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健康>抑郁症>拿什么拯救我的抑郁病人?

拿什么拯救我的抑郁病人?

2019-05-13心理网

文:林颖丨心灵圈专栏作者

心理医生是一个让人感觉神秘却又敬而远之的职业。有人将它比喻为心灵的垃圾桶。的确,来找我们的患者大部分是愁眉苦脸,因为饱受心灵的折磨,前来求助以期让心灵得以解脱。

阿星是一个24岁重度抑郁症患者,也是一个拥有两个孩子的年轻爸爸。多年的止咳水成瘾让其痛苦不堪,几次戒断都失败了,他为此自责痛苦。

一年多来,情绪持续低落,对生活基本绝望的他丝毫没有求助动力。在家人的反复劝导下,他勉强答应住院治疗。

为了让阿星能够安心接受治疗,我在他住院第二天与之进行了初始访谈。

“我为了不让父母难过,才答应住院的。”阿星告诉我他住院的原因,目光无力地看着窗外。一个已经对自己放弃了的年轻人,却还有能量为父母考虑……当时我想。

后来才知道,他目前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不让父母妻子难过。我向阿星表达了同情,并告诉他自己愿意帮助他。他答应尝试之后,我详细地解释了心理治疗对他的陪伴和帮助作用,并向他嘱咐了保密性原则:除了有自杀或伤人的冲动、触及法律等问题,其他一切信息、隐私都会得到保密。

现在看来,或许是当时阿星对保密性原则没有完全清楚,才有了后来的愤怒;但或许也是因为这个疏忽,才让我发现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和计划。

刚开始,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阿星越来越信任我,愿意向我倾诉他的心事和经历,告诉我他的孤独与无助,甚至有自杀念头但不会实施的想法。他还说,不想让别人走进他的世界,他只想一个人呆一段时间。但是,他也明确表达他需要心理医生,需要心理医生陪伴他度过这段时间。

我被他对我的信任感动,然而在让他签署了《不自杀协议书》之后,自然也多了一份警觉和关注。

一天下午,在团体辅导活动之后,我无意间看到阿星眼睛红肿。我上前询问,了解到他的确哭过。于是我和他进行了一次谈话。没有想到,这次谈话结束了我们之间的信任关系,也让我不得不终止对他的治疗。

阿星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发生了什么,只是重复“一切我都考虑好了,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他给我看了手机微信里的一张图片:一张泛黄的纸上满是鲜血。图片上方写着刚刚重复的那句话。下面有很多他的朋友回复他开导劝告他想开一些。

我心里一惊,有种不妙的预感。可是无论怎样询问,都无法得到阿星正面直接的答复。这是一次我与我的患者周旋的谈话。经过旁敲侧击,我终于了解到阿星打算在出院后实施这个“伤害自己”的计划。“幸好是在出院之后”,我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距离出院还有六天,但是他这个很可能自杀的计划令我十分震惊:一般重度抑郁症的患者是缺乏动力的,也无力实施自杀。不过病情的变化,加上药物治疗期间随着动力的恢复,很可能会增加自杀的动力。

我十分担忧他的情况,向他解释了抑郁症的症状并非是他本身真实的状态,就像感冒时流鼻涕并不是鼻子出了问题一样,这些自杀的念头和冲动也是这个疾病的症状,而非他真实的状态。可是无论我怎样解释,阿星都听不进去了,他固执地认为自己没有抑郁症。我只好告诉他,这样的风险性我不会为之保密,我会告诉临床医生和陪伴他的父亲。

“为什么要告诉他们?你不是说过要为我保密吗?!”阿星听到我要告诉别人时,惊讶地问我。我向他再次解释保密性原则,可是他坚决说不记得当时有说过不能保密的情况。阿星开始变得愤怒,愤怒我最初没有解释清楚,后悔当天的谈话,并乞求我保密。

此时我的内心感受很复杂。一方面我对自己没有解释清楚保密性感到自责,也理解他内心想保护计划不被破坏的渴望。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病人?我知道如果我答应保密,阿星心里一定会踏实许多,但我也深知,此时的不保密是对我的病人最大的保护,我必须坚持这个职业道德,不能妥协或退让!

“我理解你的愤怒,换做是我,本以为可以保密一切,没想到将会泄密,也会愤怒。不过今天你并没有明确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只不过把我感受到的风险告诉临床医生,这是我的工作,与你今天是否和我谈话无关。”我坚持我的原则。

阿星同意我将他的风险性和大概状况告知医生和父亲,但是具体的谈话内容保密。

事实上,我还是没有保密地将所有谈话告知了医生和家人,并告知大家保密。这个过程也让我的道德和责任遭受考验。

经过主任和医生再三讨论,为了保证安全和治疗,建议阿星去省人民医院进行MECT(无抽搐电休克治疗,一种对重度抑郁症十分有效且无害的治疗方法)。

想到阿星知道了转院的事一定会更加愤怒,我们与阿星爸爸提前进行沟通,当天下午他的兄弟等其他家人会过来接他转院。

我打算在他家人来之前先跟他解释。然而下午上班时,家人已经过来,而阿星也已经知道了真相。我不知道他情绪已经很激动,想耐心和他解释,于是带他来到治疗室。

一进治疗室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关上治疗室的门,让阿星坐下聊聊,可他依然站在门口气喘吁吁,怒视着质问我:“为什么要我转院?!”我心中一怔,发现情绪不对,再次建议他坐下来听我解释,而他开始咆哮,质问我。

我与他只有半米之遥,我能感受到他当时的愤怒,他的嘴一直在颤抖,目光中的杀气让我恐惧。

听到他的咆哮,门外他的爱人和哥哥要推门而入,我趁势打开门,试图带他出去获得求助,没想到他用力将门碰上:“你别想出去,给我解释清楚!!!”阿星再次向我咆哮。我看着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一边想着一定要稳定他的情绪,另一边想着如何逃离出治疗室。

“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觉得是我告密了,我感觉到你现在特别气愤。”我试图和他共情,希望能让他减轻对我的敌对。“我其实很为难,我也想保护你的秘密不伤害你,可是我是你的医生,我需要对你负责。但是这个决定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安排,是为了你及时有效的治疗,因为你现在抑郁很重,需要去条件更好的地方尽快治疗。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跟我去办公室,让其他医生为你解释。”我再次尝试开门,想趁此逃出去。

可是没想到,刚一开门他就用脚用力连续踹门,冲我吼:“为什么第一次你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被吓到了,他像一个疯子发疯一样用力踹门,声音整层楼听的很清楚。我知道自己很可能要挨打,他那股冲动接下来一定是指向我的!

门外等待援助我的同事和家属听到踢门后立刻用力敲门,我迟疑了一下迅速打开门,终于几个人闯进来将阿星控制住了,同事赶紧拉我出去,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惊吓、委屈、自责……

我坐在办公室心情复杂,听到阿星依然在爆发,大声吼叫,有人劝告的声。随后一阵玻璃碎的声音,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久久不能平静。事后我才知道,阿星因为愤怒,一脚将走廊上的两块窗户一脚踢碎,脚踝五六厘米的伤口,筋腱损伤。待医生给阿星打了镇静针,才慢慢安静下来,在医护人员的陪伴下,终于顺利转院。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病人情绪爆发,如此冲动。难以想象如果阿星再失控一些,或者门外没人,我会怎么样。幸好患者家属是理解我的。

我理解他是病人,他的行为是因为疾病才这样的。我的同事也有因为患者冲动发病时被打过、被咬过,被威胁过的。也清楚这也是我们这个职业存在的风险性。

心理医生与其他医生不同,因为我们与患者建立的一对一的特殊关系。其中投入的不仅仅是每次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有要跳出自己身份来体验患者感受。而这背后意味着我们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提升自我、学习咨询技术、积累丰富经验。

这自然看起来是件费时费力的工作,然而随着人们日益关注心理健康,越多越多的心理需求,以及在工作中带来的自我成长和助人的快乐,我还会继续坚定的走下去,去接受这个职业带给我的苦与乐。

作者简介:林颖,专职心理医生,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催眠治疗师

LSD


抑郁,其实离我们很近。长期处在抑郁症或者抑郁情绪之中,让我们的快乐转瞬即逝,生活也被蒙上一层灰色。

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自我疗愈能力的,我们的人生可以再好起来。

面对抑郁我们可以怎么自救,拿回生活掌控权?

如何走出抑郁的状态,重见生活中的阳光?

如何帮助身边抑郁的人,重获快乐?

向你推荐心灵圈团队特别研发的课程,兼具医学和心理学专业资质的彭旭老师,将把他从业20余年,帮助7万余人走出心灵困境的经验总结在课程中,帮你摆脱抑郁。

对于每个在抑郁长夜里行走、恐慌不知所措、甚至不被理解的的人,心灵圈想说,嘿,别害怕,我看见你了~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