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知识>心灵鸡汤>神奇的快速眼动疗法

神奇的快速眼动疗法

2021-09-01心理网
1987年,年仅39岁的夏皮罗被告知患了癌症,她决心要与命运抗争。于是她辞去工作,开始周游美国,去寻找、探索不同的治疗方法。有一天,她正在某地公园散步,突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等这一短暂的时刻过去,她竟然奇迹般的平静下来。为什么那些烦恼忽然间烟消云散了呢?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她的双眼曾飞快地左右移动了好多次。为了彻底弄清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她开始到圣迭戈大学生学习,成了一名心理医生。她同几十名志愿者试验了她的”疗法”,终于找到了它的原理……
但令人不解的是,夏皮罗经过研究,还发现患者自己不能自我施行这种疗法,必须靠专业人员在患者眼前移动手指,同时用提问来引导他们回忆时才能有效。
但从我的亲身实践看,即使在没有专业人员帮助的条件下,只要领会得当也能起到一定效果(当然,如果要取得完全的效果,还得深入学习或者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助)。
█理论假设:人会遭遇到不幸的事件,但人们也有一种内在的本能(我始终相信,我们的许多疾病,都是可以靠人自身的力量去恢复的,只是我们不信任这种力量,或者尚且没有发现,或者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泯灭了这种力量)去冲淡和平衡不幸事件所带来的冲击,并从中学习使自己成长和茁壮。
至于其如何起作用的机制,目前的研究还没有完全搞明白。
█关于“创伤”:EMDR治疗的主要对象是那些创伤性事件的受害者,可以使他们减轻心理创伤程度并帮他们重建希望和信心。但不要以为只有灾难、事故、强奸、战争这些才是创伤性事件。我这里引一段《痊愈的本能》第五章“神奇的快速眼动疗法”中的话:
其中的一种处境是创伤实在太强了,例如酷刑、强奸,或者痛失孩子。(在我的经验里,痛失孩子,甚至只是孩子病重,可能是人所承受的最痛苦而且最难复原的经历之一。)另一种严重处境是当创伤,哪怕是轻微的创伤,发生在我们特别脆弱的时候。也许事情发生在童年,那个时候我们在肉体上无法保护自己,神经系统还未完全发展;也可能是发生在成年,正当我们肉体或者情感因某种原因变得特别脆弱的时候。不论是哪种情况(严重的创伤或脆弱的受害者),逆境会变成名副其实的具“创伤性”。
█基本过程:在一次EMDR的疗程中,通常患者被要求在脑中回想自己所遭遇到的创伤画面、影像、痛苦记忆,及不适的身心反应(包括负面的情绪),然后根据治疗师的指示,让患者的眼球及目光随着治疗师的手指,平行来回移动约15~20秒。完成之后,请患者说明当下脑中的影像及身心感觉。同样的程序再重复,直到痛苦的回忆、及不适的生理反应(例如心跳过快、肌肉紧绷、呼吸急促)被成功地“敏感递减”为止。若要建立正面健康的认知结构,则在程序之中,由治疗师引导,以正面的想法和愉快的心像画面植入患者心中。
█治疗程序:
1.采集一般病史和制定计划
(1)采集一般病史
(2)分清创伤所处的阶段(Ⅰ型或Ⅱ型)
(3)与求助者商讨治疗计划
2.稳定情绪:安全岛技术(当再次对创伤场景进行暴露时,主动权和掌控权应该交给求助者。而安全岛就是为求助者提供一种心灵的庇护所,为及时处理过于激烈的情绪反应做的准备)
3.采集创伤病史确定治疗计划。
(1)引导求助者用一句话说出场景和事件(我……)
(2)引导求助者建立一个理想的目标,也用一句话说出来(我……)但不得说出负性词语。(如:不、不再等)
(3)连续说三遍这个理想的目标,做到声,情,貌,和谐统一。
(4)确定事件中的情绪感受,找出事件或场景中哪部分做产生的情绪最强烈,确定其景象。
(5)引导求助者确定主观负担指数SUD和0——10级评分,一般情况下,初始的主观负担指数可达7、8分,这种负面情绪所代表的颜色,形状等征象(一般情况下可见到较深的颜色和明晰的形状)
(6)对治疗进行恰当的说明和解释:如:“我们现在要对您的这个问题进行治疗,治疗中,要对您的眼睛进行刺激,但不要造成什么问题。”
4.脱敏修通
(1)坐姿。咨询师与求助者90度斜对(不应对面),对右利手的求助者而言,咨询师坐在求助者的右侧较好,对于左利手的求助者则反之。
(2)一根木棒或笔,顶端有可识别的标志。(或者直接以手指为标志)
(3)引导求助者想象那个场景或唤起那种情绪,双眼凝视标志,咨询师将小棒置其眼前30—45厘米处,平行移动,初始速度为每秒一次。求助者视线随棒端移动,幅度以90度为宜,头固定不动(为确保求助者真正的眼球运动,可用手扶住求助者的下巴,令其不能转动头部),心中保持那种情绪或场景。
(4)20—30次后停下,问一下求助者现在那种恐惧或焦虑的征象是什么颜色什么形状,若有改变,则深呼吸保持目前的场景(若出现眼痛,头晕,恶心等,则停止治疗)
(5)第二次,移动速度加快50%—10%。后再停下,问颜色和形状,若有改变,深呼吸,保持目前的场景或情绪(若异常,则停止)
(6)第三次,移动方向改为斜线,速度与第一次相同,20—30次后,停止,询问征象和深呼吸。
(7)最后一次,改为画圈,让求助者在眼动的同时,口中说出而设定好的理想目标:“我……”初始时标志距眼睛35厘米—40厘米,画圆的直径大于30厘米,渐渐由大而小、由慢而快,求助者声音也由小而大,由慢而快,当声音最大时,咨询师将小棒或笔尖快速指向求助者胸前3—6厘米处,停止8—10秒,此时可能观察到求助者丰富的表情变化。
5.躯体测验:让求助者闭上眼睛,再回忆那个场景和情绪,问一下颜色和主观负担指数SUD(0—10级评分)以及征象。若负面情绪的征象有明显的改变(一般是颜色变浅、形状边模糊),主观负担指数降至4分或以下,可视为治疗有效,若主观负担指数没有明显下降,硬检视上述过程中哪一点不够到位,调整后再行治疗。
6.结束,再次引导求助者回到“安全岛”,体验轻松愉快安全的情境。
7.反馈,下次治疗时,反馈得分在3分以上时,则需要再进行治疗,若低于3分,则可治疗其他创伤。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