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知识>心灵鸡汤>温尼科特《独处的能力》之原来你就住在我的身体

温尼科特《独处的能力》之原来你就住在我的身体

2021-09-01心理网
原来你就住在我的身体”——好的内在客体
原着:温尼科特
翻译及讲解:郝伟杰
审校:赵丞智
整理编辑:卢璐蒙琳徽
这篇文章是002期文献研讨会《独处的能力》的最后一篇推送。在我们讨论了孤独是什么、亲密关系中的独处、缺乏独处能力的表现之后,我们到了最后一个部分,这一次,我们来谈谈独处是怎样练成的,以及练成之后的表现。
最后还有研讨会的现场提问,一起来看下在现实的养育中遇到的问题。
1
婴儿的独处需要旁边有一个足够好的母亲,这让温尼科特联想到了克莱因提出的一个概念:
好的内在客体
“好的内在客体”需要婴儿在养育环境中不断重复好的体验,才能建立起来。所以一个孩子如果能够独处,可能也有赖于之前建立了一种非常稳定的和被保护的关系体验,而且在关系中要不断重复这种体验。
对此,我想分享两个故事,一个是我和我的治疗师之间视频咨询的体验,一个是小孩和妈妈之间的对话。
先来说我和治疗师之间的体验。
在某一节治疗中,我想问治疗师一个问题,伴随着一种冲动和恐惧,我问了他。问过这个问题之后,我们谈到了别的话题,但是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再问他一遍之前我问过的那个问题,于是我就又问了他一次。治疗师说,你好像又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这时,我的那团冲动浮现出来形成了这样一个想法:“我想知道你还在不在这里,你怎样回答这个问题都可以,但是你只要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让我感受到你还在对我感兴趣就可以了。”
再来说一个小孩儿和妈妈之间的对话。
妈妈马上要去上班了,孩子这时候通常会缠着妈妈,问妈妈问题,比如“鲸鱼为什么会喷水呢?”。其实妈妈早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但是孩子偏偏在妈妈要出门上班的时候又去问一次这个问题。妈妈这时候很纳闷,会想这个问题我已经跟你讲过了呀。实际上,孩子这时候想要表达的是:“我知道你要走了,但是我很舍不得你。我非常渴望跟你联接一下,让我知道妈妈你还在。”这时候,妈妈是无法在现实层面上满足孩子的,因为事实上孩子根本就不是要知道鲸鱼喷水的事情。但是,妈妈如果能捕捉到他实际上想要表达的意思,妈妈就会蹲下来跟孩子说:“你是不是想跟妈妈更近一点”。孩子回答“是”之后,妈妈可以说:“太遗憾了,这时候妈妈必须要去上班了。妈妈一直会记着你的,你要等妈妈回来再跟你玩好吗?”这时候,“妈妈”的意象就安住在了孩子的心里,因为刚刚说的那句话让孩子相信了妈妈其实一直关注着他,同时也觉得“我也在妈妈心里”。无论妈妈离开多久,孩子心里的“妈妈”一直都在。这就是一个好的内在客体。
当一个“足够好的妈妈”的困难不在于无法满足孩子现实中的很多要求,而在于无法识别孩子特别渴望的某些体验和心理需求。可惜很多妈妈只会在现实层面上满足孩子的物质需求,其实在丰衣足食的时代物质不是孩子太重要的需求。
那么,
有些母亲为什么无法识别孩子的渴望呢?
这是因为有些母亲使用了防御机制,防御掉了自己强烈的与别人联接的渴望,妈妈之所以要防御,那是因为自己对这种渴望感到恐惧。当孩子发出与妈妈联接信号的时候,妈妈不能马上、或者根本就不能捕捉到孩子的这种精神需求。这是因为这些妈妈在她们童年的时候与自己母亲的情感联接需求从未被自己的母亲充分满足过,在母婴二元关系上受到了创伤,因而成年后她们害怕和别人(包括与自己的孩子)再次发生联接,害怕失望,所以她们把自己的这种需求深深地掩藏起来了。
为什么我们的早年需要没得到满足的时候会使用防御呢?
婴儿有着很多本我需要和冲动,比如与母亲联接的需要。一个稳定的、陪伴在侧的、在场的母亲可以加强婴儿的自我力量,但是如果没有母亲在场或者这种在场是不稳定和不连续的,婴儿的本我需要和冲动反而会摧毁自我。如果婴儿不把本我需要和冲动防御掉,而是让其强烈地表现出来,那么就会造成对自我的摧毁,这种防御导致了假自体开始形成。
这就解释了婴儿并非一开始没有需求和冲动,而是婴儿将需求和渴望表现出来的时候不能被回应和满足,从而受到了伤害,这种痛苦的创伤性体验使得婴儿赶快将需求和渴望收回来,随后便一直等待一个新的好环境出现再次释放出这种需求和冲动,但是这个等待是漫长且小心翼翼的。即使真的等到一个好的环境,我们也会因为害怕再次受伤,而不敢马上表现出需求,这就需要足够的耐心、不断地观望、试探、等待。
这个过程平行到精神分析长程治疗中,时间整合比较好的人,也就是发展出了独处能力的人,才有耐心去等待,才会相信自己敢于表现需求的时刻终会到来。而边缘性人格结构的病人则倾向于不断试探治疗师,破坏设置,中止治疗,他们可能在时间整合上还存在严重的问题。其实最早期的任务没有完成的人,在“相信能够得到帮助”这方面非常困难,他们对关系的信任也是困难的。
婴儿在生命的最早期需要独处却并没有独处的能力,这时,就需要母亲在场并“借”给婴儿母亲的“自我(ego)”来供婴儿使用。这个“借”的过程涉及到“共情性传递”这一概念。
下面来举例说明这一概念。
婴儿饿的时候会大声哭泣、呼喊,这时婴儿传递出了一种焦虑到母亲那里,使得母亲在这时也变的焦虑。如果这位母亲的功能比较好,能够耐受这种焦虑,保持稳定,她就能观察这个婴儿,并且识别出婴儿的饥饿需求,并及时哺育他。同时,婴儿也感受到了母亲是不太焦虑的,是非常平和和安静的,而且及时满足了饥饿需求,母亲给他的东西是非常稳定和连续的感受,婴儿的焦虑就会不断地被抚慰和修正,这是一个养育中婴儿和母亲之间共情性传递的过程:婴儿的焦虑放到母亲那里,母亲处理了之后再返回到婴儿那里,在一次次的抚慰和修正中,婴儿就将母亲能承受焦虑的那部分自我能力内化了,婴儿借助母亲的自我力量逐渐也增强了婴儿自己的自我能力。这需要很长时间、很多次不同的体验才能达到。
接下来我们讲一个精神分析治疗中的心理机制:
投射性认同
这在心理治疗中其实是一个臭名昭着的心理机制。它意味着,来访者在治疗室里投射过来的东西,对治疗师来说是困难且激烈的。但是投射性认同在生命的早期是婴儿必需的发展机制。婴儿只有通过投射性认同这个早期发展机制,才能从母亲那里借来ego,才能存活下来。
在对待来访者时,我们可以参考这种方式。来访者需要将无法容受的感受、冲突扔给治疗师,治疗师要承受住这种投射,而不是做聪明的、智慧的解释。只要能够承受住投射过来的攻击性、摧毁性,并不被击垮,治疗师能够幸存下来就可以了。
温尼科特接下来把“独处”能力和他的情绪成熟理论结合在一起。
从六个月开始,个体统一体(unit)形成时,个体就开始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了,就开始有了“我”的概念,我是一个存在的实体,我是我,我不是妈妈。紧随其后的发展阶段中,个体的发展任务是发展出“我是”(IAM)。一个人如果能说,“我”怎样怎样,这个人就是一个统一体,或者说,个体有了“自我的内核”。这个人此时就有了自己的感受,“我感觉对你很生气”,“我觉得我饿了”,“我非常开心”。但是这个时候这个人还没有“生活”的感觉,而是处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
处在生活的状态中的人,是发展出了“目的”、“意义”的人。“我的感受”能够被整合进“我的想法”中——我可以考虑“我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这件事对我来说意义在哪里。如果不仅有情绪感受,而且针对自己的情绪和感受发展出意义和生活感,这就达到了“我是”(IAM)的阶段。
在这里我们看一个治疗片段,有助于我们理解“我”和“我是”发展阶段的区别:
当治疗师问及来访者当年想不想换工作的时候,来访者回答说丈夫当时情绪不太稳定,要不就先不要换工作了。治疗师继续追问来访者现在想不想换工作,来访者回答说,朋友跟她讲这份工作继续做下去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来访者没有自己的独立想法,做什么工作全靠别人的建议。这个来访者也可以明确觉察自己的感受,但当问及“想不想要孩子”这个涉及到人生、未来、目标、追求的问题,来访者就不能回答了。
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来访者提出要看我写的治疗记录。这时候我问她,“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看治疗记录吗?”她回答说,“我想知道你对我的看法,因为平时我对我自己有一定的看法,所以我特别想问别人,‘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咨询师回答说,“所以你需要的是一种确切的身份感”。来访者马上联想到:“我出门的时候是必须要带手机的,如果我没带手机,我就像从宇宙中消失了一样。”
只有“我”,没有“我是”的感觉是非常痛苦的,这样的人就像一个“躯壳”一样,只有感受,却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
在探讨了“好的内在客体”进驻内心之后,我们就变成了一个“完全”的人,意味着我们彻底成了一个“孤独”的人。下面我们来看享受在这种“孤独”的状态下的生活。
2
‘我是孤独的’
(IamAlone)
“我是孤独的”(IamAlone),要达到这个能力阶段,就意味着“我是”阶段已经完成了。那么我们从不同角度来研究:首先是“我”(I),我清楚的知道我的感受是什么,我跟别人不一样,个体已经构建成为了一个单元(unit)。所谓单元是一种自我内核(**********)的组织。在这个阶段,还没有任何可以作为人类个体“活着”(living)的参照。
接下来出现的就是“我是”(IAM)阶段,它代表着个体成熟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的个体不仅拥有了完整的组织形态,而且还拥有了真实的人类生活(life)。“我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想要做什么,我的目标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这些感觉和认识是清晰的。这个时候这个人其实已经算是个真正的“人类”了。跟他打交道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在“我是”阶段的初期,个体是原始的(raw)、无防备的、脆弱的,并且有潜在的偏执倾向。为了让个体成功的达成“我是”阶段,必须要有保护性环境;这个保护性的环境指的就是母亲,而这个母亲必须要全神贯注(专注)于她的婴儿,并且有能力通过与自己的婴儿的认同来适应婴儿的自我发展需求。在“我是”(IAM)这个发展阶段,就婴儿来说他们已经能够意识到(外部)母亲的存在。
接下来需要达到“我是孤独的”状态,能享受独处的孤独感,这有赖于母亲能够继续保持“在场”。婴儿如果能够感受到母亲还在场的话,他就能够大胆的去探索和发展人格的丰富性,以及对世界的理解,比如:幼儿会走路以后,他就会特别想要跑出去玩儿,去探索,这个时候父母的表现通常是挺焦虑的,拽着胳膊不让出去,因为会害怕有危险,但是这个孩子会在玩儿一段时间后就想要回来看看自己的妈妈还在不在。他回头看妈妈还在,或者喊一下“妈妈在吗”,妈妈这时回应他就行了,然后他又继续投入的玩儿了。
有时候你会发现,如果你(妈妈)一直待在幼儿的身边,幼儿是不高兴的,他会把你推走,要自己独自玩儿,让妈妈别老待在这儿。但是,他把你推走了以后,过一段时间他还想再看看你在不在。这就意味着,孩子有这样的发展需要:他要自己探索(需要时间和空间),需要自己独处,但是由于之前建立的内部好的客体还不是特别的稳固,他需要时不时的确认一下母亲是不是在场。如果在这段时间里面,妈妈还能不断给幼儿确认感的话,那个内在好客体的稳定感会加强,那个好的客体就能够驻进他的心里。但如果妈妈不在场或“跑”了(捕捉不到孩子此时的需要),就可能出问题了,比如妈妈说“你这破孩子能自己呆会儿不?你现在怎么又粘我了啊!”如果母亲是这个态度的话,她可能是无法理解孩子在独处一段时间后,仍然有跟妈妈联接的需要。还有一种情况是,母亲不敢放手,母亲一直呆在孩子的旁边,寸步不离,害怕出事,这时孩子便没有机会去独处。孩子要发展,得有一个潜在空间,在这个潜在空间里发展出独处的能力。综上来看,“独处”(我是孤独的)不光是一种能力,其实也是一个需要。
当一个人能够发展出独处的能力的时候,他就能容忍孤独了,他的个性也开始发展起来了,一个人没有独处的空间,母亲老是陪在旁边的话(孩子不那么需要时,妈妈还始终都在旁边的时候),这个人是无法发展出个性来的。即个体的独处能力是建立在他人在场时个体的反复独处体验上的。这种体验如果不充足,个体就无法发展出独处能力。
3
最后的最后,我们来看一下文献研讨会的现场提问。
提问:怎么看待爷爷奶奶带孩子,什么都帮孩子拿着,不允许孩子跑出自己身边的现象。
答:这可能跟养育者的焦虑有关,有的老人是不大焦虑的,即使孩子跑出去,老人是能耐受住的。
提问:我的女儿四岁半,回老家住了半个月,回来的时候非常的黏我(妈妈),之前都是我自己带的,也都挺好的,但是这次回来,就不像个四岁的孩子,像个两岁的孩子,难道我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吗?孩子到什么时候才会发展出独处的能力了?
答:孩子由于经历了分离而出现了退行现象,这时的退行属于自我功能,是个防御,这意味着孩子在遭受创伤后又重新寻找发展机会,那肯定是说之前的养育是好的了,孩子才能够退行,可是如果之前的养育有问题,孩子会直接退缩,或者崩溃,陷入到精神病性的焦虑里面。如果孩子是在退行,那么孩子是在重新寻找发展机会,而且力比多还是充足的,所以你要注意了,孩子正在重新给你(母亲)一次机会,也是给孩子自己一次发展的机会,母亲要抓住这个机会,对孩子也是个好事。但是有一个点要注意,就是母亲不能突然的消失和离开。
还有一些孩子在离开母亲一段时间后会表现得很听话懂事,那么我们要观察说,这是他的发展需要?还是形成了假自体?有时候我们会观察到,这个孩子希望独处一段时间,这个是孩子的需要,相当于是他自己发起的,这是他人格发展的一个需求,作为足够好的母亲,就需要给他创造出这个环境并满足孩子的独处需要,比如让他去小朋友家住几天;那么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假自体,而这个分离是妈妈发起的,比如说妈妈累了,想让孩子去姥姥家,那么孩子可能捕捉到了这个信息,妈妈想让孩子来说这个话(去姥姥家),那么孩子说“我去姥姥家”可能是一种讨好,利用假自体在维持跟妈妈的关系,背后其实是恐惧。
所以说在养育的过程中,客体关系理论认为,前面阶段养育足够好,人格发展的足够好的话,大概36个月,内在好客体就能变得恒定和稳定,这时孩子具备了长时间独处的能力,跟母亲第一次分离的需要就会出现。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