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心理网 > 问答 >未成年女孩,无比想要赶快成年,赶快逃离这个家?

未成年女孩,无比想要赶快成年,赶快逃离这个家?

07-11 心理网 问答 63
我父母是经人介绍认识,从他们认识再而到结婚生子都是因为到了年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然而他们这段婚姻由于这样的情况一点点磨损直至破碎。我从小在我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就被教训,犯一些小错就会被打,还是一个被我称为父亲的人打,我母亲因工作原因即使在家也就是节假日能见面(目前也是一个月见面时间不超两天)我不听话他从来不会去开导我先是一顿乱吠然后打我再让我跪地上不管我哭也不让哭,一跪就是几个小时,所以长大了膝盖老疼留下了毛病。我不善表达我妈也不知道,我幼儿园的时候因为我练习写数字老写不会我妈在旁边教着教着没耐心了就把我关在家门外,让我在门外哭喊还是邻居见了把我带回去的。期间直至我十二岁左右他们才知道孩子大了不该打了,小学期间不知道受过多少打骂,被父亲拿过细长棍打过我害怕就把它偷偷扔了他一个成年人用那种东西打在身上简直要多疼有多疼还踹过我打我巴掌把我脸打肿过那一瞬间耳朵都鸣了,还要受到我妈的骂声。

标签: IE=edge chrome=1

上一篇高一,内向者,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 下一篇最近找到了两份工作,找不到方向,到底该选哪份工作?
相关文章
评论 (6)
楼主
楼主
因为大部分都是我,用语音翻文字来表达的,所以比较乱,我也没有去修改这类的,如果你从头看到尾,很感谢你能听看这些,不好的东西,不好的情绪,如果你有一些话想对我说,建议我的,我也很欢迎大家,如果你或许和我的经历差不多,或者比较迷茫,也可以私信我,我可以当你们的垃圾桶,谢谢大家
楼主
楼主
我是个很坚强的人,我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但我并不善良,我的善良被一些人狠狠地践踏了我的人生,一片迷茫的情况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他还寄生在这个家里,做一个米虫,他去年还说过我是他的累赘,他曾多次说出搬家,但至今都没有,这也是让我恶心的一点,他在这家里一点作用都没有,我母亲还能给我经济上的支援,他却在我半年要他不到50块钱的情况下,说出,我把他当成提款机,这种恶心的话,我曾,和他们说过,如果我这辈子是个孤儿,也会比在这种家庭下生活,好100倍,我宁愿我是个孤儿,我宁愿我从未出生过,但没办法,我不是那种可以说自杀自杀的,就解放的那种人,虽然拿着一副,比较烂的牌,但我要撑着,我自己把他打下去
楼主
楼主
去年我放学的时候还是大冬天,因为天气原因,我选择让他送我上学,但放学的时候没有等到他,借电话打电话也没有任何音讯,我们八点半放学,我等了半个小时,等到了九点,打了有三四个电话,然后我身上没有一分钱,离我家骑车都要有20分钟的时间,我从学校走回了家,到家,都十点半左右了,我记得很清楚,你书包里还有很多书,一步一步走回家的在大冬天,到家了,他在睡觉,你找他质问她我要喝酒了,睡着了,就这样,从来我的饭没有让他管过,因为它带回家的都是残羹剩饭,他喝完酒,吃完饭剩的那些剩的会带回家让我吃,有时候想起我了,做过一两顿,但我都吃不上,因为我恶心他做的饭,而且我自己会做饭,我会自食其力,有自的能力,有照顾自己的能力,其实我妈也是一个让我很讨厌的人,老干涉我那些不该干涉的事情,自己回家的时间短,陪伴我时间的短,还抱怨我老不和他们交流,我听见一次恶心一次,从十几岁的时候,我就把我屋子的门紧紧的锁上了,一直到现在,我门都是锁的,我不想让我的世界,被他们踏足,他们自以为的认为自己付到了责任,自以为的是为了我好,但都让我感到恶心作呕,我想赶快成年,因为我现在未成年,不能没有父母,不能没有监护人,而且没有经济独立的能力,如果我有经济独立的能力,我就会立马离开这个家,离开折磨我的一切,因为我的脾气虽然说大,但是我能调节我的情绪,所以说抑郁症和一些不好的心理因素都是我自己走出去的,我自己克服的
楼主
楼主
初中阶段在我有了电动车之后,上下学都是我自己,早饭因为那个爹做的很敷衍,最后也是我自己吃,要不是去买,要不就是自己做,初中这三年,我们这个家庭也破碎了,因为这个爹当时在网上,借了贷款没有换,人家可谓是把我们整家人都问候了一遍,我去年扒到旧手机,看见了当年的信息,可以说是我整个人都气的发抖抖快气死了,我妈当时因为这个和他离了婚,但我被法律判给了我父亲,但他是算是净身出户,这房子是我妈的,这个房子这个爹没有掏一分钱,但因为他没有房子,还是继续在这个家呆着下去,因为家庭原因,我脾气变得很暴躁,一年和这个爹几乎每隔一天吵一天假,没有不吵架的时候,我看见他就恶心。在那几年里,这个爹生过病,做手术一万多,但没有钱,我妈帮掏的,他的钱借给了朋友一万多,还去喝酒,他宁愿把这些钱花在他们身上,都不愿意花在我身上,可能觉得多余吧,初三的时候,我的状态算是调整的差不多了,学习进度也能跟上,面临了上面的事情和,类似校园欺凌的时间后,又一件事情来了,他不去选择兢兢业业的干着现在的工作,而去想着偷鸡摸狗干了违法的事情,他去别人小区偷了一辆电动车的电瓶,当时放学我回家一堆警察在我们家拍照,然后带着这个所谓的爹去了警察局,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离我妈回家预定的时间还差一两天,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自己在家呆了一天,然后等我妈如期到家的时候,我才和他说这件事,中间他还找我妈借过钱,因为警察局保释可能要钱吧,我也不太了解,他回来了,和一些知情的朋友解释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屎,因为大概咱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前有一两个月吧,我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跑了,他拿这个借口去跟别人解释,是我为什么我们家的电动车可以被偷,他说他当时魔怔了,从头到尾都被我听见了,真的太恶心了,把自己的责任推到孩子身上,因为平时我出来玩散心也需要零花钱,就会和他要,一般都是十块20块,30块很少很少,几乎都没有,一般都是一次要十块,一次20块,有时候手上因为我妈也不在家,想买些东西,比如说差了两块钱,你跟她说我买东西差两块钱,他就只会给你两块钱,而且一个月不能给他要很多次,要个十块,过差不多一个月再找他要,他就会说不才给过你吗?他平常喝酒吃饭一顿多少钱呢?有时候还是请朋友们吃饭,那种钱都舍得花,我平常是怎么和他们要钱的呢?就比如说学校要这种费用,那种费用的,我会比如,这笔钱先让我妈出,然后下笔让这个爹出,他们两个是一轮一回的,零花钱从来都是我妈给我的多,都是五十一百的给,因为平时回家次数少,只能给予我经济上的支柱,而这个爹家里卫生,她不打扫,也没让她做过饭,要钱也是给的很少,除了平时每月的水电费,他交他可以说是对这个家一点贡献都没有,这个家也是因为它支离破碎的
楼主
楼主
然后是上初中,因为小升初我们这是摇号,填志愿是他给我填的,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在初中,初一到初二这段时间也算是我的恶梦,初中有小混混。男的女的都有初一的时候,我交了一些还算不错的朋友,年龄还比较小,我就不太懂得人的好坏,这些班有那种小混混女生,他们假装对我好,那时候他们借过我的笔,杨运,个人原因把我笔摔了,换来的只是有对不起,因为回家的时候遇见过他们,说是顺路然后让他们搭了我的顺风车,我对他们都是真心好的,一开始因为我没有去考虑过人心的好坏,有些朋友该深交友,朋友不能深交,后来他们在我后面说过坏话,说一句很不好听的话,有些小混混男生也跟着起哄,班里有些人,不敢挑事儿,只能冷眼旁观,因为初二换过老师,那个老师也是个混蛋,在我去找他解决这种事情的时候,他说以为我和那群女孩是朋友,到初二下半学期算是彻底闹崩了,全班50多个人,没有一个人站在我这边,以前我掏心掏肺,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向着我我记得一开始的时候他们骂人,我根本就还不上嘴,因为我不会骂人,然后慢慢的我骂人变得也很利索因为脾气也是比较冲的那种我是那种你越打我,我越不服气,你越使用暴力语言,暴力来对付我的,只会让我的脾气更大,当时我一个人对抗可以说是全班所有的恶势力真的毫不夸张,就班里原来被他们欺负过的,没有人对我说过一句安慰的话,我的心已经凉了,彻底凉,之后选择转班转到了我闺蜜那班相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在我和他们老疯的那最后一个星期,我把那个欺负我最严重的女孩给骂哭了,那个女孩很没有教养,放学的时候直呼他母亲的大名还随便借人的东西借了就是自己的了班里的男生有些也是拿那种扫帚的棍子使劲打我们班的一些说话比较文静的男生,那是冬天穿的比较厚那个小混混拿着棍子使劲打他,还问他疼不疼那孩子就说不疼然后换来的是一下又一下的毒打那就像屎一样的人,就在旁边笑,最后那孩子哭了,但还被打着还是说着不疼他们做的事情都是在自习课上发生的,所谓的学生会纪检部可以说都怕他们管不住他们老师会去开会,所以说就是他们的天堂是他们肆意妄为的时间我们那个班主任甚至选的班长,还是一个成绩低下,人品低下的一个学生也是混混尖我给我的父母都说过这些事情,我母亲说这是小事儿,孩子没小打小闹真的是我听见要多恶心又多恶心,然后我爸去群里直接去找他直接去找他家长,问为什么要欺负我她们身为一个成年人在孩子遇见这种事情,没有合适的解决方法,被理智的去解决这件事情,也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和难受转班之后,我还是会被他们班的一些人调侃,被那个班主任调侃真的恶心,我初一的时候还当过纪检部的部员之后被老师说我不适合让我退了,因为比我大一届的那些学姐和那些小混混关系比较好,也是说看我不顺眼,中间也找过麻烦,然后找了个理由给老师说,我不适合就把我给退了之后在我闺蜜她们那个班可以说是我在初中三年里过得很开心的时光了,在闺蜜和她同班的一些朋友们我们相处得很好那才是真正的朋友在我小学的时候,其实就不太招女生的,喜欢他们总是会假装陪我玩,需要我的时候就带上我,不需要我的时候你就和你说我们不想带你玩了,我真是觉得太恶心了,所幸的事,我在六年级的时候和闺蜜慢慢的建立了朋友的关系之后是闺密在小学一般都是独来独往,跟着他们屁股后玩没有遇见过长久的朋友然后在班里慢慢和我闺蜜接触,到现在都给了我很大的慰籍,我活这么多年这是第一个可以称为是闺密的人
楼主
楼主
字数好像上限接着说了在我二年级我记得那个所谓的父亲在校园里一脚把我踹好远,那时候期中考试我们班有人穿纸条让我帮忙了因为年龄小头一回遇见这种事就没有意识到作弊,当时甚至都不知道作弊是什么,好奇就打开了我很清晰的记得里面写的是一个绕口令,当时被监考老师看见给我班主任说了,我不知道作弊是什么,考完老师把我和那个传纸条的男孩留下了还叫了家长,我心里当时一点感觉都没有老师说完,那个爹就把我带走了快出校门时把我踹飞了,那时候还学着舞蹈很瘦,他又是将近两百斤的体重,之后被老师制止了,然后很多老师都记住了我,三年级和五六年级都被老师调侃过,我也很清晰的记得那天是我的八岁生日,小学期间还被老师刁难过作业老让我重写找我的麻烦。那时候都是爹送我上下学早饭也是他做到五六年级饭做的很敷衍,接我也老迟到,还老去喝酒醉醺醺的回来好在他酒后不打人,六年级有一段时间身体不舒服一个星期都没有吃东西期间请假,然后去医院输水,拍片子,那个时候吃药吃不下,一吃就反胃,吃什么吐什么,到最后吐的都是胃里的酸水,这期间期间有一次我不舒服。我没有说然后他带我出去,他问我难受不了了,说我说挺难受的,他嗓门本来就很大,然后他下车在大街上吼我说我为什么不早点说,后来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就去学校了,那时候还没有好全,那天放学比较早,我在校门口等他,有两三个小时都没有等到,可能有人会说你为什么不自己回家呢或者给你母亲打电话呢。我原来在她很久没有接我的时候给我妈打过电话,通常是我等了很久了然后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只能给我妈打电话,然后我就会被他骂那天我借了门口小卖部一个叔叔的手机给我妈打了电话然后我妈来接我了。在12岁上下这一段时间是有得过抑郁症,这样的心理问题就我去年去做问题检查报告的时候,还是中等抑郁