,又有远离亲情的苦痛。离家的日子指日可待,我十分珍惜余下来的分分秒秒,除了上街陪妈妈买一些必要的东西,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家务劳动中。我把家中所有的衣服被褥通通洗了—遍,把每个角落都进行了打扫,每天都提前做好妈妈爱吃的饭菜等她归来:尽管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永远无法补偿妈妈为我的付出但我还是想尽自己所能给妈妈带来一丝宽慰。

1999年9月16日,是我上学校报到的日子。站台上站满了送孩子入学的父母,妈妈也在其中,虽然她而带微笑,一副若尤其事的样子,但我清楚,我们都在极力把离别的愁绪用微笑遮掩起来。当火车徐徐开动的——刹那,泪水还是悄然地溢出了我的眼眶…

随着火车的加速,站台上的人群渐渐远去,妈妈的影子也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朦胧的泪雨中。我闭上眼,一股内疚之情潮水一样在心底涌出……

我8岁那年,爸爸和妈妈的感情发生了裂变,身为药厂供销科长的爸爸,那时在本省同行中可是个炙的可热的人物。终于有一天,爸爸苦着脸提着那只常用的保险箱,住到一个比妈妈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屋子里去了。后来,许多热心人当着我的面对妈妈提起有好的再处一个吧,不要苦了自己。我听了十分反感,总会鼓着腮帮子大声说:“妈!你要是把别的男人领回家来,我就跑!”以前的我是多么不懂事呀!

离家后第一次给妈妈打电话,哭了个天昏地暗,谁也说不出话来。最后,妈妈啜泣着说了句“要好好儿吃饭”,我哽咽了大半天,说:“找个伴儿吧。”

后来,我每次打电话,都要督促妈妈尽快找个老伴儿,她先是怪我多事,好好学习就行了,后来就说那也不是上市场买菜顺手就划拉一筐。

2000年1月18日,我大学第一次放寒假,妈妈把我接回家。我一进门,就发现家里的变化:多年松动的门拉手被钉牢了,灶台上掉了很久的那块瓷砖镶好了,卧室也换上了新灯管,靠窗户处还新添了张写字台。我盯着妈妈的眼睛,调皮地问:“妈妈,坦白交待,是不是遭遇了爱情?”妈妈的脸刷地红了,目光也移向了别处,嗫嚅着说:“死丫头,胡说啥?”我不服气,把发生变化的地方指给她看,她的脸更红了,小声地说:“这事儿,我正要和你商量。”

那天晚上,应妈妈之邀,妈妈的那个“他”来了我家。一见面,我就愣住了:呀!充其量就是个大男孩儿!中等个子,白净脸儿,虽然蓄了胡须,但还是遮不住神采奕奕的青春年华。

饭桌上,妈妈刚倒完了酒,他却端着杯子抢先说话了:“燕子,你妈妈大我八岁,我大你十二岁,这是横在我们两人之间的一道鸿沟。燕子,咱们三个都算得上是知识分子,我想不能这样看问题。只要是两人真心相爱,年龄之差又算什么呢?燕子,我如果有资格当你的继父,也请你多做做你妈的工作。”我笑着端起酒杯,心里说,这人倒是挺实在的。

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多。送走了他,妈妈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挺好的!一点也没有陌生感。妈妈,你的眼神告诉我,你爱他。虽然你们的年龄是有点差距,我看你们还是挺快乐的。该出手时就出手!”


(二)咳!还真挺够“哥们儿”的!

那天晚上,妈妈在枕边向我说了认识他的经过:我走后,妈妈寂寞难奈,便写一些小文章投稿。她以前曾是小有名气的业余作者,虽然搁置多年,但由于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文字功夫没撂下,很快就在地区报纸上发表了几篇作品。在一次县文化馆召开的业余作者创作会上,结识了在文化馆文学部任主任的他。通过几次交往,他们彼此熟悉起来,两人不幸的婚姻经历和共同的爱好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他曾试着向妈妈求过婚,但都因妈妈考虑到年龄的差距而搁浅了。

在寒假里,我曾多次劝妈妈把和耿叔叔的事儿定下来赶紧办了。妈妈老是疑虑重重,多次向我坦露了内心的担忧:他比我小八岁,再过十年我五十四岁,他才四十六岁,作为男人正是大好时光,而我则成了老太太;还有他文章写得很棒,谁知啥时一炮走红,那时他还会爱我吗?虽然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既然青春已经不在,何苦还要浪费生命呢?妈妈则说,孩子,你妈还能经受得住—次情感挫折吗?

2000年春,学校开了电脑课。我在中学是学俄语的,面对电脑课上的一串串英语词汇,我简直是鸭子听雷,一堂课稀里糊涂地下来,啥也没学到。老师劝我,最好有台电脑。那段日子,我十分苦恼,妈妈为了我的学费和生活费,已竭尽全力了,怎么可能再为我买台电脑呢?

五一节,为了补电脑课,同时也为了省点儿钱,我没有回家。那天晚上,耿叔叔打电话询问我没有回家的原因。我伤感地说,如果有一台电脑就好啦!电话那头,耿叔叔语气很坚决,说道:“燕子,你放心,这事儿叔叔帮你解决。”我说:“叔叔,算了吧,一台电脑少说也得几千元呢!”耿叔叔轻松地说:“燕子,你小看了叔叔不是?告诉你,我最近有一笔稿费就到了,帮你买台电脑还是绰绰有余的。”当时我嘴里说谢谢心里却将信将疑,谁想到耿叔叔的话很快就成了现实。

那天,春雨如丝淅淅沥沥地下着。传达室打电话找我说家里来人找。我想妈妈怎么来了呢?便急急地跑了去,一眼看到了雨中的耿叔叔,他面前放着两个大箱子,见了我先抹了把额头的雨水,然后说道:“燕子,你们的学校真美丽,我真羡慕你。”我惊讶地问:“耿叔,你咋来了?”他指着两个纸箱子说:“来给你送电脑呀。”我看着朝思暮想的电脑,高兴得跳了起来,竟然摇着他的胳膊问了句:“耿叔叔,啥时我管你叫爸爸呀?”耿叔的脸微微—红,催促道:“快上宿舍吧,赶紧把电脑装上。”

同宿舍的同学都为我有一台电脑而高兴,小胖刘儿问我,他是谁呀?我拍着胸脯儿自豪地说:“当然是我爸爸啦!”我说这句话时,发现耿叔叔的眼神充满了喜悦和自豪。

晚上,耿叔叔请我到饭店吃饭,叮嘱我—定要好好学习,妈妈一个人供我不容易:我说:“耿叔叔,你和妈的事进展咋样啦?你是个男人,应该主动点儿呀。”耿叔叔满有把握地说:“燕子,这事好办,水到渠成,像你妈这样历尽沧桑的女人,遇事考虑得周到一点是必然的。”

回到宿舍,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开了,有的说你爸爸真好,有的说你爸爸真年轻:我嘴里应付着同学,心里却在埋怨妈妈:“这样好心肠的人遇上一个多不容易呀,真是可遇不可求,你还老是犹豫啥呢?”

过了几天,妈妈在电话里把我埋怨了一顿,批评我不该向耿叔叔淡电脑的事儿,他为了凑钱给我买电脑,把自己心爱的摩托车都卖了,东跑西颠的没有辆摩托多不方便呀。我听了,心里很是感动,不知怎么就冒出了一句:“咳!他还真挺够哥们儿的!”妈嗔怪地说:“别瞎说,再过几天,他就成你爸爸!。”我欣喜地问:“妈!你终于跨过了那道鸿沟!我真为你高兴!”
继父比妈妈小八岁(三)


(三)唉!这事儿可难为了他们!


暑假回家,发现家里多了个小女孩儿;见我开门进屋,她惊喜地张着双手喊道:“燕子姐回来啦!”我一愣,惊愕地问:“哎一--!你是谁?”小女孩儿目光低了下去,双手不安地扯着衣服的下摆,小声儿说:“我是你的妹妹小凤儿呀。”“我妹妹?”我瞪大眼睛看着她,从她的眉眼鼻子嘴巴上看到了我的爸爸和后妈的影子,心海瞬间掀起了—排风浪,哼了一声重重地把背包摔在床上。

妈妈从厨房里奔了出来,看着低声啜泣的小女孩儿,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说:“燕子,咋这样对待你妹妹呢?来,帮妈干点活儿。”

妈把我拉进厨房,慢慢地和我说起了这事儿。

原来,就在妈妈准备和耿叔叔结婚时,她收到了爸爸从监狱里寄来的—封信。信中说,他由于经济犯罪被判十年徒刑,他本身是罪有应得,可是苦了才13岁的女儿小凤儿,在没入狱时,她妈就因肺癌入院,估计现在恐怕不行了,希望她看在小凤儿是燕子亲生妹妹的份儿上,收留小凤儿。

我说:“你就这么好心眼儿,难道你忘了爸爸当时是咋对待你的啦?”

妈说,当时她的心里也是很矛盾。想到那个女人把自己的丈夫硬生生地抢走,现在眼里都冒火。可是一走进教室面对像小凤儿同龄的学生时,心里就隐隐作痛。爹妈再错,和孩子有什么关系呀?小凤儿是燕子的亲妹妹,怎能不管呢!再说,怎么能和一个快死的人和一个在监狱的人计较呢?妈妈思考再三,毅然地去了医院,在病床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凤儿妈泪流如注,艰难地翕动着嘴唇,恳求妈妈收下小凤儿这个女儿。面对—个生命垂危的病人和跪在面前泪流满画的孩子,妈妈的心软了,说了句:“都别说啦,从此后,小凤儿就是我的亲生女儿!”这件事儿妈妈始终没和耿叔叔说,她觉着没法和人家说,心想等事情过后,再慢慢和他解释,他能理解就理解,不理解就拉倒,反正有小凤儿作伴儿不寂寞就行了。小凤儿妈出殡那天,耿叔叔老早就跑了来,忙前忙后,—直帮着安排完丧事。在往回走的路上,我妈妈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心想,事情反正我已做下了,爱咋发落就咋发落吧。在没人处,耿叔从妈妈手里夺过小凤儿的手,拍着胸脯叫着妈妈的名字说:“你也太小看人了吧,这么大个事儿咋不跟我说一声儿呢?你是个老师,是个母亲,你应该这样做。从你处理这件事儿来看,我没有看错你,更加坚定了我和你结为夫妻的决心。”

妈妈的诉说,使我对这两个普通人的高尚情操肃然起敬,我一把拉过一直默默流泪的小凤儿,紧紧地揽进怀里,心里暗暗地说:这事儿可真难为了他们!

晚饭时,我对妈妈说:“妈,既然这样,你就赶快把耿叔叔接来吧,还犹豫啥呢?”妈说:“唉!你耿叔叔的母亲病重,他回老家山东了,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四)嘿!真是好事多磨!

家里多了个小凤儿,增加了许多欢乐,她虽然有时还会想起妈妈,但忘得也快,整天跟在我的身后叽叽喳喳地问这问那,妈妈见我们相处得很好,脸上常挂着满意的笑容。整个假期早,我发现妈妈常常心不在焉,常常是呆坐望着一个方向若有所思。我知道她是在思念耿叔叔。每逢此时,我便拉着小风儿到外面去玩儿,好让妈在已不年轻的心中保留一份少女般的情思。

2000年国庆节前夕,妈妈打电话说,他们准备国庆节结婚。听了这个消息,我心里甜甜的,真为他们马拉松式的爱情结局而高兴。放假前,我特意为他们买了礼物,怀着激动的心情踏上了归家的列车。

然而,当我兴冲冲地赶到家中时,等待我的却是失望和不幸。小凤儿哭着告诉我说:“咱妈出了事儿。前天晚上,她为一个学生补课回家,在路上,被—辆出租车撞倒,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两条腿都严重骨折。妈和耿叔叔怕你着急没告诉你。”

我匆匆赶到医院时,耿叔正为妈妈剥橘子。妈妈的脸色很平和,看不出受伤后的痛苦神色,含情脉脉地望着耿叔叔。耿叔叔神情专注,正在细心地摘着橘子瓣上的丝网,见我进来,他把橘子递到妈妈的手里。提起暖水瓶说:“燕子回来啦,你俩先唠着,我去打开水。”我掀起被子看见妈妈两条腿都打了笨重的石膏,胳膊上也缠着绷带,心疼得嘤嘤哭出了声。妈妈叹了口气说:“我倒没什么,就是苦了你耿叔叔,你说,人家图咱们的啥嘛?”耿叔叔这时打水回来正好听到妈妈的话,他给我倒了杯水,对我说:“燕子,你妈哪样都好,就是老见外,都这时候了,还说这些干啥呢?”我双手接过水杯,苦笑着说:“耿叔叔,真是不好意思,事情老是出差儿。”耿叔叔轻松地笑了,说:“我不是说过嘛,好事多磨。居家过日子,谁家还没个沟沟坎坎的。”

假期满了,我还是磨蹭着不肯走,硬是被耿叔叔“撵”着回了学校。

人回到了学校,心还是留在了家里。担心妈妈的伤情,我每个星期都要打电活询问。——次是小凤儿接的电话,她神秘地告诉我说:“燕子姐,你就放心吧,妈已经出院了在家养着,耿叔叔天天都来,饭都是他做的,现在回家才5天,就给咱妈洗了两次头呢!”

2001年新年前夕,我接到了耿叔叔的电话,他高兴地说:“燕子,你请两大假早回来两天吧,我和你妈准备在新千年的第—天结婚。”

新千年的第—天的清晨,披着初升太阳的朝霞,耿叔和妈妈乘坐的彩车,终于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和小凤快步走上前去,分别把新郎新娘的红花戴在两人的前胸,然后拉住两人的手,深情地说:“爸爸妈妈,女儿祝你们永远幸福。”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