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知识>心灵鸡汤>浅谈同性恋1-定义和现状

浅谈同性恋1-定义和现状

2021-09-01心理网
浅谈同性恋
一、同性恋定义
二、同性恋现状
三、同性恋成因
四、同性恋治疗
一、同性恋定义
同性恋是指以同性为对象而产生的心理和情感上的兴趣、浪漫的吸引力、性欲或性行为。“**********”一词是现代概念。据目前所知,这个单词最早出现在1868年匈牙利作家******************的一篇文章中。19世纪末,德意志帝国颁布新宪法,对发生男性同性性行为的人判处一到四年的监禁。******************撰文抨击并抵制该法令,并首次创出单词“**********”,以用来替代当时广泛使用的带有贬义色彩的“********”(鸡奸者)一词。********认为许多男同性恋比普通的男人更有男子气概,并且他们比那些由于性欲过剩而犯下诸如强奸、伤害罪行的异性恋更优秀。********希望他的新词和对这个词的解释能对废除德意志帝国刑事法第175条有所帮助,但该法条仍于1871年通过并施行。60年后,其成为纳粹政府屠杀同性恋的法源。
“同性恋”概念最初是德国医生Benert于1869年提出,他认为,“同性恋是对异性不能作出性反应,却被与自己性别相同的人所吸引的现象。”单词“**********”直接翻译指“同性的”,来源于希腊语前缀“homo-”(表示“相同的”)和拉丁词根“sex”(表示“性”)。
人们根据对同性恋的研究,将同性恋分为:真性同性恋、假性同性恋、精神性同性恋。真性同性恋,也称素质性同性恋。
真性同性恋者的身心素质上与普通人相比有极大的不同,他们大多具有较多的异性特征。他们的性活动不仅仅是感情之间的吸引和依恋,而且还包括肉体上的性行为。
假性同性恋,也称为境遇性同性恋。通常指由于长期生活在与异性隔离的生活环境中,如军营、海轮、监狱等地方。由于没有合适的异性伙伴,而把同性作为满足自己性欲对象的同性恋者。这类同性恋者主要是由生活情境造成的,一旦生活情境改变,他们就会改变自己的情欲对象,与异性相恋。
精神性同性恋,称为同性爱慕。这种同性恋只表现在个人精神上,把对同性恋的欲望存于心底或幻想、梦想之中。
二、同性恋现今状况
1.同性恋人口比例:
据美国印第安纳大学金赛教授1948年的调查,在5300名成年男性白人中,有过同性恋的占37%,其中绝对同性恋者占4%;1953年报告5940名白人妇女中,有过同性恋的占13%,其中绝对同性恋者占3%。
根据英国政府国家数据办公室(ONS)2010年9月23日公布的一次大规模官方调查的报告,自认为是同性恋者的英国人占该国总人口的比例为1%,这远远低于英国政府2005年提出同性民事伴侣关系法案时报告的6%的估计数。新公布的这一比例数在英国引起了热议,各界人士对此各有看法。调查报告显示在英国的成年人中,94.8%的人自我认为是异性恋者,1%的人自认为是同性恋者,0.5%的人自认为是双性恋者,0.5%的人选择“其它”,另有略多于3%的人表示不知道、拒绝回答或没有回应有关提问。
不同的差异广大的资料通常被人引用,例如:
?斯密斯1991年对国家民意调查中心(***********************Center)报告进行分析后表示到18岁,有5.9%的活跃男性有过男性的伴侣,但是18岁以后,只有1%的是同性恋,4%的是双性恋。
?由***********Bagley和Pierre********于1998年做的研究表示13.5%的男性“报告说有一定程度的同性恋”包括“自己声称的重复计算的同性恋(5.9%)和/或双性恋(6.1%)”
?1992年,NHSLS在报告中表示18岁以后的人群中同性恋占4.9%。
通常来说,反同性恋者引用的资料通常显示同性恋的比例是1%,而由同性恋活跃分子引用的资料则将近10%。
2.法律认可同性恋的国家和地区
现在人(尤其是年轻人)一般认为,同性恋是一种正常的性取向,不应划入精神疾病的范畴。
在荷兰等国,法律已经开始逐渐承认同性伴侣的合法地位。但在非洲和亚洲西部、南部的一些国家,同性恋仍被视作一种违法行为,有的国家甚至将同性恋者处以极刑。
到2012年6月为止,
●承认同性婚姻的13个国家和几个地区,他们包括:荷兰(2001),比利时(2003),西班牙(2005),加拿大(2005),南非(2006),挪威(2009),瑞典(2009),葡萄牙(2010),冰岛(2010),阿根廷(2010),丹麦(2012)以及墨西哥‘墨西哥城(2010)’,美国‘马萨诸塞州(2004),康涅狄格州(2008),艾奥瓦州(2009),佛蒙特州(2009),新罕布什尔州(2010),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2010),纽约州(2011)’。
●承认同性伴侣之间的民事结合的国家和地区,他们包括:法国(1999),德国(2001),芬兰(2002),卢森堡(2004),英国(2005),安道尔(2005),捷克(2005),斯洛文尼亚(2006),瑞士(2007),匈牙利(2009),奥地利(2010),爱尔兰(2011),列支敦士登(2011),新西兰(2004),乌拉圭(2008),巴西(2011)。而美国,澳大利亚和墨西哥的部分地区也承认民事结合。此外,澳大利亚,克罗地亚,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在国家一级的法律上虽不允许同性伴侣登记为民事伴侣,但将同性伴侣视为同居关系或部分承认同志伴侣的权利。
●承认其公民在海外或国内其他行政区合法登记的同性婚姻关系的国家和地区,但在该国或该地区不进行登记,他们包括:墨西哥(仅墨西哥城),阿鲁巴(仅荷兰),美国马里兰州。
●同性恋非刑事化但是同性伴侣的任何关系不被法律承认的国家和地区占了大部分,其中也包括中国。
●根据英国BBC的统计,法律认为同性恋违法的国家全球有76个,它们普遍分布于回教地区的非洲、西亚及南亚等地区,其中有期徒刑包括在孟加拉、不丹、马尔代夫、新加坡、乌干达、法属圭亚那,而更严重的死刑包括在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尼日利亚、苏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也门。
3.同性恋的历史渊源
吴奇曾在《古希腊的同性恋》论述了古希腊的同性恋的奇异现象:同性之间的爱情和性关系尤其是男童之爱在古希腊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实践。人们对婚姻中的性关系以及男女间的性爱关系并不表现出我们现代人的这种热情,而处于理论和道德关注中心的是一个自由的成年男子和一个参与未来城邦管理的还未长胡子的男童之间的性爱关系。
在古罗马,同性恋是一种公认的社会文化,在极盛时期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许多文学、艺术、和诗歌中。古罗马的同性恋文化最初发展于罗马共和国时期,但受到社会普遍的谴责,被认为是古希腊传至的风气;而到罗马帝国时期则转变成流行的社会文化。
此外,罗马公民可以随时进入非公民男性、下层平民男性、男奴、男孩、阉人或男妓来满足自己的性欲,与对象为年轻女奴、妾侍和妓女时的情形并无差异,但上层阶级绝对不会允许他人进入自己,无论对方的年龄或阶层高低与否。
哈德良是罗马帝国最着名的同性恋皇帝。他的恋人美少年安提诺乌斯意外在尼罗河落水而死后,哈德良将他神化,并在埃及以安提诺乌斯为名建立了安提诺波利斯市以作纪念。
在我国五千年的文化长河中,下史和野史都有关于同性恋现象的记载,更有脍炙人口的“余桃”(春秋)、“断袖”(汉代)、龙阳君(战国)、安陵君(战国)等历史人物和故事的记载。史载龙阳君为魏王“拂枕席”(《战国策·魏策》);弥子瑕与卫灵公“分桃而食”(韩非子,《说难篇》);汉哀帝与董贤共寝,董贤压住了皇帝的袖子,皇帝不忍惊醒他,“断袖而起”。后代于是以“龙阳”“余桃”“断袖”等语汇暗指同性恋现象。潘光旦先生遍查史书,考出“前汉一代几乎每个皇帝都有个把同性恋对象”这一史实。另据考证,自我国商代的“比顽童”到清朝的“象姑”(也成“相公”),各朝各代都不乏同性爱者,尤以宋代为最盛。而且,像我们所熟知的《红楼梦》、《金瓶梅》等名着中都有对同性恋现象的描写,更有《品花宝鉴》则完全是以描写梨园界的同性恋为主题的。
在中世纪,出于《圣经》的训诫,同性恋行为被当作重罪受到严厉惩罚。但是,在教会独裁时代,不仅是同性性行为,即便是异性性行为也受到压抑,因为它们都是肮脏的肉体行为,都是人类堕落的体现。
18世纪末~19世纪初,随着精神病学的发展,同性恋行为被病理化,同性恋者被当作性倒错者、越轨者。到19世纪,人们将“同性恋”与“正常”性行为区分开来,同性恋被视为反常的性取向,同性恋者被认为是令人无法容忍的存在。
弗洛伊德1935年就提出了同性恋并非疾病的论点,但是到1973年才被多数精神病医生所接受,美国精神病协会将同性恋者从精神病患者的队伍中分离出去,社会对同性恋的压制开始松动。
西方自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同性恋者权利运动”为理解同性恋增加了更多的变数。人们把歧视同性恋与政治压迫联系起来,在反抗“同性恋恐惧症”的同时,对同性恋作了全新解释。他们把同性恋视为一种生活方式,以对抗父权制的传统观念。20世纪下半叶以来,各国关于同性恋的法律开始明显放宽。
1992年,联合国卫生组织才做出了同性恋者从精神病患者的队伍中分离出去的决定。90年代后出现的“酷儿理论”更是异军突起,既挑战对同性恋的污蔑,又反对肯定同性恋的主张,向一切“正常”、“常态”以及既成规定发起攻击;他们反对“存在”(being)只强调“行动”(doing),主张“建构”而反对“本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和个人,把同性恋看成是人们对自己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认为同性恋与道德无关。
4.同性恋名人和同性恋节日
历史上同性恋名人数不胜数。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负盛名的艺术家、工程师、科学家、哲学家和发明家达芬奇以及与他同时代的米开朗基罗都是同性恋,米开朗基罗曾狂热的爱过一个叫做卡瓦列里的青年贵族,他们的恋情几乎全城皆知。卡瓦列里就是后来写了《灵魂的七种体现》的作曲家小卡瓦列里之父。英国大哲人培根被认为是同性恋者。美国大诗人惠特曼和狄金森几乎可以被肯定是同性恋,许多人为了支持自己所谓正统立场竟对很多明显的证据视而不见。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俄罗斯大作曲家柴科夫斯基身上,他因为爱上外甥而被迫自杀,然而音乐界和史学界许多人宁可接受漏洞百出的记录说他死于霍乱。与卡拉扬齐名的大指挥家伯恩斯坦曾与老师科普兰同居过。同性恋现象是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行为模式,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李银河,2002)。
我国汉朝时代,皇帝们拥有男宠是相当普遍的,史书上记载很多。在两汉25个刘姓帝王中,有10个皇帝有男宠,占到40%,至于其他60%的汉朝皇帝,也不是完全没有男宠,但其事迹不那么突出罢了。当然,男宠也不止一个,例如汉武帝这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史称拥有宏图大略的英明皇帝,男宠就有五个之多。
这些汉朝皇帝的同性恋,准确地说,应该是“双性恋”,因为他们一方面妻妾如云,迷于女色,另一方面又湎于男宠。他们和男宠的关系,和后世的达官贵人玩弄“相公”、“小唱”不同,和男宠往往还有较为真挚的感情,如前所说的汉哀帝和董贤的关系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周正傲,试论同性恋歧视中的文化影响,《中国性科学》,2003,12)
2010年4月29日,美国《时代》杂志公布了2010年100位最具影响力的名人榜单。入选者既有奥巴马(第26位)和克林顿(第45位)等政坛风云人物,也有中国作家韩寒(第22位)、美国歌手LadyGaga(第1位)等特立独行的名人,其中还包括5位已公开性倾向的同性恋者。
美国着名演员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Neil*******Harris)在2006年公开了同性恋者身份,他在今年的名人榜中排名第25位。
美国女同性恋者、着名电视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Ellen*********)也入选最具影响力的艺人行列,排在第36位。作为全美夜间电视节目的王牌名嘴,现年52岁的德杰尼勒斯还在今年担任了《美国偶像》的新评委。她在2008年与同性恋人登记结婚。
第八季“美国偶像”亚军得主亚当·兰伯特(Adam*******),虽然并非“美国偶像”的第一位同性恋者,但他是首位在大赛期间毫不掩饰性倾向并成功摘取前三名的选手,因此他被选入今年100大名人榜的第90位。
时尚界着名的同性恋设计师马克·雅各布(MarcJacobs)位居第99位,《时代》杂志形容他为“引领时尚潮流的、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而关于他与同性男友罗伦佐结婚又分居的传闻,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已经与同性伴侣缔结婚约的英国老牌歌王艾尔顿·约翰(EltonJohn),尽管今年未能入选100大(排名第136位),但他将出现在本期特刊的封面上。《时代》编辑对艾尔顿·约翰在流行音乐、电影、舞台剧和对抗艾滋等慈善事业方面的成就予以高度评价。
政坛人物方面,53岁的美国休斯敦女同性恋市长安妮丝·帕克(AnniseParker)名列第67位,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巴西总统卢拉等25人共同入选。全美大都市中的首位同性恋市长,帕克在参加市长竞选前,她已公开同性恋者身份,并与相伴多年的同性伴侣共同抚育了三个孩子。《时代》杂志将她形容为言辞谨慎、偏好珍珠首饰的女同性恋。
当代称霸网坛的女子网球健将《女金刚》娜拉提诺娃,她是一位众所周知的女同性恋者。不过,她在同性恋的角色上是扮演男性,就连她的体魄也都像一个大男人,难怪在女子网坛,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挪威财政部长福斯跟其同性伴侣挪威传媒高级人员克纳尔巴克于2002年1月4日结束爱情长跑,在邻国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挪威大使馆签订一纸婚书,成为该国首名有同性婚姻关系的内阁官员,相信亦是全球首对有正式与同性恋人结婚的政府内阁部长,标志着同性恋权益又出现突破。
福斯结婚两年前公开他俩的关系,调查显示舆论普遍支持。他的性倾向亦没有成为加入政府的绊脚石,他顺利当上财长这一重要职位。福斯与克纳尔巴克更被传媒形容为挪威最有权有势的情侣之一。
虽然已有许多欧洲政客公开承认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如柏林市长沃韦赖特及巴黎市长德拉诺厄,但像挪威财政部长福斯那样在任内结婚,应是世界前所未有的事件。
根据九三年的法例规定,同性夫妻享有异性婚姻一切的权责,但不能领养孩子和走入教堂办婚礼。不过,挪威现已进一步放宽同性恋爱侣领养的禁令,从2002年元旦起容许他们收养配偶以前与异性所生的孩子。
2010年6月27日,冰岛颁布相关法律,承认同性恋合法。同一天,冰岛女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和相恋多年的同性伴侣完婚,成为合法“夫妻”。据悉,西古达朵提是全球首个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国家领导人。
一年一度的阿姆斯特丹同性恋运河大游行(******************)于2012年8月4日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运河上举行,8月12日结束。50艘五彩缤纷的花船鱼贯穿过首都市中心,船上的表演者载歌载舞,尽力施展他们的魅力和自豪感,他们的表演赢得了运河两岸和桥梁上的游客和市民的不断喝彩。
阿姆斯特丹同志大游行是世界上最着名的同性恋盛事之一,在每年8月的第一个周末举行,整个活动分为街道派对、舞蹈派对、运河游行等若干部分。这项活动一年比一年大胆,荷兰舆论每年都热烈讨论抨击,有人说这项游行伤风败俗,歪风不可长。不过,有关当局坚持自由与包容的原则,年年核准,但有文规定,允许有创意的裸露,但严禁刻意裸露私处及公开性行为。
据悉,德国、法国、西班牙和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每年都有类似的同性恋游行。
5.同性恋者教堂和宗教界的态度
1)同性恋教堂
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什么东西都比别的地方大一号。有一样东西,虽然堪称世界第一,在这个正统的基督教徒聚集地,却很少被谈起,这就是位于达拉斯市的“希望大教堂”——世界上最大的同性恋教堂。该教堂的牧师哈得逊说,在这个有着更浓重保守气氛的地区,这座教堂是同性恋教徒们精神的避难所。“这里有很多同性恋基督教徒,但大部分都被教会成员排斥,他们渴望找到一个可以祈祷的地方。”
在美国,教堂和同性恋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在这里有6000万人视同性恋为“罪恶”,这惹恼了同性恋们,他们公开表示,对于他们来说,性取向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然。
“希望大教堂”的3500名教徒中,据估计有90%是同性恋。这座教堂是在1970年由十几个同性恋教徒集资建成了,作为一个“宽容”和“安全”的地方,这个教堂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同性恋教徒,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但是在这里的布道坛里,很少讨论关于同性恋的话题,更多的是围绕宽容和博爱。来这里参加礼拜的人说,尽管这里是同性恋们的精神家园,但是更多的时候却考虑怎样为更广大的人们服务,特别是穷人。“每年,我们会筹集100万美金帮助那些最穷的人,帮助孤儿院的孩子们支付学费和其他一些生活用品,”一位在这个教堂做了30年礼拜的教徒说,“我们很少谈到同性恋”。另外20%的异性恋教徒因为喜欢这里的宽容而经常来做礼拜,他们说这里的宽容“超越了性取向”。
“同性恋、基督徒,不管你是哪种人,上帝都一样爱你。”这家教堂的网站上写道。
2)宗教界的态度
于2000年,共有超过5万同性恋者聚集意大利首都罗马举行世界性的游行。游行的第二天,教宗约翰保罗二世发表评论说:‘这是对千禧年的一次公开侮辱,也是对全世界天主教徒所看重的价值观的一次政击。我代表罗马教会,对这些行径表示悲痛。’他强调天主教的《圣教要理问答》(*****************)里列明“同性恋是违反自然法则的行为”。
美联社和路透社2005年3月30日报导,当天,来自南美洲、希腊和中东地区的一些伊斯兰教、天主教、东正教和犹太教团体的领袖,联合在以色列耶路萨冷的一家酒店内召开记者会,对当年8月将在耶路萨冷举办的世界同性恋者多元文化节活动公开表示强烈反对。他们斥责这是‘属灵上污辱了’耶路撒冷。他们认为同性恋节的活动将传达同性恋是可被接受这错误讯息,并会破坏耶路撒冷城的形象。梵蒂冈驻以色列大使Sambi主教警告说:‘这次游行不仅仅是攻击了耶路撒冷,更是对耶路撒冷和全世界所有的犹太教、基督教和回教信徒的一种挑衅。’
6.中国同性恋现状
我国学者于*********年对2万名国人调查,发现中国当代有7.6%的大学生,0.5%的城市已婚者,2.54%的已婚农民有同性恋行为(上海性社会学中心刘达临等)。
1991年北京市的一项调查发现:北京市成年男性中2%-4%是同性恋者。据调查统计,素质型同性恋约占中国人口的2%,约3000万;如果加上有同性恋感情的人,约占中国人口的3%-3.5%,约4000万人左右。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各版中均没有明确将同性恋定为犯罪的条文,但在1996年以前曾出现过依照刑法中“流氓罪”条文将同性性行为者判刑的案例。1996年被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的新刑法对流氓罪的内容给予了更为明确的解释,其中并不包括同性性行为。据此可以认为同性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完全被非罪化。但由于大多数中国人对同性性行为仍然持反感态度,且并无法律明确声明要保护同性恋者的合法权利,所以同性恋者在社会上仍受到一定程度的歧视与欺压。但社会大众(特别是年轻一代)对待同性恋态度的总体趋势是越来越宽容的。
目前,中国对同性恋人群的看法较为保守,将同性恋非刑事化、非病理化,但不承认同性伴侣任何关系。我们不可否认同性恋群体还是导致了一些社会问题。由于同性恋群体感情不能合法化(在不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故导致一部分同性恋群体私生活紊乱,并由此引发艾滋病的传播。部分同性恋者选择与同为同性恋者的异性结婚,被称作"形式婚姻",但由于这种婚姻没有稳定的感情基础来持续,从而这种婚姻较容易出现问题。还有的同性恋面对世俗的压力,选择欺骗异性恋的异性结婚,这种婚姻同样容易出现问题。所以,同性恋的感情路往往异常坎坷。
同性恋问题,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目前,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同情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他们主张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可带来以下几点利处:
1)关于女性权利问题。这是针对男同性恋婚姻而言的。在中国,受婚姻观念及原有伦理道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念,中国男同性恋大部分选择被迫结婚,80%以上的同性恋者被迫与异性结婚,并有了孩子。同性恋群体,一个对异性没有性渴望的群体,面对这结婚生子这个事实,他们所表现的就是退缩。有很多男同性恋在婚后不与其伴侣进行性活动或者很少进行性行为,而且会以自己有性功能障碍等一系列理由来敷衍。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对性的欲望的追求,已经成为一种人的合法权利,但是如果不能使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种现象仍会在中国继续下去,这会阻隔中国女性在性方面的解放进程以及受尊重程度。
2)关于人的选择自由权问题。宪法中规定了人的自由权利,当然也应该包括对情感的选择自由。对待同性恋的婚姻合法化,他们主张需要一种正常的人文关怀,这就是对权利的尊重,对人性的尊重。
3)关于中国人口问题。中国的人口已达到并超过13亿,那么对于同性婚姻的承认也是降低人口数量的一大途径。虽然这一影响很有局限性,但是也是可用之计。
4)关于婚姻问题。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透露,目前全国男女出生性别比为116.9:100,而有的省份竟达到135:100,形势不容乐观,那么中国将有千万以上光棍。但是,如果承认同性恋的婚姻合法,那么这一比例失调问题的解决的难度系数将大打折扣。目前中国十五岁至六十岁的同性恋人数约为三千万,其中男同性恋和双性恋二千万,女同性恋为一千万。那么,从这一数据来说,男同与女同的比例大致为2:1。那么,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并不会带来更大的适婚性别比例失调。
5)关于爱滋病防御。爱滋病总是被人们看作是同性恋者的恶果,我并不否认在同性恋群体中有以“性欢”为主要目的人,但是,在同性恋群体中大部分的人都渴望建立一种稳定的伴侣关系。但是,目前他们所建立的爱侣关系没有一种法律上的保障,这就使得很多人的伴侣有着不固定性的因素,这就增大了感染病菌的可能。那么,当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同性婚姻得到法律认同时,同性恋者的固定的婚姻关系就被确定下来,这一方面使得同性恋的权利受到了保障,另一方面减少了同性恋者性行为的“非为性”,降低同性恋群体中的性疾病以及爱滋病等疾病的传播。
6)关于暴力问题。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必然会带来与同性恋相关法律的健全。譬如重婚罪、强奸罪等等。在同性恋群体中,最缺少法律支持的就是强奸犯罪行为了,虽然中国的法律条款中可以以人身侵犯的罪名发起诉讼,但是这一罪名要比强奸罪的惩罚力度要小很多。在同性恋群体中,这种犯罪也是很多的,所以法律的保护也是很受同性恋者所期待的。此外,少数同性恋者在社会舆论以及方方面面的压力下,会做出极端行为,那么法律的认同会减轻其心理压力,减少犯罪率。
7.同性恋人群特征
大多数是社会各界的精英,尤为文艺界人士最多。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