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第三个月(下)但是,和前几次“想通”一样,第二天我" />

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健康>抑郁症>焦虑丨发展:我是如何一步步发病的(四)

焦虑丨发展:我是如何一步步发病的(四)

2021-06-13心理网

前文链接:

四、第三个月(下)

但是,和前几次“想通”一样,第二天我依然还是不舒服,我依然还有失真感,依然心口难受。

于是我去找我的妈妈,跟她讲述我的发现,我还让我的媳妇一次又一次的读疑病症的百度解答,同时我还极度想去医院看医生,想亲口从医生口中听到我的分析是对的,但是我的媳妇坚决的劝阻了我。我当时觉得我没有缓解是因为没有一个权威的人确认我的推论,多么的可笑呀。

“想通”之后,有一天中午我转发一条海南旅游的海报,因为我是一个旅游从业者,海报的内容是一个靠海边的海景房,有一个大阳台,我看到那张海报之后立马有一个我从阳台上跳下去的幻想。

我彻底崩溃了,熬过了下午上班,我回到家找到我的媳妇,我说我必须再去一次医院了,媳妇很不同意我的做法,但是我的理由是我要去检查,如果我是抑郁症,那么我必须赶快治疗,我害怕我会死,如果我不是抑郁症,那么我就是疑病,那么我自己调整。

媳妇苦苦的劝了我一晚上,依然没有打消我的想法,于是第二天我去了医院,做了一千多的检查,大夫确认了我的想法,告诉我轻松的念头都是自己吓唬自己,还让我服药,我当时是拒绝的,但是她说了一个我不得不服药的理由——“你现在的思维是病态的,你用病态的思维想去搞定一件事,结果依然是病态的。所以你必须服药,只有服药了,你才能够解脱。”

这一次我妥协了,医生给我开具了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于是,我又开始了服药。

感悟:

我相信现在的你能看出我当时的纠结。

如果你对我前面写的感悟都领悟了的话,能清晰的看到我犯的错误。

错误的神经回路将我的认知已经彻底的扭曲了。我怀疑抑郁症的时候又做了一大堆的确认行为,我去百度、去查、去想、去问我妈妈、去问我媳妇、去喝药、去医院。这期间的确让我感到了舒服,但是却让我离焦虑严重越发的接近。我的大脑此时已经完全禁受不住任何的暗示,我开始泛化的去担心各种各样的事情。

医生的诊断虽然让我服了药,但是她的初衷是好的,而且她说了一句很有总结性的话,只不过当时我悟不出来这话中的深意。

她说:“你不要想了,你的思维现在已经跑来跑去了,你可能想通了这个,你还不一定会信,即使你信了,还会出来另一个。”

这不就是对焦虑状态下神经回路状态的最好总结么?

这个时候我又要说一嘴药物的问题了。

朋友,如果你喝了,且你发现对你有效果,那么请把它足量足疗程的喝完,但是我希望的是你服药的时候千万别放弃了心理的建设。永远记住,心病还得心药医啊。

如果你没有喝,那么你一定要冷静下来,我药物只喝了45天,离疗程还远得很,但是我依然走了出来,而没有服药就走出来的人笔笔皆是。一定要给自己内心一个机会,再严重的矛盾也能通过内心调和,你既然能创造出来一个病态的脑回路,你就一定能将它复原回来。

服药给我带来了心态的转变,首先是我觉得我一定可以好,其次就是我心理的暗示让我的思想固着了下来,不会瞎担忧,而就是频繁的出现抑郁症和轻生的念头,这也算是一个分水岭。

这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我和媳妇计划12月下旬去泰国旅游,从医院出来正好还有七天,于是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在这7天走出来。

我开始频繁的大脑中对话,我恶狠狠的向我的思想回击。对抑郁症的回击,我会用我能想到的各种证据去反驳我自己,对轻生的回击,我会告诉我自己有多么幸福的家庭,告诉我自己这个世界多美妙。

但是结果是,无论我怎么回击,都会发现我败下阵来,结论都是我就是抑郁症和我一定会轻生。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要接受一切,就像当时对付烦躁感一样,于是我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开始“接受一切”,首先是疑病,接着是我的不舒服的感觉,最后是轻生,前两个没有效果,但是我想到接受轻生的时候,一下子蹦了起来,强烈的焦虑感让我在家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个小时。

从那以后,轻生的思想开始“爆棚”,我开始了“花样作死”,几乎我看的每一个都会链接到轻生,刀子剪子之类的更不用说,看都不敢看,我开始不敢一个人睡觉,我不管去哪儿,必须有一个人陪着我,更不敢独处。

这个月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我的一个叔叔去世了,死于一场意外。

但是巧的是去世的阴历日期和我爷爷一样,我家里人很迷信,一直在说这样那样的迷信言论,我开始恐慌,我认为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让我变成了现在的这样,我也时不时会蹦出超自然的力量在拉着我去轻生,轻生是我必然的结果一样。家里人去寺院请了符,戴在了我的身上。

去泰国的前一天晚上,我接到了我父亲的电话,他让我出门一定注意安全,别去危险的地方,家里真的再出不起任何的事情了。我和我的媳妇都吓的不行,一直坚强的她甚至大哭了一场。

就那样,我踏上了去泰国的路。

感悟:

意志,还是意志,朋友,在自我调心的路上千万不要用意志力去干涉你的进程。意志力不会让你的进程加快,更不会让你一夜变好。其实意志就是你“想好”的一个化身,在焦虑世界中是害处很大的。

我再说说我这个阶段那个可笑的“接受”,以我的症状为例,我们接受的应该是我们脑海中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允许我们有这样的想法。而我错误的认知却让我将接受用在了想法的内容上。

这实在是太错误了。我所说的思想的固着,其实就是强迫症登上舞台的标志。

这一阶段我除了失真感,其他的躯体不适感不会常驻了失真感我前面说过,是你大脑极度疲惫、神经紊乱的结果和惊恐的后遗症,而其他的躯体不适不会常驻是因为从急性焦虑转为了慢性焦虑,你的躯体不适完全取决于你思想的起伏和对思想的正确认知程度。你能正确的认知它多一点,你的躯体不适就会轻一点,是相辅相成的。

有些人可能会说,不对啊,强迫症不是那些一直洗手啊、一直洗衣服啊、一直挠痒痒啊那样的么?

是的,这也是我当时觉察不到我是强迫症的原因之一,其实思维强迫也是强迫症的一种。

而强迫症确实是最严重的焦虑症。从初期的急性,我就一直在犯错误,一直的在安全确认,一直的在想要抵抗它、消除它。把我健健康康大脑回路变成了一条充满荆棘的回路。

所以,朋友,焦虑时千万不要确认任何的东西,即使你再焦虑也要忍住,因为你那是助长焦虑的气焰啊。至于迷信,我当时确实吓得不清,那是因为我的思维还处在焦虑之中,容易受到任何的负面影响。但是现在的我就觉得非常的可笑,迷信这个东西说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我们的焦虑绝对不是迷信而来的,也不是所谓的前世和因果给你带来的。

我们要理性的看待问题,焦虑了不要去烧香拜佛,没有用的,就比如说我身上的那道符,我现在把它放到了我的家里,我对宗教有着敬畏之心,但是我不认为它能治好我的焦虑。如果真的可以,那么焦虑永远不会是问题,而我,也不会带着那个符,继续焦虑好几个月。

朋友,与其将希望寄予给佛祖、给仙人,不如寄予给自己,你的心中住着一个神,只是你没有发觉而已。

泰国之行,是我目前的人生中最不爽的一个旅行。当然也是有收获的,收获主要是两点。

第一:我没有回避。

我清晰的记着在机场,航站楼很高,我根本不敢靠近航站楼的玻璃栏杆,我害怕我自己会跳下去。我和媳妇到机场比较早,我们必须在机场等好久才能登机,媳妇刚吃完午饭,疲惫的她想在桌子上趴一会,我准备去给她倒杯水,因为我们两个出去旅行很多次,只要出了家门,我就很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但是这个时候我纠结了,我真的不敢一个人去,因为去倒水必须路过那段玻璃栏杆。

我对自己说“去吧,我不信你会跳下去”。于是我带着极度的恐慌去打了一杯水,走过去发现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当我走回来的时候,我决定再挑战一次,我把水杯放在了地上,双手支撑在玻璃栏杆上,带着恐慌静静的看着下面。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每当我想到一件事情会让我感到恐慌的时候我就一定去做那件事,泰国7天,我尝试了游泳,尝试了一个人去买东西,等等等等。这都是有积极意义的。

第二:我彻彻底底稳定了睡眠。

原因是来之前我和媳妇商量好了,如果我早醒了,我们两个就去海滩上跑步。外部环境的改变也会改变内心的环境,当我到达泰国,发现一切都是新奇和陌生的时候,我对早醒跑步竟然有了一丝期待。

于是那天晚上我想的是我早醒了肯定特别爽。就这样,我睡着了。同样的道理,有了这一次经验,旅游这几天我睡的很香。其实我去医院前,睡眠也不错了,虽然偶尔也会早醒,但是醒了立马能睡着,晚上也能入睡,就是持续的做恶梦,每天都做,虽然不会让我半夜起来,但是起床之后非常累。

但是这次去了泰国,我的睡眠问题彻底解决了。

让我不爽的原因主要也是两点:

一个是失真感以及我对干什么都有一种焦虑感,这两个感觉让我觉得我只有呆在屋子里是最安全和舒服的。所以我这次旅行并没有给我留下多好的回忆。

另一个就是我经常性会陷入自己的思想中,陷入自己说服自己不会轻生的思想中。关于轻生还发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在去泰国的航班上为了分散注意力看了一部小说,书中的男主角在练功,为了不让自己练功走火入魔,就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我看到这个之后立马产生了严重的焦虑,因为我感觉舌头就在我的嘴里,咬它太简单了,我当时的脑海里全是咬舌自尽这个词。

最后我下了飞机跟我媳妇说话声音都不对了,我感觉我的舌头放在那里都不合适,而且我会下意识往回缩我的舌头。我媳妇因为这个现在都在嘲笑我。

从那以后,我虽然还是害怕刀子剪子之类的东西,我也还是对高处有一些恐惧,但是只要我想到轻生,肯定是咬舌自尽而死。于是我在泰国动不动就会陷入我不要咬舌头的斗争中。而且我能记着我只要一斗争那么我的失真感就会变得非常强烈。

等到快返程的那几天,我甚至出现了一些极端想法和轻生的泛化,极端的想法特别可笑,比如我在船上我就出来一个把船搞沉,大家都去死的想法,我在飞机上就会有一个我要等飞到高度350的时候,把机舱玻璃打烂,让客舱失压,大家一起死的念头。轻生的泛化就更可笑了,基本都出现在我思想斗争的时候,会有类似于你马上就会死了的念头,而且越来越可笑,再后来就是念头告诉我,你5天之后必死,于是我紧张的计算着5天之后是哪天,还有你回不了国了,你就要死在泰国,于是我再踏上回国的飞机上会十分焦虑。

这就是我的泰国之行,你能想象我躺在沙滩上看着蓝天,吹着海风,喝着可乐,看着我媳妇慵懒的晒着太阳,或者是在一个月一次的满月派对上,看着满岛的外国的男人和就穿着比基尼的金发美女在电音中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而我满脑子都是我要轻生的念头的感受么?

感悟:

我们先说好的方面,回避是加重焦虑和强迫症的一个因素之一,甚至可以说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那些洗手、关门之类的行为其实都是回避。但是我顶着恐惧没有去回避任何事情,这是我的突破之一,也是我一定要告诉现在正在读文字的你的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一定不要回避任何事情,哪怕你脑海中的妄念说你不去干或者干什么事情立刻就会死你也不要回避。只要你坚决不回避,你就一次又一次的提高自己的心灵强度,你会一点点的拓宽自己的神经回路。这是很有建设意义的。

另外就是关于睡觉,朋友,睡觉只是一个事情,这又一次告诉了我们接受的妙处,我允许我睡不好,因为我睡不好我也会很开心的去沙滩上跑步。

所以,接受和允许真的很重要。而且这也是一个取巧,当你对一件事情产生严重的焦虑的时候,你可以想想如果它发生了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你会更加的有能力去面对它。

同时,泰国之行中我犯的错误也是显而易见的,就是用脑子和对抗,这个我在前面一件说过很多次了,我再一次重申,你的神经回路出现了认知的问题,这个时候你无论怎么想,怎么说服自己也都是没用的,即使有用,也是有毒性的。如果你真的能做到接受和允许,彻彻底底对你的任何念头都做到不反应,那么你的强迫症也都不是问题了。

我再提一下咬舌头和极端的思想。这两件事很形象的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的妄念是多么的可笑和它是如何运作的。

首先,妄念会抓住一切会对你产生挂碍的东西,比如说以前只是担心轻生,但是当我发现舌头离牙齿很近的时候,妄念就抓住这一点,死死的抓住你。而我理会了,我做了一个回避动作,就是把舌头往回缩。这样更加助长了妄念,于是这个念头缠上了我,从轻生变成了具体的咬舌头,这样说明了你的念头会泛化。

所以,一定要从根本上接受、允许、不反应。而不是针对你现在的想法和念头去努力、去找方法。

想法和念头永远都是次要的,一文不值的,你要处理的只是你的焦虑。如果你不焦虑了,那么你的思想也不会扭曲,那个时候你的任何虚妄的、可笑的、幼稚的念头都不是问题。细心的朋友会发现我在飞机上的极端念头很高档,提了几个专业的词汇。

那是因为我是一个飞行爱好者,我在家经常模拟飞行,我也爱研究飞机的原理。所以我当时的妄念也是那么的高档,这难道不可笑么?所以啊,妄念都是幼稚的,可笑的,当你有一天觉察和觉知力提高的时候,你会发现让你害怕和担心要死的妄念,其实是一个你自己的调皮的孩子在恶作剧,如果非要给它一个具体的意象的话那它是一只强行装老虎的小猫咪,那个猫咪还是纸做的。

我没有让那些极端思想变成强迫症,这是为什么呢?这个时候我要继续感谢《走出焦虑风暴》,那本书的书皮内侧有一个二维码,是他们的公众号,我出发后没事干就看那个公众号,那个公众号上全是一些干货,它不会给你将症状,也很少直接告诉你怎么做,而是通过一些隐喻让你去体会。

我体会到了很重要的一点——念头并不可怕,念头并不是错误,只有你给念头赋予了意义,才会让强迫症登场。于是我对那些极端的念头做到了不理会,没有去举例子和说服自己不会那么干。

你看,把强迫症扼杀在摇篮里就这么简单,焦虑的人不缺乏勇气,每一个能和焦虑斗争那么久的人都是勇士,他们缺乏的只是停止斗争让自己喘口气,和细致入微的觉察还有透过现象看内涵的觉知力。所以,那么多焦虑的人变成了强迫症。但是,不要担心,这本书的主角是我,我强迫的很厉害,而且强迫的内容是最让人恐惧的死亡,但是我现在走了出来,所以,你一定可以的。

回国之后,强迫症开始根深蒂固,由于我当时没有做到觉知,所以强迫又出现了心理寓言。

回国之后正好是十二月底,记忆中最清晰的就是跨年夜,我和我媳妇叫了一家的朋友一起吃烧烤喝啤酒,我突然有一个念头告诉我你活不过2018年。于是我一直盯着表计算时间,当我强颜欢笑的跟着大家一起倒数,终于进入2019年的时候,我差点摊在地上。

后续文章链接: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