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导航
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网站地图
您所在的位置:心理网>心理>心理科普>心理类型>在我面前,“他”成了“她”

在我面前,“他”成了“她”

2019-05-13心理网
文:文洁|心灵圈创作者
“我坚信你的力量早在那里,我会陪你一起找到它。温柔,专业,不评判。”
by 文洁

01. 他

明暄看起来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好学生。

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黑色轻羽绒和牛仔裤,白净的脸,浓黑的眉毛,秀气直挺的鼻子和嘴巴,大眼睛长睫毛。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经常会瞅向上方,所以我很少有机会跟他的大眼睛对望。

我向往常一样,问他。

“不学习时你喜欢做什么?”

“我喜欢上网看视频,喜欢软件,聊QQ,聊微信,跟很久没见面的朋友去浪一下。”

他说他在论坛上跟心理学的学生探讨过他的问题,那些学生建议他去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他之前就咨询过好几次,不过那时候对那个咨询师有隐瞒,有些东西很难说得出口。

最后他仍然决定再过来咨询室。

他要谈的问题是,很久以前就对女性的衣物比较喜欢。他会把女装的衣服藏在衣柜里,或者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穿着裤袜。

“那穿着女性衣物,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穿着裤袜,会令你觉得怎么样呢?”

“其实觉得挺特别,挺不一样的。不过也有一点点担心,我的女性衣服放在宿舍里,我会怕别人找出来,也担心别人知道”。

他有点局促不安,停了停,接着说,”我看过咨询的例子,有些是说因为抑郁会这样,有些又说是因为心理有困扰所以这样。“

“那你自己觉得呢?你同意是因为抑郁,或者因为心理有困扰才这样吗?”

“我有点同意吧。其实这些念头在我的脑子里已经有好几年了,我会克制住它们,但是它们仍然会出来。”

“为什么要克制住它们呢?”

“因为说出来不是那么好听啊。外界会说我是变态。”

听见这样的语言,我在“怕别人找出来,担心别人知道”和“说出来不好听”、“变态”底下标注了“问题”标记。

在叙事治疗的实践中,可能会令当事人觉得困扰的东西,我们视之为可能的问题,而标注也会提醒自己,要把问题外化,把问题视为在当事人之外的。

所以我开始使用外化的语言来继续提问。

“穿女装的念头是什么时候开始第一次出现的呢?”

“断断续续,从五六年级开始吧。就想着如果穿这些会怎样,就一直想着。”

“穿女装的念头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他听到问题,停顿了一会儿,似乎陷入了思考。

“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有什么好的影响吗?”

“其实,好像……负面的影响是没有的,想到这些其实我是开心的。“

”嗯,其实这些是令你觉得开心的。“

“算是吧,我会有点开心“,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也会不太好。”

“开心是哪方面?”

“我自己想去体验女装,还特意去摄影店体验了一下”,工作人员都知道他是男生,也没说什么,所以他觉得挺开心的。还有一次活动的时候,他套上了假发,别人说他挺像女生的,也觉得挺开心的。

“那不太好呢?”

“在家里我会把女装藏到被子里,被家人知道了,家人问是谁的,我就支吾说不知道,家人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深究。我感觉家人是知道的,但也不确定。我最大的担心是,其他同学或家里人知道了,会令他们伤心。因为我听到他们谈论变性会反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会对我的爱好反感。”

他接着说,一直我都在想,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会有这个想法?我真的很好奇。

“那你觉得为什么你的脑子里会有这个想法呢?”

“我想到一点点……可能就是我跟女性那方面……可能是我爸妈在外面打工,我跟男性接触比较多。我穿上女装的时候,感觉有个女生在我的心里面。”

“穿上女装的时候,感觉有个女生在我的心里面的状态,你喜欢吗?”

“其实我是喜欢的。我想以后也这样子做。我想以后有可能穿上女装,走出去。”

到了最后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我问他,你觉得我们今天这样谈可以吗?

他说:”可以啊,今天谈的东西令我思考挺多的。这样谈性心理的氛围也比较好。我之前想这个的时候,脑子有负担,现在没负担了。

“那今天谈到的内容里有哪里是你记得的,或者令你印象深刻的吗?”

“当我谈到在家被发现了(藏着女装),其实我最担心的是被别人发现。这个就跟之前不一样了,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最担心的是什么,只是觉得这个想法不太好。现在我觉得我可以接受这种想法了。”

“那你喜欢自己可以接受这种想法的感觉吗?”

“喜欢啊。”

然后我跟他道别,他满脸轻松地走出去咨询室。

02. 女装

后来的几个礼拜,他都没有再预约我。他再回来咨询室时,已是一个月后。

他每个星期一次来见我,跟我谈他最近生活里的烦心事。直到某一天,我告诉他,我们即将要结束咨询了,而我们还有四节咨询的时间,好好说再见。

在心理咨询的实践里,当遇到不可抗力要中止咨询时,通常咨询师都会预留四节咨询的时间,告诉当事人,四节咨询以后我们就要中止咨询了,如果有什么情绪,问题,转介咨询师的交接,都会有相对充分的时间可以讨论和处理好。

他听到我说要结束咨询,没有反应,还是讲了近期他学习上的烦恼。我问,还有什么补充的吗?还有什么想讨论的?

他说,没什么了,学习方面的是小问题。有一个问题比较想讨论的。“我担心以后我喜欢穿女装的这个,怎么找咨询师跟我谈。”

他说出了他的忧虑,我们探讨了有什么可能的方法让他没那么忧虑。他还提出如果见下一位咨询师的话,希望我会跟下一位先说一下他的概况。我也答应了他。

第二周他再过来,在简短地提到他这周的情况后,他说道,他喜欢穿女装,想有空时完整地穿一次女装出去一次。

他感觉舍友接受不了男男的爱情,穿女装可能他们更加接受不了。但是他的女装仍然在柜子里收着。他说,有一次暑假的时候,他在宿舍里面穿了女装,感觉挺好的。

于是,我跟他一起想什么方法可以让他可以完整地穿女装,想了几个方法,都不太可行,要不就是可以陪他穿女装的同伴时间挺忙的,要不就是外面租房子贵,要不就是晚上半夜三更一个人出去很危险。

我突然想到,“你可以把女装带过来这里换,在这里穿啊!你觉得呢?”

他没有回应。

我飞快地转过念头,“或者你可以在剧团中饰演反串的角色啊,或者cosplay的时候,你穿女装出去啊。”

他还是不回应。

他突然说,“能够在这里谈这个话题真的挺好的,因为在别的地方都不能说,最起码在这里有人理解这个行为。”

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我可以去买些比较好看的衣服。裤袜穿在裤子里面也可以的啊,虽然洗的时候是干得慢一点,但是还是会干的。寒假的时候我第一个上去睡,拉上窗帘,我就可以在里面穿一下裤袜,虽然别人看不见,但是能穿就可以了。”

他吞了一下口水,“当然,能出去的话,就更好了。”

就这样,我们就结束了最后四节的第二节。

03. 她

第三周,我们被迫换到另外一间咨询室,所以我去大堂迎接他,他背了好大一个斜背的包,还拿着一个塑料袋。

进去以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咬紧了牙关说:“我好紧张,先聊一下吧。“

我的好奇心被挑了上来。

他继续说:“我挑了一些衣服,本来多看几眼会买到更好的,现在买的不是那么好看。我想穿得跟周围女生差不多,买的时候天冷,就买厚了,现在天都热了。”

我说没事,我现在去拿遥控器把空调打开。可是大费周章了一会儿,发现这间房的空调坏了,打不开。我气喘吁吁地流着汗。

他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不要紧的,可以的。

我也没办法了,只好重新好好坐下来,打开笔记本,好好听他说。

“我有一天会死去,”,他话锋一转。

“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死亡是无可避免的,所以想做一些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上传了自己一些视频,可以留在网上。照片,做过的事,写的东西,经历过的事情,想法,那些资料都会留下来。”

“想到资料会留下来,会觉得好一点吗?”

“嗯,不会那么可怕。”

他还说了一会儿网上买衣服的经历。我看了看时间,只剩下30分钟左右了,我主动问他,

“你拿了衣服过来,那要不要换换看?我到外面去,你在里面换,我在门外等你,你换好了,敲一下门,我就进来,好吗?”

他说好。

于是他反锁上门,在里面换衣服。我在空荡荡的走廊上等着,有种局促不安的感觉,我好想回到一间房间里呆着,于是跨过走廊,进了另一间房间,呆了一会,又怕听不见他的敲门声,只能硬着头皮在走廊上杵着。

我听到了轻轻敲门声,于是我就开门进去。

我看到的是一个日系少女,脸庞白皙,大眼睛长睫毛,含情脉脉。我忍不住惊呼一声,哇,你好漂亮!

她,是的,没错,现在是她了,她更加害羞了。

她穿着驼色的宽松头蓬式上衣,黑色短裤,配黑色裤袜和黑色学院牛津鞋。她低声请我帮忙把门反锁上。

她说因为没有镜子,头发可能乱了,于是我帮她理了一下头顶的发丝。

她坐在沙发上,膝头紧闭,双手扭紧,微微低头。

我揶揄她,“你现在坐得样子也不一样啦。”她说,“难道这样坐吗!?”她穿着裙子,比了一个膝盖大开的姿势。

我说,不如我帮你照些全身照吧?因为我知道他以前都只能穿一半的女装,我也想帮他记录下可以穿一身女装的照片。

然后她突然提出,“不如我跟你拍一张合照吧?”

我一口答应,然后起身走过去她的身旁,微微蹲下来,跟她的脸并排一起。

她露出羞涩,温柔可爱的表情,还卖萌地举了一个剪刀手。我们拍了一张有兔子头的表情合照,她还觉得不满意,换了个角度又拍了几张。

照完了照片,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他又换回衣服,我又回去咨询室。他戴回他的黑框眼镜,换回他的衬衫牛仔裤。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最后四节咨询的第三节。

04. 最后的咨询

到了最后一周,他来得很准时,带着一个大袋子。我也安排好回到以前用的房间。

我问他这周怎么样啊?他说这周挺好的,参加了一些设计的活动,把里面的设计理念套在自己身上,想了一些对自己的规划。

我突然想到,他穿着男装和女装跟我谈的东西会不会不一样?他会不会更喜欢穿着女装的自己?

于是我问他,不如你换了衣服再谈?也许你会更喜欢那个身份的自己?

他说,也行。

这次她穿的是短袖白衬衫,格子百褶短裙。

她坐下来,继续谈,说道女孩子内衣的扣子真的很难扣,还好这次扣上了。

我说,是的啊,我第一次穿内衣的时候,也觉得扣子真的很难扣,不过多扣几次就能扣得上的了。

她还说到跟上一个咨询师隐瞒了家里人的性格,也说了一下家里人跟她最近的事情。她还把上次我们拍的合照洗出来了,送给我,她说很难得穿女装觉得很漂亮,洗出来送我留个纪念。

我很感动:“这个真的是很珍贵的礼物,我会好好珍藏起来的。”

我也问了她,能不能把她的故事写出来给大家看啊?她说可以,她也会尽力去回想之前的经历和故事,写了发给我。

最后换回衣服,我问他,咨询里还有什么你会印象深刻的吗?

他说的是,“一定要坚持做一样事情,不做,你就不知道自己能做到。”

05. 致亲爱的你

明暄:

看到老师写的故事的时候,我有一点惊喜,也有期待,期待老师对我的描述,我看完了,觉得老师对我的女性形象描写不错。

最近参加了团体辅导也让我对之前的事情有思考,当我能跳出来看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就会发现,原来自己的故事也挺不错的,不会因此而困惑。

我想分享自己的故事,也就是为了能让大家了解其实我们身边有这样的一群人,除了一个特殊的爱好,与其他人没有太大差别。

咨询师文洁:

我是文洁,一个心理咨询师。基于对当事人隐私的保护,上面的故事里,明暄是化名。

明暄一开始的身份认同,是觉得穿女装的行为不好听,或者是跟变态联系起来,这些是基于别人的看法形成的。

叙事治疗在咨询中的问话,希望引出TA对自己的看法,从TA自己的口中说出,穿女装并没有对TA有负面的影响,甚至是令TA开心的,TA担心的只是其他同学和家人知道,最大的担心就是会令同学和家里人伤心。

而且通过问话,TA也发现当穿上女装的时候,感觉有女生在自己心里面的时候,自己是喜欢这个状态的。

叙事治疗重构了明暄的偏好身份和人生脚本。所以后来TA对穿女装的想法变得可以接受。

而通过询问TA的希望和梦想,明暄讲到TA希望可以有机会穿全套的女装走出去。当现实不可能实现的时候,咨询师希望跟TA一起想办法,令他更加靠近TA的希望和梦想。

咨询师会营造这样一个氛围,那就是:谈论这个话题是可以的。我也提出让明暄在咨询室中穿上女装,通过我的见证,以及拍照的方式,更加视觉化地让明暄成为那个偏好的自己。

我希望你和明暄一样,也能借助他人的力量,成为真实的更好的自己。

作者简介:文洁,美国Boston College咨询心理学硕士,叙事治疗师、从业资质4年。擅长情绪管理、亲密关系、性少数群体、职业生涯规划等领域,擅长使用叙事治疗方法。
0
心理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